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2章 肉啊肉、票啊票
  清苓美美地饱餐了一顿,饭后坐在院子里乘凉,膝上伏着小金,手里打着蒲扇,一会儿抬头望天上繁星闪烁、一会儿看低空萤火虫飞舞,感叹岁月静好。

  后院的门坏了栓,她捡了根粗树桩,让小金敲入地下半尺深,干脆把后门堵住了。

  再者,村子里想必已经疯传开了她家有毒蛇的消息,所以根本不怕有宵小之辈摸上门。左右还有小金呢,相比昨晚,今个的心定多了。

  林杨站在巷口,望着院子里的人,渴望与她亲近,又怕被村民撞见,踌躇良久,最终逸出一声叹息,没有上前打扰,转身走入夜幕。

  顺利的话,回城调令年底或是明年就下来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万不能出纰漏。

  儿女情长、儿女情长,那也得有经济基础。要他在心上人和这个穷山恶水的鬼地方待一辈子之间做选择,毋庸置疑选后者。

  所以,盈芳,你等我!

  等我来接你去京城!

  ……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清苓神清气爽地从床上爬起。

  有小金在就是好,睡眠踏实。加上两天药吃下来,右胳膊没先前那么疼了,整晚都睡得很香。

  从菜橱拿出一碗昨晚剩的豇豆茄香饭,倒进锅里,又添了瓢清水,文火慢慢熬成粥。一边洁牙洗脸。

  喝粥的时候,看到村民们扛着锄头、铁锹说说笑笑地从她家院子经过,想来是结伴劳动去了。

  清苓叹了一声,托胳膊的福,她还能在家适应一段时间。

  待胳膊伤一好,照样得扛着锄头、铁锹下地劳作。否则到年底分不到几斤口粮。

  虽说除了挣工分,户籍在村里的住户,哪怕不出工、按人头的确也能分到口粮,省着点吃倒也能熬日子。但猪肉以及一些产出较少的副食品,甚至钱,向来是按工分分配的。挣得少分得少,不挣的人没资格分。

  为了年底那几斤猪肉和几个大钱,谁家不是卯足了劲地挣工分?

  清苓还想着过年包顿饺子、整两道肉菜,犒赏一下自个和小金呢。不挣工分,香喷喷的大肉哪儿来?

  哦对了!她还有株小年份的人参,趁着新鲜饱满,赶紧给老大夫送去估个价。炮制让老大夫自个来吧。她胳膊伤着不方便。

  当然,这一切还得偷偷来。像村民们拿富余的米面换鸡蛋、或是拿布匹换口粮,都是在私底下进行的。这个世界不允许百姓做买卖,否则就是割资本主义尾巴。

  啥叫资本主义清苓不懂,但砸吧着不是个好事儿。那就谨慎着来,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今儿又是个晴好天气,清苓出门前,把失了水分的茄条、豇豆摊在米筛上,搁在刷衣服的石板上。

  两个竹制的三脚架搬到院中央,之间架一根长竹竿,晾晒洗好的衣服。

  东屋翻出来一袋旧棉絮,也摊在太阳底下,除除湿气驱驱虫。

  在极北地宫,是不存在晒太阳一说的。衣服、被褥、药材等等,都是在暖房进行的。暖房的四面墙呈中空,伙房出来的热烟,经过管道进入暖房墙壁,环绕一圈最后从暖房的烟道出去。

  如此一来,暖房一年四季温热干燥。整座地宫围着伙房修了五六所暖房,分别用于烘衣服、烘被褥、烘药材、烘菜干等等。总之在地宫,澳门赌博网站:暖房取代了太阳。

  这里显然就不一样了。清苓感受着朝阳的暖热,这才早上呢,就已经热的动一下就浑身冒汗了,到晌午、正午,走太阳底下能把人烤焦咯。

  低头闻闻衣服,那个酸臭啊。可吊胳膊的夹板一日不取下,一日换不了衣服,顶多拿湿毛巾擦擦。

  清苓没辙地皱皱鼻子,决定去完老大夫家,直接上山避暑,少出点汗吧。顺便摘些野果回来,家里不有口井么,盛竹篮里吊井水里浸着,晚上乘凉时吃上几颗,想想就凉快。

  “小金,走!出发!”

  提上背篓,锁上门窗,循着印象先去老大夫家。

  路上遇到赶去地里出工的村民,有好奇者问她:“这不盈芳丫头吗?这是打哪儿去呀?”

  清苓抬抬右胳膊,顺理成章的理由:“找张大夫复诊。”

  “这个点,老张还没去卫生院。你是去他家吧?前面左拐,门前有石榴树的就是了。”

  “谢谢伯伯。”

  清苓点点头,礼貌地谢别对方。果然,左拐就看到一家门前两棵石榴树相映成趣。张有康的老伴陈奶奶正在院子里喂鸡。见清苓上门,笑着迎上来:“你是建军的闺女吧?快进来坐。老头子!老头子!家里来客人了!”

  吼完,又对清苓说:“闺女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奶奶您别忙,我找张爷爷说几句话就走。”

  “不忙不忙,不就倒杯水嘛。你坐着,老头子八成在后院晒他那些宝贝药材,一会儿就来。”

  话音刚落,张有康从后门进来了,见是清苓,笑呵呵地说:“是你啊闺女,咋地?胳膊还在疼?”

  “不疼了,您开的药灵,不到两天就不疼了。”清苓解释道,“我今个来,是有个事想找您帮忙。”她从背篓里拿出那株小山参,“这是我前些天在山里挖到的,原想藏着需要时用,可您也知道,我……”囊中羞涩啊。

  张有康表示了解地点点头,把清苓领进早几年看诊开方的小间,戴上老花镜,接过山参细细打量道:

  “好参!年份虽说就个十年出头,但野性十足。这年头很少能挖到品相这样好的参了,深山里传出有狼的传闻后,大伙儿都不敢随便进……你打算换多少?不是我吓唬你个小丫头,这东西拿去收购站,给你二十块钱顶天。”

  清苓想了想说:“钱多钱少无所谓,您能换些票给我吗?”

  在这里生存,除了粮食、钱,还需要各种票。

  买油要油票、买盐要盐票、买豆腐要豆腐票、扯布做衣裳得有布票……总之,大部分东西都得有票才能买。并且,花花绿绿、五花八门的票,似乎都集中在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