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5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
  清苓给树做了记号,澳门赌博网站:抓着一堆酷似桑叶的叶子回到洞口,把剩下的八枚鸟蛋全都裹在里头,扎上细藤蔓,再抹上湿泥巴、扔进火堆。

  待泥巴烤干开裂,鸟蛋也熟了。

  这次的掏|蛋行动收获颇丰,拢共掏到鸟蛋四十八个、野鸡蛋五十三个。鸟蛋当场分了吃,野鸡蛋给小斑三兄弟留了十五个,其余的准备带回家留着日后慢慢吃。

  小金来了山林,必定会让自个吃饱。而且有它在,即便林子里有凶物也不敢出来,安全方面无须担心。因此,见小金它们吞食完鸟蛋,挥挥手让它们随意玩去,还笑眯眯地叮嘱小金:“吃得饱饱的再回来啊,回头还要靠你扛背篓咧。”

  小金若是身下有足,必定一个趔趄。这女人!真拿它当长工使了。

  蛇小弟们毕恭毕敬地跟着金大王扫荡山林去了,清苓一个人靠坐在山洞口,剥着鸟蛋别提多惬意。

  鸟蛋有大有小,她把大的分给了小金它们,留下的都是鸽子蛋大小的,八个鸟蛋下肚,不算很饱,但也不饿了。

  又歇了一会儿,开始收拾山洞。

  那么多笋她可没打算今个就扛下山。胳膊伤没好全,笋壳都剥不了,与其扛回家堆着发霉,还不如在阴凉的山洞多放几天。待胳膊好了,直接来这儿把笋壳剥了,笋肉搬回家,一部分晒干,一部分泡酸坛。

  想着,清苓转身欲要收拾被小金东一堆、西一堆随意放的山笋。

  这时才发现:吼!洞里啥时候多出东西了?

  照理说这洞有蛇小弟看守,不会有人进来。那角落这堆花花草草以及新鲜的野果子又是打哪儿来的?

  她前次留在洞里的野果可没这么新鲜——喏,还在另一头角落原封不动地待着咧。离开枝头几天,又是干燥的盛夏,果皮早就干瘪了。

  关键是这些花草并非普通花草,清苓走近之后,认出其中一朵是药用价值极高的云芝。

  地宫女医曾给她看过一朵晒干的赤云芝。眼前这朵云芝尽管不是赤色,而是浅灰带紫,但凭借女医教她的辨识技巧,确定是云芝无疑。

  再看云芝旁边那堆略有几分像蘑菇、表面有一颗颗红疙瘩的浅红色伞状物,不是鹿心草吗?

  还有几株红褐色的山精灵(地荔枝),横七竖八地躺在鹿心草旁边。两者都是清热解毒的佳品,配合玄参、黄连、白花蛇草等药材制成药丸傍身,一般的毒都能解。

  女医每次外出找药材回来,都会跟她感慨一番:“山里的精灵越来越不好找了,再往后,恐怕得去更南边的深山才行。”

  而今,躺在她面前有……一二三四……整整十株溜肉段似的山精灵,能不让她惊喜么?

  只是话说回来,这些又不是她的,她在惊喜个啥嘛。

  瞅一眼再瞅一眼,心里不停嘀咕:哪家的败家子儿,把宝贝丢在山洞,不知道这里已经是她的地盘了么,难怪干瘪果子一个不少,敢情附近有的是鲜果摘,不仅鲜果,奇花异草都有不少。羡慕嫉妒啊……

  正嘀咕,小金带着蛇小弟们玩痛快回来了。

  那条小斑自打清苓亲手喂它吞了一颗蛋,就认主似地不再畏惧清苓了,一回来就往她脚背上游,吓得清苓脚一抖,把它甩出一丈外。

  直直落在鲜果堆里的小斑,也不着恼,叼起身旁大如银盘的牡丹花,游回清苓跟前卖萌讨好。

  清苓“噗嗤”笑了:“你这机灵劲跟谁学的?咋和小孩子一样可爱?不过啊,这花我可不能收,这应该是别人寄放在洞里的,回头指定要来拿的。再喜欢也不能贪墨别人的东西。乖,把花儿放回原处去。”

  只是她说了压根不管用,不仅不管用,小斑还把牡丹花往脚边一吐,再一次游至那堆她眼热无比的药材、花果堆里,顺嘴叼起一株山精灵,抬起蛇脑袋瞅瞅清苓,直直地游了回来。

  另两条银环,也就是小斑的兄弟,也跟着游来游去,嘴巴含来含去,把那堆宝贝彻底换了个地儿——挪至了清苓脚边,完了还用蛇头轻轻蹭蹭清苓的裤腿。

  “这……都是给我的?”清苓傻眼地问。

  “丝丝……”三条银环蛇一致朝她吐蛇信。

  “是你们摘了送我的?不是别人搁这儿的?”清苓不敢置信地求证。

  回答她的还是“丝丝”。

  清苓:“……”

  哦,幸福来得太突然——

  着实傻乐了好一阵,清苓才开始收拾这堆宝贝。

  云芝、山精灵的炮制不难,晒干就能入药。有女医教她的使用方法,她打算留着,不准备拿去老大夫家换钱换票。而且说实话,这么大一朵品相上乘的云芝,她舍得送老大夫也未必肯收。要不就折腾家里那点钱和票,让人看着心酸。倒不如制成药丸子送他一些。

  理出药材后,花草这堆就剩几株带根的兰花、石斛以及大朵的牡丹。

  兰花和石斛可以栽到盆里,脱离了枝头的牡丹晒干了也能成一味药——丹皮,但清苓不想这么麻烦。索性当头花戴,先挑了朵浅粉红的,插在耳朵旁,俏皮地晃到小金跟前问:“好看不?”

  又换了朵玉白色的,晃到小金跟前:“这朵好看还是刚刚那朵好看?”

  小金盘在洞口的石头上闭目养神,闻言,懒洋洋地睁开小眼睛,再度懒洋洋地闭上。无聊!

  清苓嘿嘿笑了两声,又跑去问小斑三兄弟。

  那三兄弟显然比小金给面子得多,尽管语言不通,但舞蹈无国界啊,直着蛇身跳起动感的蛇圈舞,被围在中间的清苓扶着额笑不可仰。

  笑累了,两耳上各夹一朵牡丹花,蹲下来开始挑拣鲜果。

  野果子很多,种类也很杂,像刺泡、杨梅、野草莓这类表皮比较薄的不耐放,挑出来放在一边,免得被大个的野柑橘、麻梨子、野山桃等果子压伤。

  还有一串完整的山葡萄,也不知道小斑它们是怎么带回来的,会不会是顶在蛇脑袋上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