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1章 “珍宝熊猫”成农女
  冲天火光映亮雪山上方的整片天空。

  此起彼伏的喊杀声从雪山底下的地宫扩散开来。

  “清风,我们不若等等宫主她们?”

  清苓被清风推入密道闸口,犹豫地说道。内心担忧小金的安危,她在地宫相依七载的小伙伴。

  听清风的意思,密道一旦开启,只有半柱香的入闸时间。半柱香燃尽,密道入口将自动销毁。

  小金去山中猎食未归,没撞上八大门派的人还好,一旦撞上,那帮能为一本子虚乌有的秘笈联手攻打地宫的所谓名门正派会放过皮肉皆药材、尤其是蛇胆,泡酒喝,能解百毒、延寿命的“极北神兽”玉冠金蛟才怪。

  “放心,宫主另有密道离开,你我且安心撤离。”清风拽了她一把,直接入闸。

  清苓尴尬地笑笑,不再说话。沉下心祈祷小金别出事。

  尽管她也是地宫的十二近侍之一,但身份有些尴尬。她不似清风等侍女、一直跟随宫主左右,武艺高强,是宫主的左臂右膀。

  她本是普通的农家女,七年前机缘巧合救了地宫宫主,宫主说她资质上乘,问她愿不愿跟随左右。出于报答,还给了她家人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啊,在一两银子能养活一大家子半年的偏远山镇,五百两无疑是个天价。有银子拿又有前途,家人兴高采烈地欢送她跟随宫主北上。

  她当时也以为是去地宫做清风一类的护卫侍女,盼着有一天学艺有成、仗剑天涯。岂料,到了地宫才知晓,宫主哪里是相中她的资质,相中了她的血才对——那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至阴至纯处子血。

  具体的她不懂,宫主也没让她懂,招手唤来两名身具武功的丫鬟,领她住进偏殿、伺候她饮食起居,实际上是监控——平日里不准她踏出宫门半步、不准碰刀剑、不准碰任何可能伤及性命的物什……以免影响宫主半年一次的取血。

  其他倒是不拘,澳门赌博网站:甚至有求必应。可以说除了自由,清苓在地宫的生活,俨然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相差无二。

  想来也是,不精心伺候着,半年一汤碗的血如何供应得起?不得把她抽成人干啊。

  感慨间,忽听地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密道随之晃动,泥灰扑簌簌地从头顶上方掉落。

  “不好,是地龙翻身!”清风惊恐的嗓音从后方传来,“不是普通雪崩。”

  老天!让她再看一眼外界山山水水的心愿也达不成了吗?

  清苓未来得及多想,眼前一黑,陷入昏迷。

  建于山脚的极北地宫,遭遇百年来最严重的天崩地裂。对敌的地宫众人以及前来掠夺武功秘籍的各路门派,还没搞清楚状况,都被轰隆隆塌陷的山石埋葬。

  ……

  “嘶……好疼……”

  醒来的刹那,清苓感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痛。

  右手臂好似骨折了,提不起一丝劲,稍微动一下就钻心地疼。

  后背则是火辣辣的疼,和小腿肚一样,约莫是皮肉伤。好在人还活着,实乃万幸。

  毕竟是地龙翻身、山崩地裂,她甚至做好了深眠地下的准备,根本没想过还有机会活下来。

  缓缓地吐出一口长气,忍着身体各伤处传来的剧痛,勉强撑坐起来。

  既然她能逃过一劫,想必宫主和清风她们也还活着。

  只是此处怎的这等古怪?

  ——烈日当空,热浪扑面,林子深处传来悠长悠长的蝉鸣;树木稀松处,隐约可见一条蜿蜒的黄泥路通向炊烟袅袅的村庄。道路两边是金浪起伏的稻田,和着聒噪的蛙鸣迎风摇曳。

  没看错吧?

  清苓用没受伤的左手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细看,没错!真的是记忆里的稻田!而非最近七年唯一得见的冰星草。

  究竟是怎么回事?即便地宫塌陷,巍峨不再,这一片土地也不至于突然间从常年寒地陡然变为热浪滚滚、水稻成熟的南域啊。

  而且据她所知,地宫外围方圆五百里皆是茫茫雪山,眼前这座屋宇林总的村庄又是打哪儿来的?

  莫非,她被滚落的山石冲离了地宫所在的极寒之地,落到了常年温热的南域国界?

  这怎么可能呢!

  要真有那样猛烈的山石,凭她那点能耐,还不被震得五脏俱碎、七窍流血,怎可能只是断个胳膊、破点皮?

  正纳闷着,身侧传来熟悉的“丝丝”声。

  “小金?”清苓下意识地扭头。

  小金也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

  然而现于眼前的并非地宫里玩闹的小伙伴玉冠金蛟,而是一条……高昂着三角扁脑袋的竹叶青。

  清苓失望之余提起心弦,慢慢地伸手往衣袖里掏丹药瓶,记得药瓶里还有枚女医配给她的解毒丹。

  别看这竹叶青小小的没什么威力,若是被它咬上一口,也是很倒霉的。换做平时,远离便是。无奈眼下身虚体弱还受着伤,还是做足准备比较好。只是这一摸,摸了个空,身上的衣裳哪里有袖袋。不说袖袋,袖子还短及手肘,露出一截白皙的玉臂。

  清苓震惊了。

  瞪大杏眸审视身上的穿着——这是什么衣物?上身一件薄薄的在汗水浸透下近乎呈半透明的碎花短衫,袖子短到胳膊肘以上;下身一条深藏青的直筒裤,裤腿处露着同样白皙的脚脖子。鞋子相对好些——黑色的鞋面、千层的布底,脚背上一根系带,从一头搭扣到另一头。缺点是:鞋面有点短、脚上未着袜屡,露出一小片白嫩嫩的脚背肉。

  这究竟是什么穿着?她的裙裾呢?纱衣呢?绣花鞋呢?这么穿着……也太有伤风化了!

  再看手,指腹粗糙、掌心砺茧,若不是手背瞧着还算葱嫩,都要以为是四五十岁老妪的手了,哪是她娇养七年、期间未曾沾过一滴阳春水的纤纤素手。

  再退一步讲,即便是回到七年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普通农家女生活,也比这手滑嫩些。谁让那会儿的她十岁不到,家里兄长多,下地劳作轮不到她,洗衣烧火有嫂子,基本就是喂喂鸡、烧烧饭,小手比这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