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7章 粥算什么!菜算什么!他……算什么……
  向刚阒黑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澳门赌博网站:举拳掩唇,轻咳一声问:“那锅里的米粥是你焖的?”

  清苓囧着红扑扑的俏脸,点头如捣蒜,随即想到什么,赶忙补充:“那个大、大侠,你要是饿了只管拿去吃,灰堆里还煨着两个毛芋艿,都、都给你,没关系的。反、反正我要下山了,家里有吃的。”

  心里却期期艾艾地想:哪儿没关系了,她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好吗。而且家里冷锅冷灶,哪有现成的吃食。嘤嘤嘤……

  只是和身家小命一比,米粥算什么!芋艿算什么!赶明多采点草药,立马补回来!

  可男人似乎并不想这么简单放过她,单手提起草药筐,走到她跟前,简短有力地吩咐:“跟上。”

  “哦……”清苓挪着小碎步,跟在他后头,绕过蔷薇丛,来到山洞口。

  简陋的石头灶台已经熄了火,这在她的预测之内。

  进山腹之前,她留了两块炭星,焖着锅里掺了些许糯米的白米粥,一定很稠很好吃。

  竹子烧剩的炭星,顶多维持三四个小时,久了怕米粥沌底、锅底焦掉。

  好在是夏天,稠稠的米粥、粉粉的芋艿,再来点张奶奶腌的脆黄瓜、酱萝卜,照样吃得喷香。就是多了个人分享。

  清苓撇了一下嘴。

  男人已经忙活上了——掀开锅盖、往缺了个小口的洋碗盛白米粥。

  酱菜瓶搁在山洞内角,他似乎早就发现了,熟门熟路地取来,拿筷子夹出两条脆黄瓜、三片酱萝卜,铺在米粥上,把碗递给清苓。

  见清苓傻傻地瞪着他瞧,男人眉一挑:“不是饿了么?拿着吃呀。”

  “哦……”

  清苓机械地接过饭碗,往嘴里扒了两口虽然凉但很有嚼劲的糯米饭,才反应过来,满心不是滋味地想:这是她的地盘吧?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对吧?咋感觉她是客人、这家伙才是主人呢?

  嘴里含着筷子,抬眼悄悄地打量男人。

  他也在喝粥,因为碗就一个,他直接抱着洋锅吃。筷子是树枝削的,削完架火上烤了烤,就可以用了。

  削树枝的折叠小刀还放在他脚边。扒出芋艿的炭星堆里,又燃了一小把干树枝,埋了几株他刚扔进去的鲜笋,那也是她收在山洞里的屯粮。

  清苓咽了口唾液,再一次提醒自己:这人得罪不得!

  不就是锅底那点粥嘛、外加两颗毛芋艿、嫩笋子,他想吃就吃吧。喜欢吃酱菜更好办,连瓶子一块儿送他得了。回头打了小米、核桃,多送些给张奶奶,当是抵瓶子的钱。

  向刚早就察觉她悄悄打量的目光了,嘴角微勾,继续埋头喝粥。

  倒不是说他有多饿,中午在县城转车时,吃过一碗阳春面,几口粥顶多算下午点心。只是时候不早了,太阳一落山,林子里不安全。早点吃完早点收拾。那丫头看着就弱,最多会几招花拳绣腿。能从深林子采来这么多草药,只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外加运气好,没碰上狼群、野猪、毒蛇……可继续待下去就不好说了。

  向刚自诩不是个多么富有同情心的人。他打小遍尝世情冷暖,一颗心早被磨砺得坚冷异常。

  哪怕知道这片山头属于雁栖大队的集体资产,来这儿的不是近山坳的村民就是江口埠的,怎么说都是一个大队的,但若刚刚出现的不是弱得一塌糊涂且伤着一条胳膊的小丫头,他顶多点个头、问声好,绝不会留下来陪她吃饭、一会儿还打算帮她把草药筐扛下山。

  所以,他是真的看她可怜、才同情心泛滥地想要做好事吧?

  三两口干掉锅里的粥,剥了个毛芋艿吃了,另一颗剥掉焦黑表皮的芋艿是留给清苓的。炭火里埋着的嫩笋也扒出来了,剥掉黑乎乎的笋壳,递给清苓,“吃点新鲜的蔬菜,对恢复伤口有好处。”

  他自己也吃了一根,然后拎着洋锅,去溪涧洗了。回来时带了小半锅溪水,架火上煮。

  水开时,清苓的粥也喝完了,他很自然地把碗接过去,洗干净后倒了一碗水递回来,顺嘴问:“你是哪家的闺女?”

  话一出口,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逢人搭讪绝壁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问都问了,他也没打算收回,瞅了清苓一眼,总觉得这丫头有点眼熟。

  清苓小声地道过谢,接过洋碗,低垂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不敢不回答他的问题,老老实实说:“矮墩桥西舒家。”顿了顿又补充,“我爸叫舒建军。”

  “原来是建军叔家的。”向刚一副了然的表情,难怪觉得眼熟,“那你就是小芳了?”

  舒什么芳他记不清了,反正那时候常听建军叔提起他家的小丫头,年岁大约比他小上半轮,他今年二十一,那么这丫头有十六七了。只是个儿也太小了吧……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纤腰盈盈一握、个头堪堪过他胸口……

  “……噗!”清苓好不容易吹凉、喝到嘴里的水喷了。

  悲剧!这家伙居然认识舒盈芳!那怎么办?她会不会穿帮呀?

  “咳咳咳……”

  “喝水都能呛到……”得知她是舒建军的闺女,而舒建军俩口子曾经帮助他良多,此刻的向刚俨然将她归为了“自己人”,无奈地看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洋碗,“别洒了。算了,灌我水壶里吧,咱们先下山,等下太阳落山,这一带不怎么安全。”

  谁说不安全!你在才不安全!没你安全得很!

  清苓心里炸毛了,一个劲腹诽:真想把他撵走!把她好好的计划全打乱了。

  可男人不知道她心里想啥呀,利落地踩灭篝火、收拾起洞口的琐物。

  没喝完的水,被灌进他随身带的军用水壶。

  至于洗干净的洋锅、碗筷以及没吃完的酱菜……

  男人扫了眼山洞角落的瓶瓶罐罐,转头征询她意见:“这些需要带走吗?”

  “不……还是留着吧。”清苓囫囵地哼哼。

  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带回去还不是得再带过来,嫌她不够折腾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