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6章 他是谁?
  看来,下次过来还得带个小铲子,毕竟兰花、石竹这些,得连土移栽才有意义。家中院子正好缺些花草点缀。

  其实不光她家,左邻右舍都一样,墙头爬着的不是扁豆藤、就是丝瓜,谁家院子会种花草啊,有点空地种菜都还来不及。不过她家就她一个,又是爱漂亮的年纪,偌大的院子,留出边角种些花草无可厚非。

  此外,在小金的引领下,她还找到了不少蝉蜕、蟾衣。

  蝉蜕具有散风除热的功效,治疗麻疹、风疹有特效;蟾衣也是好东西,解毒、消肿、止痛、强心,能治多种病症。

  清苓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入细藤编的篮子。

  竹筐已经装满了草药,临时找来些细软的藤条,编了个大篮子。

  蝉蜕、蟾衣装了小半篮,余下的空间刚刚好用来装蛇蜕。

  蛇蜕不是她找到的,是小斑指挥蛇小弟送来的。

  对蛇类来说,不过是些扔掉的旧衣裳,而在中医上却是一味难得良药。

  “都是好东西啊!”

  清苓喜滋滋地托着腮帮子,盘腿坐在竹筐和藤篮前,欣赏上午半天的成果。

  这么多药材运出去,应该能卖不少钱。不过她没打算一次性全部带下山。

  不说她伤着胳膊,离了小金扛不了这么大一筐外加一个大篮子的药材;单说这筐草药里,大半是山脚不常见的种类,遇到不懂药性的顶多羡慕一番她的好运,可张爷爷谁啊,曾经十里八乡有名的赤脚大夫、现今的坐堂医生,指定一眼就能认出,届时又该念叨她了。

  反正有山洞,这么多天以来,她陆陆续续地往山洞运了不少家当——有席子、盖毯、洋锅、碗筷……就差没在洞里安家投宿。但从未少过什么,可见没人发现那个洞,甚至说,山洞前的竹林至今都没人造访过。草药留在洞里铁放心。

  这么想着,清苓唤上小金,让它驮竹筐,自己提藤篮,心情雀跃地回山洞。

  山洞走到这边少说花了两个半钟头,那还是在空竹筐、满精神的前提下,如今可是沉甸甸的满筐,尽管不需要她背,小金驮着呢。但怎么说她也参加了半天劳动,手里还提着个略有点沉的藤篮,返程用时肯定比来时要多。回到山洞,还要煮水、吃饭、整理草药……唔,必须抓紧时间赶路了。

  明后天若是不下雨,再来一趟,搬些花草、野菜、瓜果回去。她可是在小米地旁看见了一长溜圆不隆冬的虎纹西瓜,比昨个在山洞附近的林子看到的大多了……

  盛夏嘛,山里成熟的瓜果指定不少,只是碍于胳膊没好全,没法漫天遍野地蹦跶。等胳膊好了,肩上背竹筐、手里提背篓,挨片林子地寻过去。争取过年前多屯些山野好货。

  当然,还得屯些肉。过年哪有不吃肉的。不过不着急,入冬前的野味那才叫鲜美。皮厚肉肥,想想就流口水。

  清苓盘算着十月底、十一月初把发现的向日葵和栗子、核桃等坚果、山果采收了。接着该屯枯木、干柴了。猫冬没柴禾可不行。该做的准备都做充分了,澳门赌博网站:天也冷下来了,到时让小金捕些野味回来。做熏肉、灌腊肠,保准年味足足的。

  哼着不成调的曲儿,怀着对自由新生活的憧憬,清苓跟着小金穿过一片又一片幽静凉爽的密林。

  即将到达山洞时,小金倏地停止前行,转头朝清苓“丝丝”警醒。

  “有情况?”清苓见状连忙止了歌声,偏头凝思:凶兽是不敢靠近小金标记的范围的,那就是有人了。只是会是谁呢?村民们不是都忙着插秧抢种么?

  如是想着,她蹑手蹑脚地改道,绕走山洞后背。

  跨过清浅的溪涧,是一丛茂盛的野蔷薇,蹲在蔷薇丛后头,能看到洞口一角。

  也只能看到一角,另一角被树干挡着。

  她往右边挪了挪,希望能避过树干的遮挡,看清洞口的全貌。

  挪一步、再挪一步,眼瞅着就要看清洞口的全貌,忽然,眼前一暗,视线被一片阴影挡住。

  清苓眨眨眼,慢吞吞地仰起脖子,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

  一闪而逝的眸光,含着几许探究。

  盘于一侧树枝、伺机待发的小金,见状翻了个白眼。没见过勘察地形的人勘着勘着把自个儿暴露人前的。

  “那个,咳,我是来拿我的东西的。”清苓朝对方讨好一笑,硬着头皮指指山洞,“咳……当、当然,你要是想要,请、请便……”

  一看对方的个头足足高出她一个半脑袋,身材魁梧,军绿色的短袖汗衫,露出肌肉纠结的臂膀,厚实的胸膛,裹在紧身的汗衫里,看着就硬邦邦的。

  她敢打赌,拿她的脑袋瓜子撞男人的胸膛,绝壁是她的脑袋先懵圈。

  清苓小心翼翼地后退两步,告诫自己:这人不不能得罪!不能得罪!家当没了可以挣,小命没了还怎么玩?

  识时务者为俊杰,丢下|身外之物开溜?

  清苓见对方不吭一声,咬了咬唇瓣,欲要撤跑。只是想到身后一满筐草药,她要是跑路,岂不是便宜这男人了?顿时心疼得直抽抽。

  向刚眯着眼,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身高只到她胸口的小女人,畏惧他?不见得。倒更像是惜命。

  俊眉一挑,视线越过她纤瘦的肩膀,看到溪涧旁的一筐草药,长腿一迈,三两步来到竹筐前,提起沉甸甸的草药筐掂了掂。

  看不出来,这丫头瘦瘦小小的,胳膊还吊着绷带,居然能采到这么多草药。种类也不少,天麻、黄精、何首乌……啧,胆子也够大!居然敢进林子深处。

  清苓看着他的举动,小心肝吓得一颤一颤的。

  这是看上她辛辛苦苦采来的草药了?要不干脆送他?求他放过自己?还是趁他这会儿没注意,撒丫子开溜?

  正纠结,清苓的肚子咕噜噜闹起革命。似乎被吓了一吓,饿得更快。

  男人倏地回头,硬生生把抬起一只脚、犹豫着要不要迈步的她,吓回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