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7章 又想霸占她家了?
  “闺女啊,澳门赌博网站:那奶奶不跟你客气了,这就拿进去拾掇。炖鸡汤费工夫,你陪你张爷爷先吃起来啊。”

  说罢,张奶奶去灶房忙活了,并琢磨着鸡汤炖上后,折几根小葱、摊两张鸡蛋饼,给丫头加餐。

  张有康朝着灶房喊了声:“记得搁点黄芪、大枣、党参。”

  “晓得咧!”张奶奶轻快的嗓音从灶房传来。

  清苓忙道:“张爷爷不用的,纯鸡汤也够补了,别浪费药材。”

  张有康手一摆:“纯鸡汤有啥好喝的,听我的准没错。来来来,咱们先吃起来。”

  清苓哪好意思让老人在那头忙、她坐这头吃啊,意思意思地喝了几口杂粮粥,听老大夫说道:“你今个进山里头去了吧?下回别去了,遇上狼群就遭殃了。不然你说,山里头那么多鸟雀、山鸡,村里人咋都不去抓?不就是怕遇见狼么。外围能吃的,就剩一天一长的蘑菇了,别的莫说果子,野菜都找不到一丛……唉……”

  清苓吐了吐舌:“老爷子您放心,我可不会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没说只在外围转转,因为她的确进山了,只是有小金在,别说狼群,老虎都不敢近她身。“今天是真运气,平时正如您说的,挖到点蘑菇、木耳就不错了。”

  “那就对咯!”张有康欣慰地点点头,“没什么比平平安安更重要。”

  “大爷聊啥呢,这么开心。”打从张家门前过的村民,笑呵呵地插嘴问。借着夕阳的余晖,眼角扫到清苓,愣了一下说,“这是建军的闺女吧?敢情在大爷这呢。难怪你小叔一家叩你家门没人应。”

  清苓赶忙喊了声“叔”,又问:“我小叔?是找我有啥事儿吗?我一大早就出门了,还没回去过咧。”

  “那赶紧回去看看,具体情况叔也不清楚,就老远看到你家门外围着一拨人,听说是你小叔还有你奶在叩门,似乎是出了点啥事,嚷嚷着要你出来给钱啥的。”村民不是个爱凑热闹的,知道的不多,又赶着回家吃饭,唠了几句就匆匆离去了。

  “要不先去瞅瞅?万一有啥事咧。”张有康见清苓皱眉凝思,提议说,“横竖鸡汤要熬上个把钟头,忙完了回来喝正好。走!大爷陪你去。”

  清苓想想也好,万一那一家子喊半天没人应,推门进去既没瞧见她也没瞧见蛇,回头又想霸占她家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

  那厢,舒建强让刘巧翠把放在丈母娘家的孩子牵回家后,让俩孩子蹲老大家门口,“芳芳姐”、“芳芳姐”地喊。

  “记住,那死丫头开门出来后,你俩就上前拽着她要菜。俺们家没菜吃了,后院那么多菜她一个人吃不完,让她摘点给俺们。”

  舒建强叮嘱俩小的。

  十一岁的大女儿舒彩云撅着嘴说道:“阿爹,俺不要住旧屋,旧屋太破太脏,而且都没俺的房间。俺要住原来那屋。干啥要搬啊。不搬,后院的菜全是俺们的,想吃多少吃多少,干啥这么麻烦……”

  五岁的小儿子舒宝贵也跟着嚷道:“俺也要住新屋,不要住旧屋,俺也要住新屋,不要住旧屋……”

  “嚷啥嚷啊!”舒建强生怕被邻居听到,捂着俩孩子的嘴低喝,“等那死丫头被毒蛇咬死了,新屋旧屋都是俺们家的……你俩就在门口喊,看那丫头出不出来,不出来也甭进去,屋里头有蛇,咬着可就完蛋了。要是那死丫头出来,让她摘筐菜给你们送家去。回头让你奶收拾她……”

  一听有人收拾,舒彩云心里舒坦了,但依旧噘着嘴说:“可是爹,大热天的,她要一直不出来,俺们就得一直蹲门口喊啊?”

  “热啥热啊,你爹下地都没喊热,让你俩蹲树荫下喊几声就嫌热了?没出息的东西!”舒建强不耐烦地挥开大丫头,却对小儿子慈眉善目,“宝贵你乖,跟你姐搁这玩会儿,那死丫头要是一直不出来,赶紧回家喝水去,别晒晕咯。爹走了啊。”说罢,扛着锄头懒洋洋地出工去了。

  舒彩云瞪着她爹的背影,掐了弟弟一把:“你敢一个人跑回家去,看俺不揍死你丫的!”

  舒宝贵疼得哇哇哭,喊着要找爹。

  舒彩云心里一动,想到个主意,拉过弟弟哄道:“贵啊,你对着院子哭,让芳芳姐早点出来给我们摘菜。早点摘完菜,姐带你去小河旁玩,小河里有鱼,可好玩了。”

  舒宝贵毕竟才五岁,一听有得玩,很是听话地对着篱笆院墙哭起来:“呜呜呜……芳芳姐你快出来……俺们家没菜吃了,你给俺们家摘点儿菜……芳芳姐……”

  时值午后两点,村民们要么是去地里干活了,要么在家缝缝补补躲太阳,很少有出来走动的,听到小孩儿的哭闹也没当回事儿。哪家的熊孩子皮痒了不被揍一顿、嚎半天的?

  而舒建强俩口子中午才把俩孩子接回家,这个点就让他们过来敲门,用意很明显:无非是想让大侄女心疼、愧疚,然后飞快地摘上一筐菜,帮忙挑去老屋。

  哪想到屋里根本没人,俩孩子在门口蹲了个把小时,妥妥滴中暑了。

  舒彩云还好,热了知道躲树下扇风,无非就是露着的皮肤晒红了。

  舒宝贵就惨了,一心贪图去小河边玩,扒着篱笆墙没离开过。不到半小时,脸蛋晒得通红通红,却出不了一滴汗。软在舒彩云身上讲话都不利索:“姐……鱼……玩……”

  舒彩云一摸她弟弟的额头,烫得赶紧缩回手。这下真吓着了。弟弟可是她家的宝贝疙瘩,爹娘、奶奶的眼珠子、手心肉,这要是病了可不得发疯啊。

  何况她爹走前再三叮咛:让弟弟玩会儿就回家。说到底,弟弟就是个跑场打酱油的。问大堂姐讨菜的任务,主要落在她肩上。结果倒了个个儿——弟弟中暑了,她却没事。回去被爹娘打死都有可能。

  越想越害怕,干脆眼白一翻,也跟着歪倒在地上。要病一起病。这下爹娘、奶奶找不出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