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6章 免费劳动力在此
  向刚实在是瞅准她不会听话地不再进山,干脆给她灌输了一堆防狼知识,随后指指码头说,“你看,无论是渡轮,还是码头工作站,都装了烟囱,风往这边吹,烟就往这边刮。何况山脚下面就是农田了,狼只会往深山跑,除非饿极了才下山。现在这个时节,你说山林里什么吃的没有?”

  也对!

  清苓点点头,越发觉得这男人厉害。

  莫非这就是清月师姐说的“学富五车”、“才华横溢”?

  “除了天葵子,还有哪些是草药?”向刚见她表情愣愣的,忽而蹙眉、忽而展颜,有点不明所以,索性走过去问。

  “啊?哦!”清苓回过神,忙低下头,假装寻草药。正对着他的耳脖子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都是。”

  就近找到三种常见草药蒲公英、硬柴胡、忍冬。手忙脚乱地摘了几截下来,让他照着去采。

  后两者也就罢了,蒲公英是什么鬼?

  向刚捏着手里的植株,刚要说话,呼出的气把绒毛搬的雪白花瓣吹了个精光。

  确定不是在逗他玩?

  “不是啦!”清苓跺脚,“真的是草药。不信你回去问张爷爷!”

  “”

  这片坡地总的来说,草药长得还是挺茂盛的,可惜都是很寻常的种类,忍冬足能算得上档次了。

  哦,忍冬就是金银花,亏得山里温度低,忍冬花期长,到这会儿还能采到不少没开放的花苞。金银花,未开的花苞比花瓣药效好,卖的价格也高。花盛开的花瓣倒不是说不能用,就是效果要打折。

  能采的草药品种不都,但胜在有其他收获。

  清苓在山壁边找到了一丛长势喜人的春兰,假鳞茎肥大呈球形,一看就是野生野长好多年的。二话不说,将之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进竹筐。

  发现这丛春兰后,清苓的目光不再只是盯着草药了,而是关注起角角落落认识或不认识的花草。

  家里前后两片院子,后院种了菜且不去管,前院的空地除了一口井,就是光秃秃、实肯肯的泥地。虽说院子空旷方便晒长晒短,可挨着篱笆墙总能种点花草吧?她别的本事没有,侍弄花草也算得上是强项了。

  昨儿在山腹谷地看到那么多盛放的花花草草,她就心痒痒地想挖了,无奈细胳膊短腿的力量有限,右胳膊又不方便使力,只好过两天再去采。

  没想到向刚带她来的坡地,也长着不少花草,个别品种她见都没见过,顿时喜得眉开眼笑。

  管它好不好养活,先移回家再说。免费的壮劳力在此,不用多可惜?

  除了连土的植株外,像玫瑰、甘菊之类处于花期的花,则是摘花瓣、花苞。花瓣可用来做胭脂、香包,花苞则晒干了泡茶。

  期间,清苓还发现了两株老年份的桂花树,叶丛间已经能看到不少花芽了,不过等盛放还得等一两个月。

  桂花可是好东西,晒干了可泡茶、也可做糖渍桂花。后者做点心或是裹汤圆,味道绝对杠杠的。

  两个人,一个神情严肃地照着“样本”采草药,一个兴致高昂地埋头挖花草。

  向刚见草药筐满了,把手里的“样本”丢进筐子,抹了把汗,走到清苓身边说:“你歇会儿,还想摘哪些和我说。”

  胳膊还绑着绷带呢,这么劳心劳力,对恢复不利吧?

  清苓见他这么快就采满了一筐草药,暗暗咋舌:这人吃什么长大的呀?同样一筐草药,她昨个可是采了小半天,这家伙倒好,还没一个钟头吧,就把筐子装满了。

  既然他主动要求,那她便不客气了,指着那株瞅着像是野金桔的小苗说:“我想把这个移到家里去种。你挖的时候小心点,苗还别把根须挖断了。”

  “成。你一旁歇着去,我来。”向刚头一点,麻利地接手了她的活。

  不仅帮她挖了一株野金桔,还挖了茉莉花、金盏菊、文竹、丁香、几乎是山坡上有的,都挖了几株进竹筐。

  至于能不能移得活,就要看运气了。

  两个竹筐都装满后,两人一个坐大石头上、一个蹲树荫底下喝水歇息。

  “歇会儿咱们再做饭吃。不过得换个地儿。这边太热了。”向刚提议。

  山坡向阳,不像山腹深林树木参天,穿行在其间不觉得闷热。坡地上虽说通风,早上还算凉快,尤其是山风吹来,整一个神清气爽。可随着太阳渐渐高升,明显越来越热。继续待下去,说不定会中暑。

  向刚把两个竹筐往太阳晒不到的背阴面挪了挪,只带了锅碗瓢盆和一小兜米,领着清苓往东走。

  没一会儿,来到一个太阳晒不到的泉眼口,泉水蓄满了小水潭后,顺着坡度汩汩往下流。接触到水源,整个人立马凉快下来了。

  有向刚在,焖饭的活不用她操心。她干脆沿着溪坎摘水芹菜、野茼蒿,摘完顺便就着溪水漂洗干净。

  向刚负责搭灶、生火、焖饭,完了用一根一头削尖的树枝,从水潭里叉上来几条鱼。鱼不大,七八条加起来也没一斤。

  “你想怎么吃?烤烤还是炖汤?”向刚提着剖洗干净的鱼回来了。

  “烤吧。就一个锅,怎么炖汤啊。”清苓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水芹菜打算等米饭煮得差不多了,直接放饭上焖熟。就一个锅,难不成等米饭吃完再炖鱼汤啊?

  向刚笑笑,他一时忘了两人就带了一个锅出来。平时野外特训,澳门赌博网站:一小队十几人,通常都是一个锅焖饭、一个锅炖菜,思维定式了。

  野外烤鱼没那么讲究,抹点盐巴,就直接架松枝上烤了。

  不过清苓有一阵子没吃鱼了,平时在溪涧里看到活蹦乱跳的小鱼,馋归馋也没拿它们没辙溪涧里石头多,鱼儿随处一躲,就寻不见了。她一没网、二不会叉,至多在舀水时,眼明手快地舀到一条,可那么小的鱼,一条能顶啥用啊。今个托向刚的福,总算痛痛快快吃上喷香、酥脆的烤溪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