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7章 人情不学自懂
  “可惜不能带些给张爷爷、张奶奶尝尝。”

  清苓有种吃独食的负罪感。

  “这有啥,澳门赌博网站:回去前我再叉几条。天热,叉伤的鱼养不住,叉上来得马上吃掉才行。”向刚含笑看了她一眼说。

  “不能晒鱼干吗?”清苓嚼着酥脆的鱼肉反问,“蘑菇、野菜能晒干,鱼为啥不行?”

  向刚想了想,也是,晒成干不仅耐放,还能连着骨头吃。含笑睨了清苓一眼:“你对吃倒是很有研究。”

  清苓:“……”神!马!意!思!

  于是,吃过饭,又添了项活计——叉鱼。

  不过向刚还是有分寸的,没有因为能晒鱼干就可着劲地叉,而是瞅准稍大点的鱼儿叉;小的留下继续长;肚子鼓出来、一看就是快产子的雌鱼,也没下手。不然以后没鱼吃了。

  向刚负责叉,清苓负责捡。幸亏她会编藤篮,不然这些鱼还不知怎么带回去呢。

  装满一藤篮,两人才停手。

  回去还得走不少路,两人养精蓄锐地在泉眼边歇了半小时,把军用水壶灌满水,这才沿着原路返回。

  两个竹筐都是满的,一会儿说不定还有别的东西要拿,向刚索性掰了根粗壮的树枝,用藤蔓搓了几条结实的草绳,挑着下山。

  路过山洞,放下锅碗瓢盆,带上先前放在那儿的背篓。过了竹林,两人轻手轻脚地靠近设陷阱的地方,一看,还真有收获!

  一只长毛灰兔,应该就是先前清苓看到的那只。

  两只山鸡,一大一小,都是雌的。说不定是母女。

  清苓高兴地嘴角直咧。

  “这方法真好!”不费吹灰之力就逮到一兔两鸡。

  向刚瞥了她一眼:“不过是运气好。别一个人的时候这么干,万一落里头的是狼或野猪,你逃都来不及。”

  清苓纯粹只是高兴。她一个人的时候真想逮兔子或是鸡,用得着这么复杂吗?直接让小金施放威压不就成了。

  不管怎么说,今晚又有口福了。

  清苓主动拖来一捆藤条,让向刚把兔子、山鸡串上。

  向刚看她那兴奋劲,无奈又好笑,但还是听她的,把意外收获的猎物串上藤条,方便拖着走。

  “等下你先下山。”向刚看看天色,不早了。

  “哦。”清苓会过意,点头,“那好,我这就下山了。你小心点。真有啥事,竹筐丢了就丢了,安全最要紧。”

  小金指定是跟着她走的,哪怕是暗着跟,在和不在也不一样。小金一离开,谁晓得林子里会闹什么动静。

  向刚失笑。这丫头还算有良心,知道叮嘱自己两句。就是内容怪怪的,啥叫“真有事竹筐丢了就丢了”?

  他就那么无能吗?想当年他第一次独自在山上过夜时,她还吸溜着鼻涕讨奶吃呢。

  清苓可没管那么多,叮嘱完就下山了。竹筐和野物都归他。

  向刚等她走后约莫半小时,才动身。

  快到张家时,遇上了人有三急、提前收工回家的里根媳妇。

  “哟,刚子才回来就上山了?这满满两筐什么东西啊?别不是进山腹了吧?哟!这还有兔子、山鸡呢?哪儿猎的呀?”

  若说就两筐草药,里根媳妇不觉有什么,可看到肥不溜丢的野兔和山鸡,心情明显不一样了。谁让这年头吃顿肉不容易。

  想着这山是大队的,山里的东西自然也归大队所有,凭啥向刚可以猎来吃独食?他们却只能干看?蘑菇野菜也就算了,可这是肉啊肉!不行!不能让别人白白沾大队的便宜。

  匆匆往家解决三急的里根媳妇,决定晚点找社长或是大队书|记好好掰扯掰扯这个理。

  向刚偏头看着里根媳妇匆匆走远的背影,眼底若有所思,收回视线的同时,心下有了决定。

  “回来啦?还挺快的嘛。”

  清苓正坐堂屋门槛上洗银耳,洗一朵晾一朵。别的东西都图新鲜吃,木耳却不行,得晒干了再度泡发才能吃,否则据说会中毒。看到向刚出现在巷子口,扔掉手里的银耳奔过去开门。

  “小心你的胳膊。”看到她飞奔而出的身影,向刚心里说不出的熨帖,嘴角不自禁地上扬,同时又担心她的伤臂,“你还是歇着吧,我来。”

  “刚子你也歇会儿。反正回来了,不着急。”张奶奶端着一碗凉茶出来,招呼向刚喝水。看到今天收获这么大,老人由衷替他们高兴,“来!喝碗凉茶,降降暑气。”

  清苓刚也喝了一碗,张爷爷配的草药、张奶奶熬的茶,喝到嘴里沁凉沁凉的,通体的暑气尽消。

  向刚接过碗,一饮而尽,歇了会儿说:“这兔子挺肥的,我们四人吃不完,不如送些给社长和书|记尝尝?”

  年少的时候,没人教他人情往来。如今却是不学自懂。期间的心酸历程,唯有当事人知晓。

  “也好。趁这机会拜访一下社长和书记。毕竟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张奶奶点头表示赞同。何况这些肉本来就是他下套抓的,哪怕全部拿来送人那也是他的事。

  清苓尽管不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但大队书|记对她有恩,自然希望有福同享。

  于是,剥掉皮、摘掉内脏的兔子,被崭成了四块,每块各带一条腿,留下两块今晚炖了吃,另两块一会儿送去社长家和大队书|记家。

  两只山鸡也杀了。本来就说今晚宰鸡给男人接风洗尘的,这下不用宰家鸡了,山鸡肉的味道比家鸡更香啊。

  张奶奶虽觉得不妥,哪有给人接风洗尘、却让人自个出菜肴的。这些东西拎去收购站,少说能换几张粮票呢。

  不过清苓和向刚坚持,她也就依言烧水褪鸡毛,心里着实感动——这俩孩子都是好的。

  母山鸡杀好、剖好,也给社长和书记家切了一块,剩下的半只炖汤。

  嫩的那只没送人,本来就不大,褪了毛才一斤多点,干脆做白切鸡,做法简单,而且适合大老爷们下酒吃。

  向刚在村里相继升起炊烟时,提着分好的兔肉、鸡肉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