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0章 豇豆焖饭
  舒老太也只记得出去的账,到手的账目从来不记,因此气哼哼地道:“她想得美!地里的菜可是俺们种的。老二家的,你去摘些菜回来,后院的门栓坏了还没修,用力一推就进去了,那死丫头敢拦着你就硬闯。娘要和面蒸馍馍了。”

  刘巧翠一听不好,死老太婆让她冲锋陷阵呢,忙找活推脱:“娘啊,建强的衣摆下午被枝条拉破了,我得给他补补,晚了费灯油,明个还要穿呢,就这一身体面衣裳了……”

  没等顺利开溜,舒老太阴测测的声音追了过来:“补啥呀!闲了再补也来得及。下地干活要什么体面,明个挑件不是太破的凑合一下就行了,先去摘菜!”

  “娘……”刘巧翠真慌了,“非得去啊?那里俺记得有条蛇盘着,俺不敢啊……”

  “都过半天了,哪能一直盘着。要真有蛇,不会拔腿跑啊?快去快去!再不去天黑了,别磨磨蹭蹭的!每样菜都挑几棵,别傻不拉几地光拣一种摘……”舒老太毫不留情地催道。

  “娘,要不喊建强跟俺一块儿去?”

  “这是娘们儿的事,你喊建强去干啥?”舒老太不耐烦地撵她出门,“你个懒婆娘,摘点菜还要男人陪,俺们家的面子都被你倒光了!”

  提议被驳回,刘巧翠想死的心都有了,个死老太婆!说的好听,有本事自个去啊!可到底是做人媳妇的,婆婆的话不敢不从。哀戚戚地挎上菜篮,心头忐忑地出门去也。

  舒老太追出来扔了个竹筐给她:“篮子顶屁个用!去了就多摘些回来。”

  主要也是怕老大家那几条蛇,万一真赖上那片地了,短时间指定搬不回去。那后院的菜,岂不是只能看不能吃?白白便宜了那死丫头?

  ……

  清苓睡了一下午,这会儿精神好得很。

  趁天没全黑,到后院溜达了一圈。菜地里的菜长得并不好,胜在种类还算多,豇豆、扁豆、茄子、蒲瓜、葫芦……都是时令菜。

  清苓吊着右胳膊,有心想整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式出来也纯属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是等伤好了再施展拳脚吧。这次就摘了几条长豇豆、三根藤茄,打算和米饭一块儿焖,焖熟了拌着豆瓣酱吃。这两天顿顿不离米粥,肠胃都喝寡淡了。

  长豇豆煮熟慢,切得短点儿,和大米同时下锅;茄子熟熟快,饭煮开了再放下去,色泽上也好看。

  这是清苓从地宫的伙房师傅那学来的。没被宫主买下前,她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女,九岁的年纪,就已是持家小能手了。地宫七年,既不能出去又不派她劳作,生怕伤了病了影响宫主半年一次的取血,日子委实无聊得紧。除了跟在女医身边晒晒药材、学点浅显易懂的医术,再就是听伙房师傅侃天南地北的美食。一来二去,脑子里积攒了不少美食吃法。

  豇豆焖饭就是从伙房师傅那听来的。

  当然,要想味道好,光有豇豆可不够,还得配咸肉。而且焖饭之前最好用油和咸肉、蒜末煸炒,搁点黄酒、鱼露,再倒入半碗水,小炖一会儿,把蒸得**成熟的米饭铺上去,盖上锅盖焖到水干,再放入盐巴翻炒拌匀,香喷喷的豇豆焖饭就做成了。

  茄子也有美味又新颖的做法——把茄子去掉皮和瓤,只要净肉,切成丁,裹上鸡蛋液,用猪油炸了,喷香酥脆。再或者,切成细丝条儿晒干,想吃时和嫩蘑菇一起拿肥母鸡靠的老汤煨熟,一样是鲜美佳肴。

  无奈眼下条件有限,甭说咸肉、鸡汤,剔干净肉的骨头都找不出一根。

  再者,先煮饭、再煸炒,中间起码要翻一次锅,她吊着个胳膊,哪有那力气。赶明伤好了,食材也凑齐了,再来一次正宗的豇豆焖饭。

  清苓在灶房欢快地为晚饭忙活。西屋,盘在梁上的小金,倏地睁开犀利的小眼睛,无声无息地游下房梁,出西屋、穿堂屋,径自来到后院。

  刘巧翠鬼鬼祟祟地推开后院的篱笆门,腐了一截的竹插销,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惊得她差没尖叫。提着气拍了拍胸脯,小心翼翼地往里探了一步。两只眼睛左瞄右瞟,生怕有蛇窜出来。

  灶房方向传来饭菜的清香,她禁不住咽了口唾液,心里骂道:好死不死的小贱蹄子!咋还没被毒蛇咬死?自己为晚上的菜发愁,那死丫头倒好,哐哐哐地煮上了。用的一准是菜地里的菜。哼!这次且放过你,吃吧吃吧!吃饱了让那些毒畜生送你上路!这房子最后还是俺们的……

  自我安慰了一番,加上没看到菜地有蛇,刘巧翠的心情好了不少,卸下竹筐开始摘菜。

  豇豆吃不完可以腌、茄子吃不完可以晒、葫芦蒲瓜放得久……我摘我摘我摘摘摘……刘巧翠恨不得把整片菜地都搬回家。没注意有东西正朝她丝丝游近。

  直到竹筐满得再也放不下,刘巧翠方揉着酸麻的腰肢直起身,嘴里幸灾乐祸地骂着:“个贱蹄子!能吃的菜被俺全摘了,看你断着胳膊拿什么下饭!”

  揉着腰,刘巧翠朝灶房方向啐了一口,蹲下身正要背竹筐,眼前一花,一条通体碧绿的竹叶青稳稳落在竹筐沿上,高昂着三角脑袋,如王者一般,冷眼睥睨着她。

  “艾玛啊!蛇呀——”

  刘巧翠浑身一哆嗦,竹筐也不要了,尖叫着逃出舒家后门。

  清苓听到动静,疑惑地探出头。发现自家的后院门敞开着,竹插销掉在地上;一只半人高的竹筐盛着满满的菜,突兀地竖在菜地的垄间。抬眼眺院外,一道熟悉的背影跌跌撞撞朝东跑,那边正是舒家老屋的方向。再看小金,懒洋洋地从竹筐旁游过来。

  前后一琢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指定是想来摘菜,结果被小金吓跑了。可摘就摘呗,把成熟的菜全摘下来算什么意思?老屋那边凑齐乎了也就五口人,夏天的菜不耐放,这一大竹筐背回去多半得蔫掉。怕是不愿留给她吃的成分居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