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9章 两条胳膊不够使
  “盈芳丫头——”

  “盈芳丫头——”

  毛阿凤站在屋后,对着舒家大房的篱笆院墙扯开嗓门喊。

  清苓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听见有人不停地叫谁的名字,一声接一声,迟迟不散。

  起初只觉得扰人清梦,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右胳膊差点被压到,睡意驱散不少,揉了揉眼,猛然意识到——“盈芳丫头”指的不正是她么?

  狐疑地坐起身,套上养母留下的千层底布鞋。刘巧翠的脚大,舒老太则裹过小脚,两人想穿却没辙,最后丢在东屋的杂物柜里,方才清理被褥时被清苓发现,拿来一套,略略大了些,在家穿倒也无碍。原先那双一看就是姑娘穿的系带布鞋,因鞋底沾了泥,搁在屋檐角落,等胳膊好了刷洗干净再穿。到时再做两双绣花鞋,专门放在房里穿。

  这么一想,发现胳膊伤好了之后要做的事好多啊——弹棉絮、缝衣服、做鞋子……还有等着她收拾的堂屋、东屋以及还不够洁净的灶房。最最关键的是——伤好了还得下地劳作。泪奔!貌似两条胳膊不够使啊。

  “盈芳丫头——”

  得!屋外的人大有一副她不去开门就要闯进来的架势。

  清苓抽了一下嘴,整整衣裳出去应门。

  “婶子,您唤我有事呀?”

  “哟!还真出来了。”毛阿凤见清苓推开堂屋门出来,惊讶之色不似作假,走上前隔着篱笆院墙上上下下打量了清苓一遍,这才问:“盈芳啊,你一下午关在屋里头干啥咧?我听人说你家屋里今个早上进了不少毒蛇,这会儿还在伐?”

  “还在呢。”清苓露了个浅浅的笑容,嘴角两侧的梨涡忽隐忽现。

  “那你就不怕啊?”毛阿凤诧异地挑高眉,嗓门也随之扬高,“我说,你该不会吓傻了吧?居然真的敢和毒蛇一个屋住?依我说,你还是跟你奶服个软,住你小叔家去得了,让这屋子空一段时间,没准蛇就游走了。”

  清苓依旧笑笑:“不碍事的婶子,我就占了个西屋,蛇都在东屋待着呢,我和它们井水不犯河水,不会有事的。小叔家房间不多,还是不去麻烦他们了。”

  “我看你是摔糊涂了吧?啥井水不犯河水的,那些畜生哪懂这个?”毛阿凤继续嗑起手里的葵花籽,讥诮地说道,“你别真以为那些畜生是你爹妈派下来保护你的吧?”

  这时,出工的村民们陆陆续续收工回家,路过舒家院墙,听到清苓和毛阿凤的对话,笑着插嘴道:

  “杀猪嫂,你今个早上不在家,没看到建军家冒出来的那些毒蛇,别说,可通人性咧!说不准真是建军俩口子在天上保佑他们闺女。”

  “可不是!我活到这把年纪,还没见过这么通人性的毒蛇。家蛇都这么有灵性的。”

  也有人劝清苓:“不过盈芳丫头,你胆大管胆大,还是谨慎些的好,被毒蛇咬一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谢谢叔叔伯伯们的提醒,我会小心的。”清苓落落大方地朝大伙儿鞠了一躬,“天色不早了,叔叔伯伯都赶着回家,我也做饭去了,阿凤婶子你慢聊。”说完不再理那饶舌的毛阿凤,径自回了屋。

  “人都走了,我慢聊啥呀。”毛阿凤啐了口唾沫,嗑干净手里的瓜子儿,拍了拍手,一脸不屑地折回自家。

  舒老太人坐在刘家堂屋里,实则竖着耳朵听屋外的动静呢,听到死丫头应门的声音,失望地一塌糊涂。心说咋还没被毒蛇要死呢,还在屋里睡觉,呸!那屋是大儿建的,她一个捡来的野丫头,凭什么住正屋……

  “婶子你都听见了吧?”毛阿凤走进屋,往八仙桌上抓了把葵花籽儿继续嗑,不年不结的,难得吃到香喷喷的瓜子儿,嗑得唾沫横飞,只见嘴皮子上下翻道,“你那孙女命大得很,和毒蛇待了一下午依旧活蹦乱跳着咧。我起初喊了几嗓子,没见人应,还道她真被毒蛇咬死了,刚要喊你呢,就见她开门出来了,搞半天是在屋里睡觉。啧!你大儿子辛辛苦苦盖的新瓦房,真要被个外人抢去了啊?”

  舒老太本就心不甘,再听了毛阿凤火上浇油的话,更加恨得咬牙切齿了:“她敢!小贱蹄子!昨儿去小坡林,咋就没把她摔死呢!”那么多毒蛇聚一屋,居然不咬她!真真是邪了门儿了。

  毛阿凤斜眼睨着横眉竖目的舒老太,心里直冷笑。要不是看在这半斤葵花籽儿的份上,她才懒得站人家门口吆喝。不过看死老太婆变幻来变幻去的脸色,也够好玩的。啧!想必很后悔送出了这半斤瓜子儿吧?

  越想越幸灾乐祸,嗑瓜子的速度也加快许多。

  舒老太心疼得不能自已。早知那死丫头还活着、房子房子收不回、菜菜吃不到,干啥还浪费这半斤瓜子儿!留到过年吃多好啊!尽管剩下的不多了,凑合凑合还是能装一浅盘的,要不拿回去?

  别说,这事儿舒老太还真干得出来,上前把袋口一收,抱起来就往门外走,缠过裹脚布的小脚这时候走得飞快,几步就窜出了刘家的篱笆院墙,嘴上说着:“我说大勇媳妇儿啊,你吃了差不多一半了,反正不是外人,俺也不嫌你唾沫星子喷过,余下的我带回去了,我家宝贝孙子还没尝过鲜,带点回去给他解解馋……”

  “嘿!”毛阿凤气乐了,澳门赌博网站:指着舒老太的背影不知道骂什么好。早知应该再嗑快点儿,让她捡几粒漏瓜子回去!

  舒老太抱着剩下的葵花籽骂骂咧咧地回了老屋,没一会儿,儿子、媳妇也下工回来了,舒建强一回来就窝进房间休息,婆媳俩开始为晚饭发愁。米面有的,柴禾也还剩一点,关键是没菜下饭咋整?

  “娘啊,咱那一院子的菜,真便宜那死丫头了啊?”刘巧翠满心的不甘。浑然不记得,当年他们一家霸占老大家的房子时,连同后院的菜地一起霸占,一棵圆白菜都没给大侄女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