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6章 败家姑娘?
  幻想有那么一条蛇,脑袋上顶着一串大蛇体好几倍的山葡萄,在山林里慢吞吞地游走——以免葡萄掉下来,清苓忍不住又乐了。

  “谢谢你们啊!这些鸡蛋拿去给你们的小伙伴分。”

  收了蛇小弟们的礼物,怎么也得回个礼啊。

  笋仔蛇不吃,剩下的就是鸡蛋了。

  清苓数出三十个野鸡蛋,放到山洞口,让小斑三兄弟喊它们的小伙伴过来分享。留下八枚带回家给小金打牙祭。

  谁知小斑三兄弟不知是没听懂,还是跟她客气,蹭蹭清苓的裤腿,悠悠地游走了,并没唤来小伙伴。

  “你这些蛇小弟真懂事。”清苓蹲在山洞口,托着下巴看着野鸡蛋发了句感慨。

  小金赏了枚鄙夷的眼神给她,翻过去继续闭目养神。那悠闲惬意的小模样,看得清苓也犯困了,靠在石壁上打了个盹。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西斜,清苓收拾背篓准备返家。天黑了山路更难走。

  要带的东西不少。除了山笋,其他譬如要移栽的花草、要送些给老大夫以及大队书|记家小孙子的野果,另外还有三十八枚野鸡蛋。这么多东西,小背篓显然塞不下。

  清苓当即捡来几条粗蔓藤,现场编了个篮子。造型不算美,但胜在结实。若不是小金的毒牙够锋利,这蔓藤压根扯不断。

  蔓藤编的篮子装鸡蛋、背篓装药材和野果。清苓独只手——胳膊挎篮子、手上提背篓,收获满满地下山了。

  快到竹林时,一只愣头愣脑、四处找窝的野鸡咕咕叫着走出来,又因被小金的威压吓到,扑棱着翅膀想要逃走,结果“咚”地一声,撞上树干,懵圈儿倒地。

  就这样,清苓白捡了一只肥不溜丢的野鸡,喜上眉梢。

  折了根细蔓藤将野鸡翅膀绑住,并拴在背篓的小眼上。拍拍小金的脑袋,俏皮地转着眼珠子说:“咱俩要是把野鸡送去老大夫家,顺便在他家蹭顿饭,你说他们俩口子会不会同意?”

  小金“丝丝”两声:你确定是“咱俩”?

  清苓:“呵呵呵……别那么计较嘛。”

  ……

  夕阳下,张有康老俩口一个把养着的两只小母鸡赶进鸡舍,一个提着水桶泼院子。院子里的青砖地在大日头下晒了一天,火烫火烫的,井水泼一泼,给它降降温。

  再把饭桌抬到院子里,趁着这会蚊虫少,早点扒几口饭,完了打着蒲扇乘乘凉。

  夏天嘛,大家伙儿都喜欢在外头吃饭。离左邻右舍近的,捧着饭碗、隔着篱笆院墙聊个天什么的,唠一唠白天村子里发生的大小事。

  不过张家这房子起的有点偏,最近的邻居都隔了一块地。

  老俩口也不爱东家长、西家短地唠闲嗑。年岁越大越耐得住寂寞。

  张有康除了一周六天去卫生院当值,闲下来就侍弄他那些宝贝草药。

  他老伴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这几年不再下地。左右有张有康挣的工分,和儿子儿媳寄回来的钱和票,够俩口子过日子了,安心地在家缝缝补补、喂喂鸡,还在屋后自留地种了点菜,倒也没多闲着。

  清苓叩开张家院门的时候,老俩口正准备开饭——一人一碗杂粮粥、两个玉米面窝窝头,外加一小碟腌菜、一盘蒜头煸炒长豇豆。

  看到清苓提着一只通体灰扑扑、尾羽有点长的鸡进来,老俩口纳闷极了。

  “闺女,你手里这是可不是!咋提在手上?哦哟我的傻闺女!这鸡哪能捏着脖子提呢,这么提,不得把它掐死咯。”张有康老伴无比心疼那鸡。

  这年头鸡鸭猪羊都是金贵物。一般人家想养还想不起。

  尤其是猪,一年的嚼用,比养个孩子还费。也就生产队有能力养上几头,一来是交任务;二来嘛,交掉任务,余下的肉挨家挨户多少也能分点儿。过年要是一点荤腥都不见,还叫过年吗?

  至于个人家里,能养上两只鸡就已经很不错了。即便如此,也要精心地照看上一年,等到过年了才杀。平时谁家会杀鸡宰鸭来吃啊。

  因此看到清苓手里的鸡,还被掐着脖子提着,老俩口既纳闷又心疼。

  这丫头,别不是拿早上那些钱,去哪儿淘换了一只鸡回来吧?看情形,还打算把它吃掉。看着蛮蛮乖的姑娘,居然这么败家……

  “张爷爷、张奶奶,咱们进去说话。”清苓回头看了眼,下山路上是没遇到什么人,地里干活的都收工回家了。但保不齐村子里有人走动啊,看到她提着鸡进张家门,往那一家子极品跟前一说,又有的烦了。

  因此在张奶奶拉开院门后,迅速跨进院子,到堂屋卸下背篓、竹篮,并将山鸡塞到张奶奶手里,解释道,“这是我在山上捡的,我这胳膊没法杀鸡,劳烦张奶奶帮忙拾掇了。嘿嘿,二老不介意我在这儿蹭顿饭吧?”

  转念想到二老岁数大了,山鸡肉又老,八成咬不动,遂又说道,“咱们炖锅鸡汤咋样?把鸡肉炖的烂烂的,吃到嘴里即化的那种。正好,我这胳膊张爷爷不是说最好得补补么,鸡汤最补身了。”

  老俩口彼此对了个眼神,这丫头拐着弯送他们鸡肉吃呢。

  扫到清苓受伤的胳膊,老俩口心里有了谱。一只山鸡一顿哪吃得完,三个人炖半只足够了。另外半只,正好家里还有小半坛黄酒,焯熟之后切块盐腌做醉鸡,让丫头带回家,三五天就能下饭了。

  “只是闺女啊,山鸡野的很,你咋抓到的?胳膊没事吧?”接受了清苓的好意,张奶奶问起鸡的来由。

  “没事呢。”清苓抬起胳膊,给二老看,同时乐不可支地和二老分享捡野鸡的过程,“那鸡是自己撞到树干晕过去的,我拿藤蔓绑住它就下山了,没费什么劲。哦对了,我还摘了不少果子,味道挺好的,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放久了容易转味,您俩也拿些去吃。”

  说着,从背篓里倒出小半篓野果。张家养着鸡,蛋是不愁吃的,清苓便没分他们野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