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12章 耍着玩
  第712章耍着玩

  简大钟不屑于跟他们打机锋,澳门赌博网站:刚要下令开门,就听得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哦,原来,简家的大门是只给客人走的?那是不是说,简家的主人不如客人呢?”

  说话的人正是唐爱莲。

  赵管家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说话。

  他心中奇怪,老夫人的确是要以平常家人都只走侧门为由,不开大门,压低简大钟,给他个下马威。

  可没想过,这个女孩子居然将了他一军。

  他总不能说,简家的大门做来便是给客人走的,简家的主人不如客人尊贵吧?

  可就这么给简大钟开大门,他又不甘心,这下马威得下啊。

  唐爱莲见赵管家眼光闪烁,又说:“我妈是我外公外婆的女儿,原本也算了这个家的主人,但她现在已经出嫁,回门便是客,你说,我妈算不算客?

  如果我妈是客,简家这个大门,要不要开?我爸爸是副师长,难道你们认为,我爸爸的身份不够尊贵,所以他的夫人回简家不能走简家的大门?”

  赵管家没想到唐爱莲的嘴巴这么厉害,心中惊讶,连忙说:“小姐您误会了——”

  唐爱莲打断他的话:“你刚才说,家人平常走路,都是走侧门,那是你们平时嫌开大门麻烦,才才图方便偷懒走侧门。

  可我外公出门在外几十年,如今已是军区的副司令员,身份尊贵,回到家来,怎么能走侧门?你是想给我外公安上一个偷偷摸摸回家的名声呢,还是你想说,象我外公外婆这样身份的主人回家,不配走大门?

  还是你以为,我外公几十年不回家了,我外公就不是简家的主人了,你就可以不把我外公当回事?

  我告诉你,我外公就是简家嫡支的长房长子,是简家当之无愧的家主。而且,可别忘了,这座房子的房契,还在我外公的手上呢。我外公才是这座房子的真正主人,只不过工作需要,没有时间回来住,才让人住了。是不是某些人住久了,就当自己是这座房子的主人了,反而不把我外公这个真正的主人不放在眼里了?”

  唐爱莲这是告诉周围围观的人:从身份上来说,简大钟是当然的简家家主,从这座房子来说,简大钟才是真正的房主。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话,这大门,都该为简大钟打开!

  简大钟简直想为外孙女鼓掌,真他nn的说得太好了。

  关秀丽也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外孙女:这可是她的外孙女,亲的!

  刘秀娟不用说,自家女儿就是最好的。爱武眼中冒着星星,他们身后的四个护卫也在心中暗赞:主上就是厉害!

  唐爱莲这话一说,赵管家冷汗更加不要命地冒出:这个女子的嘴巴实在太厉害,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啊。

  他只能指挥守门人:“把大门打开。”

  简家的两扇大门终于打开了,赵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简大钟刚要迈入,唐爱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外公,先别进去,里面有埋伏。而且——”

  唐爱莲酌着词语,最后还是决定,那邪术师的事先放下不说

  “而且,不知为什么,那老妖婆和一个中年男子在大厅正襟危坐,她的前面,还放着九张跪拜用的垫子。”

  简大钟的脚步一顿:九张?他们一家子,简大钟关秀丽刘秀娟唐爱莲唐爱武一共五人,还有四个属于唐爱莲的私人随从(他自己的司机没有过来),正好九人!

  他怎么忘了,简家规矩,远归的子孙必须向父母跪拜请安!

  父亲虽然死了,那个老妖婆还在,那个老妖婆是父亲的继妻,他如果回到简家来,还得给那个老妖婆跪拜请安。

  他心中暗怒:想让他给已经确定害死了自己儿子,很有可能还害死自己母亲的女人跪拜请安?

  没门!

  他回身对族长说:“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先去祠堂给老祖宗们上支香,再回家才对。而且,有些事情还是先在祠堂里说清楚了才好。您说呢?”

  族长眼光瞟了一眼唐爱莲,连忙点头:“对对对,先去祠堂。我这就回去通知族老,开祠堂。”

  赵管家有点气急败坏:本来就不想打开大门,你们逼得我把大门打开了,却又不进入,这是在耍我呢还是在耍我呢?

  他拦在简大钟的前面:“大爷已经到了家门口,老夫人和二爷还在里面等着呢。族长通知族老开祠堂也还需要一些时间,不如,大爷先去见见老夫人和二爷。”

  唐爱莲又插话了:“平时你的主家要干什么,是由主子自己决定还是由你这个管家决定?”

  赵管家眼神躲闪,似乎有点害怕这个冷冰冰眼神犀利的女孩:“自然是主子自己决定!”

  唐爱莲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平时做惯了主子的主呢,原来,还是由主子决定啊。”她转向简大钟:“外公,我们走吧。”

  胡灵风和她的媳妇秦芳以及三个儿子好不容易盼到了家,正指望着见到了老夫人之后,让老夫人压简大钟夫妇一头呢,最好,是压着他承认了自己的“大房大妇”身份,然后压着他去救自己的儿子。

  可是,简大钟居然连门都不进去,还怎么靠着老夫人压迫简大钟?

  胡灵风忍不住冲到前面拦住了简大钟:“大钟,就算有天大的要事,到了家门口,也应该回去看看母亲吧?过家门而不入,这可是不孝!”

  简大钟冷冷地看着她:“母亲?我的父母亲这不在祠堂里供着呢。不孝?你跟我说,让我对谁尽孝道?”

  胡灵风差点忘了,简大钟的儿子死亡还是婆婆的手笔呢。

  而且,自己这趟还搭上了儿子,怎么又对简大钟抱有希望呢?

  “你说什么呢,这不还没有遵守——”

  唐爱莲打断了她的话:“有什么话,去祠堂说吧。”

  胡灵风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话。实际上是唐爱莲压迫着她,不让她说话了。

  为了方便,唐爱莲干脆又给胡灵风和秦芳以及她的三个儿子都施了禁言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