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9章 谁拉拢谁
  冯七顺一不心顺,就爱生闷气、抽闷烟,澳门赌博网站:顺便叨念着宝贝儿子咋还不回来?有当红小兵的儿子在家坐镇,看谁还敢小瞧了他去!

  舒建强投其所好地送来一包烟叶,舔着脸说:“社长,上回说的那事咋样了?”

  “啥事儿?”冯七顺低头卷着烟叶懒洋洋地问。

  “就那”舒建强支支吾吾地道,“俺哥收养的懒丫头,整个农忙都没下过地,这让很多人都看不过去,俺做叔叔的,愿意大义灭亲”

  “哦,你说的这个事啊。”

  冯七顺想起来了,敲敲烟斗,抬了抬眼皮说,“这事等农忙过了再说吧。秧苗还没插完,社员们哪有心思集中听我讲这事。”

  舒建强急啊,眼瞅着要分夏粮了,一天不搞定这事他一天不舒坦,连插秧都提不起劲。死丫头不下地还有口粮分,哪有那么好的事!合该扣光她,饿得她自动求上门,把新屋吐出来。

  只是想到凶残的毒蛇,舒建强不由得头皮发麻。唉,吐出来了也没勇气搬进去住。还是先把眼前的利益攥到手再说。

  社长可是答应他了,扣下的口粮,会拿出一部分给他家,当是差点被毒蛇咬伤的补偿,只要他在必要场合帮社长说话,也就是站队,站到冯七顺这边。

  这好办啊!

  向荣新那老家伙,不止一次给死丫头撑腰,早就看他不惯了,恨不得把他从书记位置上扯下来。因此冯七顺只稍稍提了个头,他就二话不说拍胸脯应下了。

  “那行,一切都听社长的安排。”舒建强搓着手一步三回头地告辞离开。

  “舒建强又干啥来了?”冯七顺的媳妇在里屋听到舒建强的嗓门了,等人走了出来说道,“你别不是真要扣那丫头的工分吧?依我说,还是算了吧,人也不容易,没爹没妈够可怜的了,折了胳膊还得自个上山耨野菜。既然请了假,就按请假来算嘛,额外再扣她干什么”

  “你到底站哪边的?”冯七顺鼻子喷粗气,“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啥!那丫头本事大着咧,胳膊折了照样见天地往山上跑,老家伙那都送了两次还不是三次了,每次都是满背篓的蘑菇、山果,就没见她往我这送一回”

  冯七顺媳妇抽了一下嘴,听着像是在惦念人家从山上采的蘑菇、山果。

  “叩叩叩”

  向刚抬手叩了叩院门。

  他在墙外站了一小会儿了,要不是刻意避开,方才舒建强出来就该迎面碰上了。

  社长家的院墙是土砖垒的,因此看不到外头的动静,听到敲门声才抬起头。

  “你找谁?”社长媳妇仔细瞅了两眼,没认出这是哪家的大小伙儿。

  “婶子,我是近山坳向永良家的,昨个回的家,晚了便没上门打扰。今个上了趟山,意外逮到了一只兔子、一只山鸡,拿点给叔下酒。”向刚不卑不亢地说着,递上手里的野味。

  “那咋好意思!”社长媳妇见老伴不吭声,没好意思接。

  向刚微微一笑,直接给人送去了灶房,“婶子,兔肉最好过道水再焖,不然骚味重。”

  社长媳妇见盛情难却,乐得收下了,顺嘴唠起嗑:“刚子,我听人是这么喊你的,听说你参军去了?哪个部队的?”

  “省城那边的。”向刚见冯家的水缸空了,顺手吊了几桶水上来。

  社长媳妇笑眯眯地看着,继续打听:“听说部队里津贴老高了,是不是真的?”

  “还行。我左右一个人,混顿饱饭不成问题。”

  “看你说的,现在是一个人,要不了几年就该添丁增员了。”

  可惜啊,被人传倒霉星,不然倒是可以介绍给娘家侄女。

  社长媳妇不无遗憾地想,部队津贴高、家里又没公婆需要服侍、养老,抛开那些倒霉事,多好的对象啊。

  “婶子,锅里水开了。”向刚当没听出她话里的深意,淡淡地提醒。

  “啊?哦,那我做饭了,你是来找老头子的吧?”社长媳妇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白拿人家两块肉,总该客气一下,“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我唠两句就走,一会儿天黑了不好赶路。”向刚淡笑着婉拒。

  退出灶房,来到堂屋檐下,佯装没看到冯七顺歪着脖子、竖着耳朵偷听,只笑着道:“社长,有个事我想请您帮忙来着。”

  “啥事儿?”冯七顺瓮声瓮气地问。

  “等农忙过了,我想找人修修我家那屋子。”

  “修屋子倒不是什么难事,可怎么个章程你得摆出来吧?”

  “怎么个章程?”向刚佯装愣头青似地表示不懂。

  冯七顺气急败坏,嗓门大了许多:“难不成你想让人干白工?”

  “哦,这个啊”向刚恍悟地点头,“我按工时付粮票或钱,您看成不?”

  “就没别的票么?”冯七顺小声咕哝,“我咋听说当兵的能搞到不少花样票,像烟票、酒票、自行车票啥的,都可以拿来换的嘛。”

  烟酒票是他想要的,自行车票则是给当红小兵的小儿子备的。喊了两年脚踏车,是时候满足他了。

  向刚想了想,说:“能是能,就是得等上几天。”

  “那没事,屋子也不是一两天就能修好的。你放心去筹票,屋子的事我给你盯着。”

  “那谢谢叔了。”社长也不叫了,直接喊叔。立马让人感觉亲近了许多。

  冯七顺心里一阵得意,看自己多厉害,才回来两天,就把人拉到自己阵营了。

  人可是当兵的,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没准还是个排长。二十一岁的排长,前途不可限量啊。

  冯七顺越想越高兴,就差没拍着向刚的肩叫“兄弟”,拉着他坐下来喝一壶了。

  向刚笑笑,趁着这股热乎劲说:“想起还有个事,叔应该认识建军叔家的闺女吧?”

  “咱雁栖大队的社员就没叔不认识的。”冯七顺傲娇地吹吹胡子,吹完猛地想起,舒建军的闺女?那不正是舒建强私底下打小报告的对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