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2章 小伙伴也来了!
  “丝丝……”

  竹叶青继续朝她游近,晃着扁平的三角脑袋一个劲地“丝丝”叫,仿若在和她说什么。

  “小……金?”清苓小心翼翼地瞅着,越瞅越觉得熟悉。这三角脑袋晃的,太像小金那家伙了。

  更惊奇的是,在她下意识地呢喃之后,竟在竹叶青晶亮的黑珠子里看出“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接着,伴随着轻快的“丝丝”声,青色的蛇影在静谧的林子里欢欣起舞,恰是小金闲来无事最爱的运动。

  “不会吧……”

  清苓傻住了。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记忆蓦然袭来。

  那是属于另一个妙龄女子的生平,名为舒盈芳。

  三岁之前的记忆很模糊,不知是被拐骗、走失还是被家人遗弃,总之,她的养父母捡到彼时病重的她,带回家医治好之后见迟迟没人上门,便在全国人口大普查时,将她的户口报了上去,使她光明正大地成了舒家长房的独女。

  不能生育的养父母对她可谓掏心掏肺的好,哪怕是在最困难时期,也没饿过她一顿。

  直到三年前,养父被人举报收留反动人士,被红卫兵抓去公社各种批斗,最后还被关进牛棚,夜里遭了风寒诱发肺疾,不治身亡。养母四处奔走,求救无门,返家途中浑浑噩噩跌落江里。

  一夜之间,疼她爱她的双亲都没了,素来不喜她的奶奶挥着扫把,一口一个“丧门星”,非要将她赶出家门。还是大队干部看不下去,上门调解,才留她在村里。不过原先属于她家的三间砖瓦房没她的份了,被奶奶和小叔一家霸占,分给她的就一间摇摇欲坠的柴房。

  好在她手脚利索、干活麻利,生产队分下来的口粮,还算够吃,前提是她藏得住。一旦没藏好,被奶奶或是小婶找到,在下一年的口粮发放前,得掘野菜、树根度日了。

  村里不是没有同情、可怜她的人,可帮一次两次还行,次数一多,谁还愿意伸援手。

  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尤其是到她手里的粮食还不见得能保住,极有可能前脚才给、后脚就被她那无良的奶奶和小叔一家坑走了。

  日子一长,就没人管她了。唯剩一个首都来的名叫林杨的知青,隔三差五塞些吃食给她。有一次被个爱慕林杨的女知青瞧见,从此对舒盈芳恨得要命。逮着她落单的机会就欺负她。起初只是言语挤兑,久而久之演变成动手动脚。

  这不,今天早上在山上碰到,泄愤地将低头挖野菜的舒盈芳推下小坡林,造就了来自异世之魂的清苓。

  理清这段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清苓总算明白为何会出现在这片和寒冰地宫俨然不同的林子里了,手脚都不是她的,且还穿着另类服饰……头疼地揉揉眉心,这都什么事啊。

  长叹一口气,转而问竹叶青:“小金,该不会你也和我一样,魂魄离体、附在别条蛇身上了吧?”

  竹叶青“丝丝”地吐了两下蛇信子。

  “真的是这样啊?可你不是外出了吗?怎的也会受到波及?莫不是那会儿你正好回来?倒霉的小金……”

  “丝丝……”

  一人一蛇用非同类的语言沟通了一阵。

  “不管怎么说,活着总比死了好。对吧小金?”清苓从天塌地陷的前世回过神,唏嘘道。

  如此一来,她算是彻底脱离了地宫的束缚、从此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了吧?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再不用做为宫主的备用血库而安静、被动地困于地宫那一方小天地。

  虽说为了那一碗血,宫主及其属下对她挺好,七年前出了一笔巨资问她爹娘买了她之后,一直都拿她当珍宝看待。

  只是“备用血库”不得出地宫,这么多年下来,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一日胜过一日。如今这样,不是凭白给了她一次重获自由的机会么?

  再说小金,身为极北之地的保护兽,本是离不开极北界域的。否则,凭小金的神通,哪怕不帮她摆脱地宫的桎梏、免得家人受连累,夜间带她出去溜达一圈还是不成问题的。

  恰因为离不开雪山,而地宫就建在雪山脚,宫主她们才铁放心地任她和小金玩耍在一起。

  如今换了蛇躯,小金也算摆脱了禁制,真是天大的好事儿!

  清苓摸着小金的三角小脑袋舒展眉心笑了。

  分析了一番当下处境,当务之急,是先回住处,待养好伤,再徐徐图之。

  若非骨折的是右胳膊,清苓自己也能搞定。

  地宫七年,名义上是宫主侍女,过的却是千金小姐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活都不需要她做。唯一的要求是:保护好她自己,别耽误宫主半年一次、每次一汤碗的鲜血取用。

  而为了保证这一碗血的纯净有效,宫主特地命地宫女医给她三日一小检、五日一大检的体质保养,时日一久,与女医的关系熟络了,把完脉总会聊上几句,从一开始的“今天天气不错”、“早膳用的如何”,到女子的美容保养……

  清苓干脆将女医当成了半个师傅,闲着也是闲着,索性跟在她身边,学学各类药丸的制作、偶尔翻翻女医推荐的医书,兴趣一上来,倒是给她沉闷的地宫生活增添了几分充实。

  地宫里什么病情最多?自然是伤了。不是主动打杀,就是被所谓的名门正派半路截杀,因此几乎每隔十天半个月,就有人带着大伤小伤回来。宫主那里回完话便来找女医治疗。

  清苓看得多了,大概也知道哪些伤应当怎样处理、哪些伤又需如何看护。像骨折、脱臼这类跌打损伤,是出现最多的。

  无奈人就两只手,一只折断,单靠另一只如何行事?除了把骨折的胳膊牢牢地捏紧,尽量不让它脱落,免得肿胀厉害了后续不好接骨。随后让小金帮她四下找来一些适用跌打损伤的草药,塞满空空的背篓,赶紧下山去卫生院找大夫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