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712章 大结局
  第1712章大结局

  灯焰见有修士居然不怕死跑向禁谷,正因为李新野有成神契机而郁闷的它,顿时大怒:居然还有人存了趁火打劫的心!

  它冲出了凤凰的识海,冲出了梧桐谷,化成大片火海,向着那些飞奔而来的修士身上扫去。

  那些修士,无论是什么修为,只要被灯焰的火焰燎到,倾刻间便化成灰烬。

  那些后面跑得慢幸免一死的修士一见,被吓得回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

  “不好啦,是禁院的天火跑出来啦。”

  “大家快跑啊,天火焚尽一切!”

  “早就跟你们说过,禁院有异动,就得逃命。”

  “快跑!”

  “快逃命!”

  所有跑过来的修士们,又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向圣地入口逃跑。

  这一次,是所有人都向圣地入口逃跑而去。

  有修士嫌跑得不够快,澳门赌博网站:便试着飞行,居然被他飞了起来。然后就有人发现,圣地的禁制都已经消失了。

  “禁空消失了?”

  “能飞了!”

  “储物袋能用了。”

  于是,所有人都从储物袋里取出了飞剑或是其他飞行器,向着圣地入口飞去。

  那四大宗门的人,没有一个人想起他们的老祖。

  整个圣地,很快便清空了,只有被李新野打倒在地上的四个老祖还躺在地上。

  刚才火焰烧那些冲禁谷来的人,避开了他们。因此,他们倒是没有被烧死。

  他们其实已经醒了,但他们不敢动啊,那火都不烧他们,他们还敢动吗?他们敢动的话,恐怕灯焰马上就会将他们烧成灰烬吧?

  梧桐谷里,庞大的天地源气在唐爱莲的结印下源源不绝而来,净化着那些从天外飞来的黑光。

  因为天地源气实在太多,它们消灭了本地的黑光之后,便追着天外飞来的丝丝黑光,去吞噬消融它们。

  那些天外飞来的黑光似乎有意识,在强大的天地源气之前认怂了,它们只能转头逃跑,那些天地源气也似乎有意识地追,这一追就追出老远,直到天外黑光不再下降,大片的天地源气这才消散。

  凤鸣目瞪口呆地看着唐爱莲凝聚而来的天地源气将李新野赖以成神的黑光给消融了精光,不由又惊又喜。他的阿莲果然不同凡响啊!

  他第一时间挥出一片金光,将还沉侵在成神感悟之中的李新野给笼罩住,这一把楼住了唐爱莲,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阿莲你好伟大!”

  唐爱莲得意地:“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

  两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李新野。

  此时的李新野因为成神失败,终于睁开了眼睛,悲愤的目光看向了正在秀恩爱的唐爱莲和凤鸣:“你们,你们居然阻止了吾的成神?”

  “哈哈哈,阻止你成神,有什么好奇怪的。”

  李新野双眼发红:“成神之光已经引来了,除非天意,便不能阻止!”他血红的眼睛断定着唐爱莲:“你到底是谁?”

  唐爱莲见李新野问她是谁,不由觉得奇怪,她跟李新野纠缠了四世,第一世收他当了守护者,第二世被他破坏了成神的机会,第三世给他做牛做马,第四世便是今生。

  一个纠缠四世的人,居然问她是谁?

  他不是李新野!

  她刚要说话,凤鸣便将她拉到了身后,面对着李新野:“你不是李新野?”

  “李新野?你说的是那个残神一念转世的小家伙吗?哈哈哈,他自然是被吾吞噬了。可笑的人类,居然敢跟吾骨身融合,还敢吞噬吾的灵魂,自以为得了大便宜,哪知道,吾不过借他之身逃离巫宫罢了。”

  唐爱莲顿时明白了,李新野在巫宫的时候吞噬了被女娲镇在巫宫的黑龙骨以击黑龙的灵魂,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并非是他有多幸运,而是黑龙借他之身逃出女娃的巫宫镇压罢了。

  是的,它就是女娃补天前杀的那条为祸人间的黑龙。只是,要杀死它容易,要灭它的魂魄却难,只能将它的魂魄禁固在身体里,镇压在巫宫的一个山谷里。让它的意识和灵魂能量逐渐消散。

  如果不是李新野将它带出来,再有个五千年,它的灵魂就会彻底消散。

  只是,它虽然逃出了巫宫的镇压,却又被压制在了李新野的识海里。它多次诱引李新野成神,李新野都不为所动。

  可没想到,今天唐爱莲连射几个念力锥,直接伤到了李新野的灵魂,它的化身在空间不安扭动,并非是因为身体被金光所伤而受影响,它那是激动!

  机会终于来了,它趁机扑身而下,占领了李新野的身体,并开始主导成神。

  它以为,有了成神之光的防御,任他是谁,都无法打破成神之光,今天这个神,它成定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确是没有人能打破成神之光的防御护罩,却有唐爱莲这个变态,居然能呼唤出比他成神更多的人间正气,来消融他成神需要的黑光!

  他(它——它有了人身,可以称为他了)恶狠狠地瞪着唐爱莲,眼光似欲择人而噬。

  他成神被打断,怎么能不怨,不恨?

  他今天绝对不放过这个女娃,嗯,当初的那个人类一心要这个女娃为道侣,就勉强收了她吧。

  凤鸣警惕地看着“李新野”,全幅精神紧紧地锁住他,防着他突然发难:“你是谁?”

  李新野傲然道:“吾叫昂飞。”

  昂飞?唐爱莲差点笑了,居然有这样的名字!

  谁知,对方说出的下一句,却是将她给吓住了:“女娃娃,你是那个人类小娃娃的执念,从今日起,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他原本想自称吾,但刚刚接受了李新野的记忆,知道这时候的人怎么说话,便马上改了过来。

  唐爱莲懵了:跟在他身边是是什么鬼?谁要跟在他身边吗?

  凤鸣愤怒异常,居然敢抢他的亲亲老婆?

  那个李新野控制这具身体的时候是这样,时刻都想抢阿莲,现在这条臭龙占领了李新野的身体,没想到也还是想要抢他的女人。

  凤鸣紧握双拳:“昂飞,你当我是死人吗?当着我的面抢我的女人?”

  昂飞却不屑地打拿了凤鸣一眼:“真弱。那个李新野不过借了我一分力量,你连他都打不过,你想跟我动手?”

  凤鸣想要对昂飞动手,却被唐爱莲拉住了,对他摇了摇头,她倒要看看,这条龙要做什么?

  唐爱莲看到过黑龙跟神凤的打斗,神凤可是被他给压制着的,因此,她知道这黑龙其实非常厉害。

  之前这黑龙跟李新野合体的时候,被李新野所控制,已经是那么厉害,四个出窍期老祖在他手下挨不了几招,全都被打昏。

  她看到出来,李新野虽然融合了黑龙,但黑龙的力量他却并没有掌握,最多只能借用一两成而已。

  如今换了黑龙掌握身体,他对自己的力量,自然是百分百控制。她怕跟它硬碰起来,自己跟凤鸣吃亏。

  因此,她是不会让凤鸣动手的。她想着,要怎么才能不硬碰硬就将他杀掉。

  昂飞看着凤鸣,翻了一下李新野的记忆,知道这个人是他看上的女人的丈夫,这里的人很直接地称老公。

  李新野的执念,居然是一个人有夫之妇?而且,这个有夫之妇的夫婿,还是个神?

  虽然是刚修成的神,但再小的神,他也是神啊,他可不可以杀神?

  昂飞想要杀神。

  李新野的意识在他识海里并没有消失掉,他发现,他之所以没有消失,是因为他的执念!

  执念是世上最难以消除的意识,只有满足了执念,这个意识才会消除。

  消除了他的执念,再要磨灭他的意识就容易了。

  因此,这个名为唐爱莲的小女娃,他一定要得到。

  对一条龙来说,想要得其妻,必先杀其夫,这是常识。因此,他要得到唐爱莲,自然要先杀掉凤鸣。

  可凤鸣已经成神了,还是在神的地盘,要杀神,可就不容易了。

  而且,从李新野的记忆里他知道了,这个世界不是不能杀人,但绝对不能光明正大地杀人,否则,就会有一种法律的东西来制裁你。

  他虽然是伟大的神龙,但既然重生了,还重生在人类身上,自然也要守人类的法律,做一个现代人。

  因此,当着唐爱莲和谷口四个男人的面,他不能杀凤鸣。

  因此,他试图说服唐爱莲跟着他。

  “我是伟大的神龙。”他看着唐爱莲:“美女跟着我吧,我会把你推到女王的位置,让全世界的人都铺伏在你的脚下。”

  唐爱莲拍了一下身边凤鸣的手,安抚住他,然后才朝着昂飞“切“了一声:“我要当女王干什么?我又不是男人,想要权势。”

  昂飞只知道,李新野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全世界的共主,没想到,他那么想要达成的愿望,这个唐爱莲却不屑一顾。

  他再从李新野的记忆里翻找,这才得知,男人爱权势,女人爱钱财。

  他马上改变了策略:“美人跟着我,我有很多钱。这些黄金都送给你。”

  他丢出一只箱子,想了一下,似乎觉得一只箱子不够震憾,又丢出九只箱子,然后一挥手,全部箱子都掀开了盖子,箱子里全是黄金。

  不得不说,昂飞这一下狠狠地震了唐爱莲一下,十箱子黄金啊,这每个箱子都有一个立方大,十个立方的黄金那是多少?

  黄金的密度为:1932克/厘米,1吨等于1000千克,一立方米黄金是1932吨。这十箱黄金就是1932吨。

  虽然说,唐爱莲自己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未为过,但一下看到这么多黄金,实在有点吃惊。

  她只有点奇怪,这个昂飞拿出的东西应该是李新野的吧?他怎么有这么多黄金?难道,他打劫了哪个国家的金库?

  奇怪的是这十只装黄金的箱子,全部都是紫檀木所打造,箱子上还包了紫铜。很明显这十十只箱子应该是古董。光这十只箱子就价值不斐。

  唐爱莲不屑地撇了一下嘴:“一点黄金而已,有什么可炫耀的。”

  昂飞见他丢出这么多黄金,唐爱莲居然面容不变,心中奇怪,又丢出十个箱子,排在十箱黄金的前面。

  然后挥手打开了盖子:“美人,这些宝贝,一起送给你。”

  一片珠光宝气放射而出。十只箱子里装的,有夜明珠,有整箱的拇指大的变珠,有犀牛角做的杯子、玉斗,琥珀,玛瑙、琉璃、不知什么骨头做各种酒具,茶具,以及不知道什么东西做的,亮晶晶的东西。

  这些东西一出,唐爱莲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李新野收集的。

  这应该是这条黑龙收集的宝贝,其价值不可估量。

  不过,这些宝贝再多,对唐爱莲来说,都没有什么用处。她集累财富不过是为了行善,又不是自己喜欢那些东西。

  而她积累的财富已经足够她行善所用了。

  真正对她有点用的,也不过是那里面有几块玉,适合做纳物符而已。

  但实际上,用灵玉做纳物符,要比用玉更好。而用灵石,又比用灵玉更好。她的灵石很多!

  她冷哼一声:“这些俗物,谁会喜欢?”

  昂飞见拿出他珍藏的宝贝,居然还能不打动唐爱莲,还被唐爱莲称为俗物。虽然这样的宝贝,他还有不少,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啊。

  奇怪,那个叫李新野的人类记忆里不是说,人类之中的美人见到珠宝,就会高兴得发狂,就会跟着男人走吗?

  他拍了拍自己的后脑:自己糊涂了,这个女人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已经成神了,自然看不少这些俗物。

  他小心地拿出一只玉葫芦,送到唐爱莲的面前悬浮着:“这是吾——这是我收藏的最好东西了,我把它给你,你跟了我吧!”

  凤鸣不想让唐爱莲拿,但唐爱莲却摇摇头:“我看看。”

  她拿着玉葫芦一看,里面装的是一葫芦的灵液,跟她在仙门里面挖矿时得到的那些灵液差不多,比她的灵液好,却没有她的灵膏好。

  不过,这葫芦是个纳物器,里面灵液的量却是非常大,至少有上万斤。而她那池灵液,最多不超过五百斤。平时分给徒弟们,都是论滴给。

  这个她喜欢,可以收下。

  不对,她若是收了他的礼物,他就会认为,她接受了他了,不能收啊!

  唐爱莲没有将灵液还给对方,而是将玉葫芦随意放在自己前面用灵力幻化的桌上。

  是的,她没有打算收对方送的东西,但是,她却是计划着要对方干掉的,干掉之后,再收的东西,就不是对方的礼物,而是战利品了。

  她拿出一只装了灵膏的玉盒,悬浮着送到昂飞的前面,自动打开:“你的玉液,有我的琼浆好吗?”

  昂飞见到灵膏,眼睛睁得铜玲大:“你——”他闻到了里面浓浓的灵气,也感受到了,这的确是比他的玉液更好的琼浆。

  他伸手要去接玉盒。唐爱莲已经将玉盒收了回来,让他收了个空。

  因此,他并不知道,唐爱莲这盒琼浆,真的就只是一盒,而不是象他的玉葫芦,是个纳物器皿。

  “这样的琼浆我多得很,你那点子东西就在我面前摆谱,还自称是神龙?不过是些比俗物好一点的东西罢了,没好东西就趁早滚吧。”

  龙族最是好面子,而且以富裕闻名,被唐爱莲说他没好东西,昂飞不高兴了。

  特别是,唐爱莲还让他滚,他更是生气了。

  龙性淫,对雌性很执着,也愿意讨好于雌性,但若是雌性太不识好歹,他也不在乎强迫一下。

  不过,想到从人类记忆里得到的法律知识,他知道,强迫雌性也是犯法的,除非不为人知。可他强迫过的雌性,身体里就会有自己的子孙,因此又不能杀掉。

  所以,他只能暂且忍下,他再次拿出了一只玉葫芦,送到了唐爱莲的面前:“美人说得对,那些东西都是俗物,你看我这宝贝怎么样?”

  他又拿起一只玉葫芦,送到了唐爱莲的面前。

  唐爱莲拿到玉葫芦,打开一看,心中便狂跳了一下,这一玉葫芦,居然是天然的石笋髓。

  她曾经从那个金家老祖的戒指里得到一坛十多斤的石笋髓,视作宝贝,没想到,这个黑龙居然有整整一葫芦上万斤的石笋髓!

  而且,金老祖的石笋髓品质算得上下品的话,这些石笋髓至少算第上品。

  唐爱莲心中震憾,脸上故作不屑:“这石笋髓,不过是能让凡人突破的时候容易点罢了,我一个神,拿来也没什么用,不过它在炼丹的时候有点作用的。但算不上宝贝的。”

  她把这只葫芦也随意放在桌上。

  昂飞没想到,他拿出了石笋髓,依然没龙镇住唐爱莲,不过细想她说的,也的确有几分道理。

  对她没用的东西,实在算不上宝贝。

  “呃,这的确不算什么好东西,吾、我也不过是拿来酿酒而已。酒——对了,我有美酒!”

  昂飞说着,就要去拿美酒,只是,酒拿出来后,却有点舍不得给唐爱莲,自己打开酒葫芦,先喝了一口,做出陶醉样:“真是好酒!”

  唐爱莲听到他说到美酒时的神色,心中一动,这条龙好酒?

  而且,它手中的酒散发出的问道,似乎是茅台酒里泡了什么东西,增加了灵气。

  她不屑地:“你能有什么好酒?我的美酒多得很。”

  她随手丢出一坛桃花岛上最差的桃花酒:“给你见识一下吧,这叫桃花酒。我自酿的,比你的香多了。不过,这真我的酒之中最差的酒,算是下品酒吧,可也比你的酒要好多了。”

  昂飞闻到桃花酒,果然被吸引了。接过唐爱莲丢过来的酒坛。这酒坛也是唐爱莲炼制的,里面加了纳物符,虽然酒坛只有拳头大,但里面却装了五千斤的普通桃花酒。

  黑龙拿到酒坛,拍开泥封,一股桃花香马上飘了出来,他并不怕唐爱莲给酒下毒,急切地喝了一口。发现竟然比他喝的茅台酒还好,不由大喜,马上对着酒坛就喝了起来。

  五千斤的酒啊,他居然一口气给喝干了。

  睁着血红的眼睛,问唐爱莲:“你刚才说,这样的酒,只是最差的酒?你说的可是真的,你还有更好的酒?”

  他在远古时代也不是没喝过酒,但个时候的酒,真不是什么好酒。跟新野融合之后,李新野喝的酒,让他知道,这才是真的酒啊。

  “我说刚才那种酒是最差的,自然就是最差的。喏,比这个差多了。不过,这种酒在我手里也不多,算是中品酒。我没那么多酒给你糟蹋,这种酒,只能给十斤。”唐爱莲说着,又拿出一坛酒。照样是一只拳头大的酒坛。

  昂飞急不可待地拍开泥封,先喝了一口,果然,这酒比刚才的酒更好更香,还带着很浓的灵气。

  当然,喝这一口,也是尝试,看看是否有毒。尝到没带,他便开喝了,十斤的酒,也被他喝光。

  他看着唐爱莲:“你刚才说,这酒只是中品酒?你还有上品酒?”

  唐爱莲却捂住了手上的戒指,不掏酒了:“你给出的这些东西,就只值这两坛酒,不能给你喝了。”

  昂飞听说有好酒,自己却喝不到,特别是在喝了一种据说是下品酒,一种中品酒之后,那个心痒痒的好难受啊。

  他一咬牙,拿出一个圆东西:“这个换你的上品酒来。”

  唐爱莲拿到那东西,却不认识:“这个是什么,居然想换我的桃花美酒?”

  凤鸣却拿过去看了一下,一口说了出来:“不过一颗动物内丹而已。”实际上,他也是非常震憾,因为,这颗内丹上有着远古的气息,这是一颗远古神兽的内丹!

  唐爱莲撇了一下嘴巴:“一颗内丹,我又用不上,不过换十斤上品桃花酒给你吧。”

  说罢,拿出了十斤中桃的桃花酒。

  昂飞能吃到中品酒,自然是满心欢喜,这一次,他没有牛饮,而是一口一口地品着,但十斤酒,还是很快被他给品完了。

  昂飞回了下中上三种酒,很是满足地打了一个酒嗝,已经有了一些醉意:“今天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美酒。简直比美女还令人陶醉啊。”

  唐爱莲哼了一声:“你才喝过三种酒就这么说,要是被你喝过极品蟠桃酒,你还不——”话未说完,她连忙捂住了自己嘴巴。

  昂飞听到极品蟠桃酒几个字,猛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极品蟠桃酒?”

  蟠桃酒,是东王母的蟠桃酒吗?

  唐爱莲连忙摇手:“你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

  “嗷——”昂飞猛然欺近唐爱莲,一股力量从唐爱莲的手指上抹过,已经夺走了她手指上的储物戒指。

  他直接刺进了储物戒指里,在里面一阵搜索,很快就找出了一只写了极品蟠桃酒的坛子。

  他欣喜若狂地把那拳头大小的酒坛拿出来,然后将唐爱莲的戒指丢还了给了她。

  他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当凤鸣意识到自己妻子被打劫,要上前阻拦的时候,他已经拿着酒坛跳到了高空。

  “哈哈哈,极品蟠桃酒?哈哈哈!”

  唐爱莲大叫:“还给我,那是我的。”

  但昂飞哪里管她?

  拿着坛子就喝了起来。

  唐爱莲和凤鸣同时跳上高空,去追昂飞。唐爱莲一边追还一边大叫:“那是我所有的极品蟠桃酒了,你喝一点就行了,给我留点!”

  昂飞却根本不理她,一边飞跑,一边喝,沿着圣地天空跑了一圈,那一坛子十斤极品蟠桃酒已经被他喝得一干二净。他把空坛子抛给唐爱莲:“小气鬼,还给你!”

  唐爱莲拿着那只空坛子,也不追了,而是站在原地大哭:“我的极品蟠桃酒没了,这些酒都是师父留给我,让我将来到了神界去作见面礼的。其他酒都还有,可这极品蟠桃酒只有这么一坛,是让我送神尊的,如今酒没了,我要怎么办?”

  昂飞喝了人家的极品蟠桃酒,见美人哭得伤心,还说是去神界的时候送礼用的,不由有些呆了。

  他刚想要再拿点宝贝出来,去哄哄美人,就感觉这具的身体里的灵气有点不对,似乎,这个身体要晋级了。

  也是,刚才他喝的酒里都有大量的灵气,晋级也是正常的。

  这个身体原本是出窍巅峰,如今要晋的是度劫期。

  进了度劫期,就要迎接雷劫了。不过这世间那点雷,他不怕。

  他落下地来,挥手丢出阵缺,布下了阵法,便开始晋级。

  他已不怕唐爱莲和凤鸣两个会趁着他晋级攻击他,他对自己的布的阵非常自信,那可是神阵!这一界,都没有人能够打开!

  只可惜,他低估了唐爱莲。

  凤鸣见昂飞居然在突破,他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会在酒里下毒。”

  唐爱莲笑了一下:“我若是下毒,他一尝不就知道了?再说,这可是女娲娘娘杀了命,将其性镇压在巫宫的那条黑龙,哪里是一点毒能毒到的。”

  “可我怎么感觉,你在酒里做了手脚?”

  唐爱莲笑:“当然。我的酒岂是那么好喝的。我在那极品蟠桃酒里融进了一丝金色的火焰。”

  凤鸣明白了,金色的火焰,价着酒劲,昂飞只会以为那丝热力是酒性,绝对不会怀疑那里面居然还有金色火焰。

  加上那极品蟠桃酒是琥珀色的,在一追一逃的情况下喝下去的,他哪里还来得及去品出那丝金色火焰?

  若是平时还罢了,昂飞自然能够将它慢慢排出,偏偏他今天喝酒太多,酒里能量又太多,要进入晋级突破。哪里还有时间让他慢慢排出?

  凤鸣都能想象得出,一个带了魔性的水属性的人,在突破的时候突然遭遇火属性的神光,会有什么样的景象。

  果然,昂飞突破到一半,便感受到了不对,只是,他虽然入了魔,却还不是完全的魔族,心魔趁虚而入,跟神性的火焰一起,一个搅乱他的灵魂,一个在他体内肆虐。

  不一时,阵法里的昂飞脸上就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只见昂飞的脸上一会儿高兴得哈哈大笑,一会儿悲伤得嚎啕大哭,一会儿豪气千云,一会儿又温情脉脉;一忽儿发出李新野的声音,一忽儿又是昂飞的声音。

  凤鸣很是焦急,昂飞走火入魔,这个时候最好算计,但他却被阵法所阻,无法进去。他马上蹲了下去,开始研究那阵法。

  唐爱莲之前种下的因,现在要收获果,怎么能任由昂飞躲在里面不出来?她闭眼凝神一阵之后,眼睛再睁开时,眼前就出现了十二生肖,一个个身形巨大。

  它们一出来,开始还没怎么样,但见到唐爱莲之后,居然一个齐齐向唐爱莲行礼:“见过巫神。”

  这十二生肖,自然就是巫宫里的十二生肖了。

  它们一直在巫宫沉睡,最危险的时候,唐爱莲也从来没有惊动过它们,但现在,要对付这远古黑龙,她却将它们叫醒了。

  十二生肖拜见唐爱莲之后,马上闻到了远古洪荒的气息,它们齐齐转向昂飞。

  “黑龙昂飞?”

  “咦,它怎么在这里?”

  “它不是在镇龙谷吗?”

  “它居然夺舍了人类!”

  “黑龙昂飞最看不起的就是人类,他居然夺舍人类?”

  “它被人以身融合带出来了。”唐爱莲指着正在挣扎的昂飞:“我进入巫宫的那天,我的仇人李新野也进入了镇龙谷,然后跟黑龙融合,从巫宫逃了出来。它已经夺了李新野的舍,刚刚喝了我的酒,正在突破。我在酒里加入了一丝神性一丝火性,他突破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十二生肖面面相觑:这样也行?

  十二生肖之中的金龙站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全幅精神力都沉浸在神阵之中的凤鸣,说:“让我把它吞了吧。”

  唐爱莲却摇头:“吞了它,它的性光依然无法灭掉。”

  “那怎么办?”生肖鸡问。

  唐爱莲指着那个阵法:“你们帮我解开阵法,我自有办法对付他。”

  十二生肖只能按照唐爱莲的意思办,齐齐动手,开始破解阵法。过不多久,在十二生肖的努力下,黑龙昂飞布置的神阵就轰然而灭。

  唐爱莲挥手就将十二生肖收入了巫宫。

  凤鸣心神都沉浸在研究神阵,忽然就发现神阵被解开了。他有点傻眼,转过神来,就发现唐爱莲一挥手,有什么东西在他前面闪了一下,然后就不见了。

  他不由有些目瞪口呆:神阵破了?阿莲怎么做到的?是他刚才晃眼看到的十二生肖吗?

  “以后再跟你解释。”唐爱莲自然知道凤鸣的惊奇,但她没有时间去跟他解释,而是凝出了三根金色的念力箭,射向了正盘腿坐在那里无法动弹的李新野昂飞的眉心。

  三根金箭,都是用唐爱莲的神光加念力合起来的念力箭。

  如果说,唐爱莲最先的一丝神性和火力只是在李新野的上丹田油锅里倒了滴入一滴水,这滴水在平时,无论是李新野还是昂飞,都能轻易除去。

  只是因为它恰好在晋级的时候发作,因此影响巨大。

  但现在,唐爱莲的三支金箭齐出,那就不是一滴水进油锅,而是一瓢水进油锅了。

  这锅里会发生什么事,都不用说就可以想象得到。

  不但是昂飞的灵魂被迅速搅乱,消融,就连李新野仅剩下的意识,也被这金箭给对穿,撕裂,然后成为碎片。

  魂飞魄散,就是形容的李新野现在的状况。

  李新野魂飞魄散的时候,远在家属基地湖底洞天福地的残神李野感受到了李新野的消失,他长叹了一口气,便将这事丢开了。

  昂飞非常气愤,他急切地想要调动之前被他封印在李新野身体里的巨大力量。然后灭了这个他一心想要接收的女人。

  其实昂飞的灵魂经过万年的镇压,早已经没有了表面的强大,只不过,他融合在李新野身体里的力量足够大。但如果没有了意识指挥,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用起来。

  他现在只要接收身体,就能把能量调用起来,杀了眼前的两人。

  之前为了全力对付走火入魔,他把意识全都调集到识海,身体不能动弹。如果是平时,他一个意念退出识海,就能接收身体,但此时,灵魂被三支金箭射穿,分成无数片,别说接收身体,就连想要凝聚起来都有点困难。

  他决定抛弃绝大部分灵魂碎片,只以最大的灵魂碎片来接收身体。只是,他的意识刚刚要接收身体,神经还没接通,他的头颅就被一把刀给砍了下来——在唐爱莲射出金箭之后,凤鸣的大刀也举了起来,直接砍下了李新野这具身体的脑袋。

  昂飞在心中大骂李新野:不是说,人类的法律不允许随便杀人吗?为什么,这个凤鸣却当着他的女人的面杀了他?

  就算这个女人是他道侣,不会揭发他,但谷口可是还有四位被称为老祖的男人啊。

  他不知道的是,李新野用女人修炼,后来更是发展到吸食人血,早就入了特工组的黑名单,属于见到就必须就地处决的人物。

  而凤鸣,恰好就接下了这个任务。因为,哪怕当着更多的人,凤鸣也敢杀他。

  砍下李新野的人头之后,凤鸣迅速拿出相机拍了照,然后发出一把带着金光的火,将李新野的人头给烧了。

  烧到一半的时候,一条小黑龙忽然从李新野的头头颅中钻了出来。虽然唐爱莲的三支金箭让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的意识依然还存在,附在一块最大的灵魂能量上,没有象李新野那样魂飞魄散。

  它舍弃了被唐爱莲的金箭撕下的灵魂能量,想要逃出去,再去找个合适的身体夺舍重生。

  但凤鸣和唐爱莲早就守着他了,两人带着神性的金色灵力迅速笼罩上去,合成一个牢笼,将它网住了。任由它怎么扑腾,都无法逃出。

  “放开我,你们快放开我。”

  凤鸣哼了一声,根本就不理他。

  它又转向唐爱莲:“阿莲,你收了我的礼物,就是我的女人,你要谋杀亲夫吗?”

  唐爱莲切了一声:“谁说我收了你的礼物?我们不过是在斗富而已。或者说,互相交换,那是交易,不是礼物。”

  “我最开始拿出来的东西,你明明全都收了起来。你收了我的礼物的,就是我的人。”昂飞大叫。

  唐爱莲撇撇嘴:“你做为礼物的时候,我并没有收下你的东西,只不过,你刚才的命被我们杀掉的时候,我收了起来,但那不是作为你的礼物收的,而是作为战利品收的。你的身体已经死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战利品而已!”

  昂飞无话可说了,因为,无论哪一界都是这样,杀了人,收取战利品是天经地义的。

  它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说的不对,这个世界是法治的世界,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杀了我,是不对的,要做牢的,要被枪毙的。”

  唐爱莲好笑了:“昂飞,你现在所在的世界并非外面的法治世界,而是我跟凤鸣的小世界,这个世界我们俩就是神,一切都由我们说了算!”

  昂飞这才想起,这里是圣地,所谓的圣地,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建筑群,一部分是山川深谷。实际上,这里就是一个小世界。

  而且,这个世界,是属于宝莲灯的,而宝莲灯就是由混沌青莲和神凤之火组成,也就是说,这个小世界还真是属于他们两个的!

  他也是糊涂了,居然在这个小世界里一直遵守法治社会的法律标准。

  早知道这样,他就在控制这具身体的时候,直接下手杀掉凤鸣,掠夺唐爱莲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更何况,你附身的李新野本身就是军部通辑的恐怖分子,杀你是天经地义!”唐爱莲又说。

  什么,李新野居然还是通辑犯?昂飞傻眼。

  唐爱莲还跟昂飞解释一下,凤鸣却是连话都不想跟他多说,直接勾通灯焰:“灭了他!”

  紧接着,灯焰便扑进了金色牢笼里,金独白牢笼里传出长长的惨叫声。但叫不久,便沉寂下来。

  凤鸣成神,天火已经变成神火,昂飞的那点意识和灵魂能量,很快就被灭掉了。

  至此为止,李新野被灭掉了,被他从巫宫镇龙谷带出来的远古邪龙黑龙也被灭掉了。

  清理了梧桐谷的一切之后,唐爱莲和凤鸣相视一笑,两人拉上手,从容地向谷外走去。

  梧桐谷里,留下了两人的对话:

  唐爱莲:“阿鸣,李新野终于死了,他不会再重生了吧?”

  凤鸣:“没有残神李野的帮助,他不会再生了。”

  唐爱莲:“阿鸣,咱们把这个小世界带回去好不好?”

  凤鸣:“好!”

  唐爱莲:“阿鸣,等孩子们长大以后,只剩下咱们两个了,既不要去你的五行花园,也不要去我的药园空间,更不去去残神送的桃花岛,咱们就来这个谷里,起几间竹屋,在这里生活好不好?”

  这一次,凤鸣过了一下才说:“上将夫人,待为夫退役之后再陪你来这里住好不好?夫人想住多久都行!”

  唐爱莲:“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