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17章 掌控舆论
  第717章掌控舆论

  族长斜看了她一眼,说:“简大钟是我简家嫡支长房长子,不是外人。”

  他这话一说,等于宣布了,他站是简大钟的一边。

  赵先凤阴测测的目光看向其他四个族老:“你们也这么认为吗?”

  四个族老刚才已经从族长那里得知了赵凤初不守妇道,她生的儿子并非简家血脉,在全族存亡,大是大非面前,自然不会站在赵凤初那边。

  因此,四人齐齐说道:“大钟自然不是外人。”

  赵凤初逐一指过众族老:“好好好,我这些年白养你们了。”

  听到“白养你们”这四字,简大钟的脸色变了一变,却是唐爱莲的手捏了他一下之后,变得平静起来。

  他哼了一声,说:“我简家的族老,向来由族里发给奉禄,简家嫡支,最多是多出点钱而已,说不上由谁来养。你拿着我简家的钱,养着我简家的人,能说是你养着族老吗?”

  族长以及几位族老听赵凤初说“白养你们”之后,脸上也是显出赫色,因为,族长跟族老是在族里领一份补贴的,而这些补贴,虽然从族里开支,但绝大部分还是由嫡支出了。嫡支的财产由赵凤初掌握,因此赵凤初才说出白养这样的话。

  但听简大钟这样一说,顿时又恢复常态。

  简大钟说的不错,赵凤初也不过管着简家的钱而已。他们用的是简家的财,关她赵凤初什么事?

  说话间,赵凤初那八个护卫,已经被抓了起来,很快地,他们就被五花大绑起来。

  赵凤初又急又怒:“你们——”

  这次,是唐爱莲下令:“把他们两母子也拿下!”

  她的念力一直监视着周围,那些暗卫还没出现呢!就连本来应该出现的赵管家也没有出现。她可不敢放松。

  不过,不知道赵凤初是自视甚高还是太小看他们这一家子,她带到祠堂的人居然还就只有这八个。

  简大鸣是个纨绔子,没什么武力,很快就被制住了,反而是赵凤初,居然掏出了手枪想负隅顽抗,唐爱莲一见她往口袋里伸手,就直接一个凌空指,将她的两手的穴道都点了。

  她那非常小巧的勃朗宁手枪也被唐爱莲吸了过来。

  “这枪可真是漂亮啊。”唐爱莲拿着枪把玩着,不时指向赵凤初,赵凤初连忙将头一缩,可唐爱莲却又收回了枪。待她发现唐爱莲只是拿着她开涮时,气得脸色发白。

  唐金上前,将赵凤初也绑了起来。

  赵管家终于出现了。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出现的,而是带了至少了上百个族人冲了过来:“你们,你们讲不讲理?老夫人是简家的当家人,你们凭什么抓了老夫人?”

  “对,把老夫人放了!”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来简家撒野?”

  “快放了老夫人,否则,我们简家可不是吃素的。”

  “你们来之前就没有打听过我们老夫人吗?”

  “就是,澳门赌博网站:连hwb都不敢拿我们老夫人怎么样,你们居然敢帮我们老夫人!”

  “他们是那个害死了母亲逃跑的简大钟的人。”

  “就是那个偷了母亲的嫁妆去赌,被母亲发现就推倒母亲,害死母亲之后害怕被人发现就逃出家门的不孝之子简大钟吗?把他抓起来!”

  “快,大家快把他们包围起来,不要放走了一个人!”

  “对对对,包围起来!”

  ……

  唐爱莲不由有些佩服这个赵管家,他带来的不是暗卫,而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不过,这大群不明真相的群众之中,肯定藏了几个引导舆论的人。

  这是想要制造混乱,掌握舆论吗?

  他们居然给外公安了一个害死母亲的名声?

  这个可不能忍!

  可是,如果她直接辩驳说,外公没有害自己的母亲,却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目下最先要做的,是将赵凤初的丑事先暴露出来。

  她相信,说不定,再过不多久,公安也会到来。

  她干脆不管简外公了,站出去大喊了一声:“都给我住口!”

  带着精神力的这一声大叫,果然有用,所有人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唐爱莲也不说话,直接将将孙大山和简学成的三个儿子拉了出来,又将简大鸣拉站成一排:“赵管家,你有眼睛吧?有眼睛就看看,赵凤初这三个曾孙子,跟这个男人有多象。”

  赵管家也是第一次看到孙大山,他诧异地看了赵凤初一眼。

  赵凤初却懒懒地说:“你是在告诉我,秦芳偷了这个男人的种吗?这样的事交给我们处理即可,何必闹得这么大?”

  众族人之中,几个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引导者又想跟着大叫,却一个个如果被扼住了脖子的鸭子,只张口,却出不了声。

  唐爱莲看向秦方:“秦方,你的祖婆婆说你偷你,你承认吗?”一边又传音给她:“你如果想要包庇赵凤初,你就让族里把你沉塘吧,你的三个儿子已经没了爹,再没了娘,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赵凤初如电的目光射向秦方,试图给秦方施加压力。

  但唐爱莲早有准备,在秦方的周围打了一道禁制,赵凤初虽然已经是八级武者,但根本无法对秦方造成压力。

  秦方早在爱晚亭里发现毒碗,唐爱莲救了她小儿子的时候,就已经恨上了赵凤初,并对唐爱莲产生了感激之情。

  大声叫冤枉:“我自从嫁给简学成,就一直住在s城简家,这位孙大山却是b城军营的人,我哪里能够偷到他的种?”

  众人一听这孙大山是b诚军营的人,顿时也觉得不可能。

  秦方又说:“大家都知道,我几个儿子的相貌都随了学成,特别是这满头的黄发,一双三角眼。不但是学成,就连我公公,也是一双三角眼,满头黄发,大家看看,我说的可对?”

  众族人看看那五兄弟,再看看简大鸣,又回想简学成,顿时感觉不对了:这些孩子三角眼及黄头发,都随了简大鸣。

  赵凤初心中焦急,她想反驳,却说不出话,她将目光看向赵管家,赵管家也在寻找他布下的暗子,但那几个人却都是反复张开嘴巴,就是不出声。

  赵凤初顿时明白,简大鸣今天带了高人回家,她今天,栽了!

  不过,她很快又抬起头:她还没有输,她还井大师呢。

  她从跟井大师的交易中看出来,井大师对这五人的魂魄非常感兴趣,他需要这五人的魂魄,就一定会保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