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51章 马公安的心思
  第751章马公安的心思

  唐爱莲将简学成一家去强认简外公为父,却“不小心”说漏嘴,暴露他杀了舅舅的事,他们找来杀害舅舅的帮凶孙大山,发现孙大山是赵凤初的姘夫,且赵凤初的儿子还是孙大山的血脉。

  他们于今天一大早回到简家,找了族老们来处理简大鸣不是简家血脉一事,没想到,这赵凤初却派人到祠堂门口的爱晚亭下毒,想要毒死他们一家人。幸好被唐爱莲发现,这才让赵凤初的阴谋未得逞之事等等都说了

  “原本是族里的人问清楚赵凤初**混淆简家血脉的事,后来确定赵凤初生的儿子不是简家人,族里便让他们离开简家。这个马公安您能理解吧?”

  马公安点头,这不是简家人,肯定不能住简家了。虽然法律上来说,哪怕是**生的,也算养子,而养子一样有继承权。

  但实际上,在农村,自有农村的一套约定俗成的规矩。哪个管你有没有继承权,只要查出哪个是**生的,不是自家的种,肯定是会被赶出去本家的。

  更何况,人家亲生子还在,还是个大官,这奸生子被赶是肯定的了。

  这种事情,连法律也管不了——你不是我简家种,凭什么住我简家屋,吃我简家饭?

  只是,这头刚点下,马公安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可以理解什么,别人能说,他不能说。他马上又咳了一下,说:“这个,还是得按法律办事。”

  唐爱莲知道她的立场,也不管他,接着说道:“我们就那么一问,就问出这个赵凤初不但害了我舅舅,连我太婆也是死于她的手。

  还有,她还跟一个邪术师勾结,想要害我们一家人,将安排我们住的偏院下面埋了炸药。准备等我们住进去后,就炸死我们。

  可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啊,只想着将她送公安机关,可她却提出要回去看看家里。跟族长派了两位叔叔押着她回去,我当时就好奇,所以跟着一起去了……”

  唐爱莲又将跟族长说的那一通话再次说了。

  马公安的眼睛盯着唐爱莲两片如同鲜花般鲜艳欲滴嘴唇,心中有些乱跳:不知道,这两片嘴唇品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甚至,他都没有注意到唐爱莲说些什么。

  但表面上,他却是一幅认真倾听的模样。

  唐爱莲又说:“其实,还有一件事因为太奇怪,我不敢跟族长说。”

  “噢,还有什么事你没说?”族长有点恼火,这个唐爱莲居然隐瞒了一些事。

  唐爱莲说:“我跟两位叔叔走进简家大院的时候,院子里有几个木头人在走动。当时,我吓坏了,才慌不择路地逃跑,结果就跑到了偏院。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事。”

  “木头人?还自己走动?有多少个?”马公安终于注意到了唐爱莲说的话。

  唐爱莲点点头:“是啊,都是木头人,有好多,我想一下,好象有十几个,说不定有一二十个。”

  唐爱莲选择这个时候说出木头傀儡的事,也是将这个马公安的心思引到邪术上去。她相信,族长他们肯定已经跟他汇报过,简外公的母亲和儿子被抽魂的事。

  这样,他应该会想到那地下室遗体是怎么回事了。

  族长和马公安面面相觑,马公安又问:“你还看到什么,听到了什么,全部说出来。”

  他感觉,听这个姑娘说话,也是一件享受的事。

  唐爱莲想了想,又说:“我被关在偏院的时候,听到外面赵凤初跟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我当时因为被关在偏院有点焦急,听得不是很清楚。

  但有一句赵凤初说得很大声:‘求求你,救救我的子孙吧。’,而那女人却叱了她,有一句似乎是说她‘自作自受’。”

  “还有吗?”马公安追问。

  唐爱莲皱着眉头,无意识地转了转头,似乎在极力回忆,好一会才说:“我也不知道听到的是不是真的,我好象听到那女人的话里有‘师侄’和‘抽魂魄’这样的字眼,我也没听清楚。后来我找到一个方便跳墙的地方,就上了围墙,再后来,偏院就爆炸了。”

  马公安的眼神终于震动了:“真的?”

  唐爱莲似乎怕马公安不信,很肯定地说:“当然是真的,我可以不说话,但我说出来的绝对是真话。”

  忽然,她又象是想起了什么:“你们问族长派的两位族人吧,他们就跟在我后面进了简家大院,他们肯定也看到了那些木头人。但有没有听到赵凤初和那个女人说话就不知道了。”

  很快地,两位家族护卫被叫来了。他们被分头问话,肯定了唐爱莲说的“院子里走动着木头人”这一事实。

  马公安意识到,这事带上了灵异,已经超出了他管理的范围,必须马上向上级汇报,由专人负责。但他倒是真的不想退出,就追着唐爱莲问东问西。

  因为他神态很认真,唐爱莲只是一心想将这件事引到邪术上面去,因此,没有发现马公安的心思。

  反而是族长,感觉到了马公安眼神里的不对,忙对唐爱莲说:“没有别的事了,你就先回旅社好好休息吧,你今天也累了。明天你还要起早赶回去呢。”

  马公安一听唐爱莲明天一早就走,却着急了,下意识地喊道:“不行,你不能走。”

  唐爱莲奇怪,她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不能走?

  马公安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点生态,忙说:“你是重要目击证人,这几天都不能离开s诚。”

  唐爱莲断然拒绝:“不可能,我外公外婆还有事,我们明天就得回b城呢。”

  马公安依然坚持:“这可不行,你可以让你外公外婆先走,你一个人留下来。”

  唐爱莲见他躲闪的神色,终于有点回过神来,这个马公安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啊。

  她明明知道,这种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但还是忍不住反驳:“公安同志,你要搞清楚,我不过是恰逢其会,看到了木头人而已,又不是嫌疑犯,你无权限制我的自由。”

  马公安看着她,心中得意,我说不能走,你自然就不能走。

  “这怎么能算限制你的自由呢?这是为了方便调查,只是不能离开s市而已,以便我们公安机关随时能找到你。”

  唐爱莲看着马公安摇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嫌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