|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1章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里根媳妇啊,雁栖山是咱大队的集体资产那肯定错不了,可山上的东西,没说不能碰、不能吃啊。难道你家没去山上采过蘑菇、耨过野菜?桑葚、山楂、核桃也打过不少吧?还有田地,那也是咱大队的集体资产,你能打包票说没在田里抓过泥鳅、黄鳝?”

  张红被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那能一样吗?我摘的大伙儿都摘了,抓黄鳝泥鳅的也不止我一个,可”

  “那就对啦,人能逮得到兔子、捉得到山鸡,那是人家自个儿的本事,你要有这胆量,尽管去没人拦着。”

  张红告状没告成,反被奚落了一通,倍没面子,灰头土脸地回家去了。

  到家又被丈夫数落了一通,说这么晚了柴不劈、饭不烧,水缸里没水了也不知道挑,正事不干、尽干蠢事

  张红被骂得狠了,跳起来回嘴:“跟了你这样窝囊的男人也是我张红倒霉,累死累活一整年,肉却吃不上几顿,不说你还以为自己多出息咧?出门问问去,谁家农忙不炖肉的?连一天到晚喊穷的舒老太婆,这几天也炖炖大肉伺候着下地的儿子媳妇,就咱家,天天咸菜腌黄瓜”

  这好了,张家俩口子晚饭没吃上、架倒干上了。

  左邻右舍听到动静过来劝,好说歹说才把扭打成一团的俩口子拉开。

  张有康家,这时候正吃饭呢。

  向刚从江口埠一回来,张家就开饭了。

  “书记和社长没留你吃饭啊?”清苓促狭地打趣。嘴里吃着张奶奶用大蒜叶炒的山鸡、野兔的肚里货,嚼着可真香!

  “留了。”向刚夹了块油焖笋,慢条斯理地说,“这不知道你们等着,让我给推了。唔,这笋好吃。”

  “好吃吧?好吃多吃点。很快就有新的菜籽打油了,剩下油壶里的油,我也不省了。回头丫头和刚子都拿点家去。”

  “我不用。”清苓忙摆手,“油我家有呢,而且这阵子都在您家开火,根本没用多少,我还想着把家里那点油拿过来。”

  向刚也说不用。

  他家连屋子都没修呢,吃住都在张家,哪用得着另外备油。倒是这笋的味道的确不错,除了费油,鲜嫩倒是没话说。

  想着那么大一片竹林,应该还能挖不少,吃不完就像丫头说的,焯水晒成干。于是岔开话题说起明儿的安排:“我想再进趟山,多挖点笋过来,晒成干放到开春都没问题。等我回部队,顺道给咱大伯也捎点去。”

  老俩口听了,一阵感动。别看俩孩子吃在他家,其实受益的是他们俩老。兔肉、山鸡肉不用说了,平时哪里吃得到。就连菜干都晒了好几麻袋,都是托这俩孩子的福。

  如今,向刚更是主动提议,回头往省城儿子家捎点笋干去,这么明显的帮衬,再老眼昏花也看出来了。

  “可是进山总归不安全,家里这么多菜干呢,捎点去省城,剩下的够我们吃到开春了。我看还是别去了,刚子马上要修屋,小芳胳膊没好全,别老往山上跑”

  “没事儿,竹林那片儿我比较熟,不会有事的。”向刚微笑着保证。

  清苓也赶忙表态:“我很乖的,危险地儿肯定不去。”生怕被老大夫拘着在家养伤。

  “你这丫头!以前总听人说文静,我咋就没看出来?”张有康无奈地摇头。

  清苓吐吐舌,正想说什么,篱笆墙外有妇人扯着嗓门对张奶奶说:“老婶,里根俩口子闹架儿呢,都打起来了。”

  “啊?”张奶奶赶紧站起来,走过去问,“出啥事儿了?怎么会打起来?”

  “具体谁知道呢,反正闹得挺凶。”

  “那老头子,我去看看。”

  张奶奶不放心,跟着妇人去看看。到底是老伴儿的堂侄子,知道了不去说不过去。

  谁知好心好意赶去劝架,却被张红顶了一嘴:

  “你得了吧!少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你家这几天倒是过上年了,荤素都有人送上门,山珍野味吃到腻了吧?咋不见送点来给你几个堂侄孙补补身子?”

  张奶奶气得倒仰,抚着胸口脸色都青了。

  回到家,抹着眼泪对老伴儿说:“下回你那堂侄子家再有啥事,我不去了!要去你去!”

  张有康这会儿哄老伴儿都来不及,管他堂侄、侄孙的,能有自个儿老伴重要?一个劲地点头:“好好好,咱都不去!反正这把年纪了,去了也劝不动。”

  清苓端来降火降血压的金银花凉茶,也跟着劝道:“是啊张奶奶,犯不着跟不讲理的人置气。来,这是我熬的凉茶,已经不烫了,你慢点儿喝,然后告诉我和您熬的比,还差多少火候?”

  张奶奶噗嗤乐了:“凉茶加水就能熬,有啥火候不火候的呀。”

  “话不是这么说的,但凡添了东西的,不管是药材还是花草,都是有火候的,对吧张爷爷?”

  “对头!”张有康配合地笑道,“丫头既然对药材这么感兴趣,又懂不少药理,想不想跟着大爷我学医?”

  清苓愣了愣。

  学医?她行吗?

  虽说跟着女医学过一点药理皮毛,也能辨识一些草药,可从没想过有一天挎着药箱给人看病啊。

  哦,现在不流行赤脚医生了,而是得考从医资格证,然后坐堂似地在卫生院里问诊开方。

  “傻愣着干什么!”向刚见她表情傻乎乎地走神,好笑地拍拍她脑袋,“大爷这是收你为徒,还不赶紧拜师!”

  “哦哦。”清苓闻言,赶紧跪下磕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向刚噎了一下,差点被刚喝到嘴里的米酒呛到。

  “噗嗤。”张奶奶率先笑出声,澳门赌博网站:“唉哟闺女,你这是从戏文里学来的吧?”

  “哈哈哈!”张有康也笑了,“还挺有模有样。”

  清苓囧了囧。莫非这年头拜师学艺不时兴这一套了?

  不管怎么说,她清苓也是有师傅、师娘罩着的人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往后谁再说她没爹没娘没人疼,她跟谁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