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8章 可笑的一家人
  夕阳落山,村民们陆续收工回家,舒建强俩口子登记了工分、去大队交了锄头、铁锹,兴冲冲往家走。

  大丫头没来地里报信,多半是讨着菜了。看吧,姜果然还是老的辣。那死丫头想跟他斗?早着咧!

  刘巧翠跟在丈夫身后,同样喜得满面春光:“他爹,贵儿他们姐俩今个要是讨到菜,明个再让他们去讨些米面、鸡蛋回来。怎么说也是俺们家的东西,那死丫头下得去口……”

  “那是当然!”舒建强得意洋洋地说,“不止吃的,柴禾都要讨回来。房子暂时便宜她了,看她得瑟到几时……”

  正说着,前方传来舒老太哭天抢地的嚎声:“哪个杀千刀的哟,把俺们家的宝贝孙子害成这样……”

  俩口子心里一个咯噔。

  “别不是贵儿出啥事了吧?”

  “快去瞧瞧!”

  俩口子飞快地朝舒老太嚎啕的方向跑。

  跑近了看,居然真是俩孩子出事了,一个昏迷不醒,一个浑身高热。

  “到底咋回事儿啊?啊?俺俩孩子咋都倒在地上?”刘巧翠又气又急,“哪个王八羔子干的?”

  “建强家的,你家宝贵八成是中暑了,彩云丫头就不知道了。”最先发现舒家俩孩子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跑去找来舒老太的过路大娘说道。

  一听是中暑,舒建强俩口子不禁有些心虚,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错。

  刘巧翠猛地尖嚎:“俺可怜的儿啊,你不在家躲太阳,跑你大伯家门口来干啥啊。你芳芳姐已经变了,都不认俺们几个亲戚了,看你们在门外晒着,也不出来给你们舀碗水喝……”

  舒建强双目赤红地瞪着大房家的院子,厉声吼道:“舒盈芳,你个贱丫头,你给俺滚出来!”

  “别喊了,盈芳丫头不在家,要在家早就出来了。”过路大娘摇着头说,“你俩还是先送俩孩子去医院吧,有啥事回头再说也不迟。”

  一听送医院,刘巧翠嚎得更大声了。送医院不得花钱啊。她家好不容易攒下几块钱,哪能这么花出去。不行!必须得让舒盈芳那丧门星吐点钱出来。晕在她家门口,又是亲戚,不给钱说不过去。没钱就去借嘛,往年那死丫头也不是没问别人借过。

  其他村民纷纷劝:“你这样堵门口不是个事儿啊,孩子的病可耽误不起。”

  “是啊是啊!高烧可不是闹着玩的,烧久了成傻子的都有。”

  “呸呸呸!我呸你祖宗!”刘巧翠叉腰怒骂,“会不会说话的?俺们家宝贵打小聪明,哪个说的会变傻子?”

  “建强家的,你就别闹了,就算不去县医院,让老张头看看也好,这么拖下去真不是事儿。”

  这下刘巧翠不吭声了,她也知道烧久了对孩子不好,可说来说去不就是谁出钱的问题没解决么。

  最后,舒建强让舒老太堵着大房家门,大有里头的人不出来就不撤离的架势。他和刘巧翠两个,一人抱一个孩子,打算找老张头看看情况,能在卫生院解决,就不费那钱跑县医院了。

  正好,清苓扶着张有康过来了。

  围观村民呼啦一下让出一条道,让他们进来。

  舒建强看到清苓,龇牙咧嘴地冲上去就要给耳掴子,被两个身强体壮的村民拦住了。

  清苓看得直皱眉:“小叔,你在我家门口闹我不跟你计较,可你看到我就朝我挥巴掌是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打死你的意思!”舒建强被人拉着动不了,瞪着眼道,“你个丧门星,要不是你,俺们家宝贵能中暑发烧?”

  清苓直想翻白眼:“我今儿一大早出门,这会儿才回来,家门还没进去过咧。你家孩子更是没见着,中暑也好、发烧也好,都跟我没关系。莫名其妙赖我头上,简直可笑!”

  “哪里可笑了?哪里可笑了?”刘巧翠见张有康把儿子接过去诊断,直起腰指着清苓破口骂,“要不是你占了俺家的菜地,让俺家没菜吃,俺家俩孩子哪会跑来问你讨?你不给也就算了,你堂弟堂妹中暑发烧,还说这种风凉话,是不是人啊你!”

  舒家极品倒打一耙的本事倒真是越来越强了。

  清苓心里冷笑,面容淡淡地驳斥:“小婶,讲话要凭良心。我何时占过你家的菜地了?”

  “那……那后院的菜都是俺种的,”被舒老太一瞪,刘巧翠立马改口,“哦,还有你奶,俺们辛辛苦苦种的菜,如今成了你的。问你讨点儿怎么了?你咋就那么黑心?想一个人霸占一院子的菜……”

  “哦,原来小婶说的是我家屋后的自留地啊。”清苓无奈地摊摊手,“那地里的菜不说给你们摘,我自个儿都不敢去摘了吃。屋里有蛇小婶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你说我伤着胳膊不在家好好待着上山干啥?还不是因为家里没菜吃。只是山里的野菜不多,摘了一天也没摘到啥,回来遇到张爷爷,他和张奶奶可怜我,让我去他家吃晚饭……”

  “原来是这样……”村民们听到这里,了然地点头,看向舒建强一家的眼神多了几丝鄙夷。

  人小姑娘没办法,家里有蛇也只得住着,但为了保命宁可撑着伤臂上山,也不敢吃后院的菜。你们一家倒好,人逃到老屋,后院的菜却还死死盯着。还派俩孩子上门,就不怕孩子命丧蛇嘴啊。

  刘巧翠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这时,张有康发话道:“建强啊,你家闺女我看没什么大碍,许是吓着了,散散惊就没事了。就是宝贵这孩子,恐怕得遭点罪。我这边给他吃颗退烧药,你们喂他多喝些水,赶紧地送县医院,烧久了恐怕脑子受损……”

  不等老大夫说完,舒老太、刘巧翠再度嚎啕起来。

  “嚎啥嚎啊,张老头都这么说了,还不赶紧送医院!”舒建强这下也急了,他就这么一个传宗接代的宝贝疙瘩,烧坏了脑子可咋整。弯腰抱起儿子匆匆往村道走,“臭婆娘你还蹲着干啥,赶紧回家拿钱去,回头再找这死丫头算账!”

  清苓表情无辜地回瞪。怕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