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11章 下马威
  第711章下马威

  赵凤初自然是连声答应:“太好啦,井大师你真是个好人。”实际上,一个抽人魂魄的邪术师,哪里是好人了。但偏偏井大师就喜欢听人说他是好人。

  达成协议的两人相视而笑。

  不过,在赵凤初看不到的地方,井大师的笑却变成了奸笑。他这次来的目的,哼!

  赵管家来汇报:“简大钟已经进城了,正往简家赶来。”

  赵凤初看了一下时钟,这才十点钟呢。

  井先生连忙站了起来:“那我先去作准备了。”他将桌上的夜明珠和大黄鱼收了起来。

  赵凤初心中高兴:“好,麻烦井先生了,赵管家替我送井先生去东跨院。”

  她猜想,简大钟回来,应该是要调查他娘他儿子死亡的事。

  她的打算是,简大钟他们一回到简家,她就马上动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机会查过去的事,更不能让他们开祠堂。

  赵凤初高兴啊,终于可以除去心头大患了。

  跟除掉心头大患比起来,牺牲一个孙子也是值得的。更何况,到时候派暗卫去将人救出来就行了。

  不过,在除去之前,还得先将简大钟那野种折辱一番才行。

  她马上吩咐:“快,布置好大厅,找出垫子,我要简大钟向我跪拜!他们有多少人?”

  站在她身后的一个青年侍从答道:“简大钟夫妇,他们的女儿以及女儿的两个子女,另外,还有四个随从,一共九人。”

  “那就准备九张垫子!”赵凤初说。

  哼,林氏,就算死了,你儿子马上就要向我跪拜了,你是妻又怎么样?还要让你跟你立规矩吗?我现在就要让你的儿子立规矩。

  敢不向她跪拜?她现在可是那死鬼的嫡妻,按简家规矩,子孙远出归来,必须向父母跪拜问安!

  敢不执行?家法侍候!

  爱莲不知道,她人还没到简家来,她的性命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他们进入s城之后,就直接去找地方想先住下来,唐爱莲想说自己在s城有个院子,但想到她在b城有两个院子,还是不说算了。

  只是,他们刚刚找到国营旅社,还没来得及登记呢,就有一个长得很是帅气的青年迎接上来了:“是大老爷吧?老夫人让我来接您回家。”

  简大钟看了那人一眼:“你说什么老夫人?”

  “呃,就是赵老夫人,您的继母。”青年依然微笑,姿势优雅,但说出来的话却暗含机峰:“您不会到了家门口还住旅社吧?赵老夫人还在家等着您,您要是不回去,人家还以为您是近乡情怯,怕回自己的家呢。”

  虽然说着是怕回那个家,但有耳朵的人都听得出来,他的意思是“怕了你继母”。

  简大钟是谁?他可是军区的副司令员,怎么可能[怕了那个女人?

  以前逃出家,那是未成年,现在的他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男人,还被人说成怕了继母,怎么可能。

  简外公隐晦地看了唐爱莲一眼,唐爱莲微微点头。他当即大声说道:“老子是谁?哪里有那么多的近乡情怯。你小子前头引路,咱回简家住去。”

  其实,他不可能连自家都不知道,让这青年带路,不过是知道他的任务是接自己一行人,让他打头罢了。

  他的身边,还有族长呢。

  只是,族长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黑黑的!那青年偷看了两眼,族长却连个眼角都没给他。他也不知道,族长的态度到底怎么样?

  唐爱莲早在那青年出现之后,念力就开始漫出。她发现,他们的周围已经多出了三三两两做各种事的人,一个个都是浑身煞气,一看就知道见过血。

  这些人,就是简家的铁血卫士吧?

  不过,唐爱莲只扫了一眼,就能大致判断出他们的功力,只有一个是先天高手,其他都是八九级武者。

  这些人她自然是不会怕,她自己带来的暗卫就有四个,而且个个都是先天高手。让她感觉棘手的是,这些人个个带了热武器——手枪。

  对唐爱莲来说,这些枪没什么可怕的,但她不是一个人啊。

  她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将护身牌重新炼制一下。护身牌的确能挡子弹,但如果长时间射击呢?

  赵管家带着一大帮人到离大门口约五百米的地方迎接:“大爷回来啦,请快点吧,老夫人和二爷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朝着简大钟伸出手来。

  简大钟眼中一缩:一个管家居然也敢伸出来跟主人握手?

  简大钟不是看不起仆人,而是简家规矩如此。

  既然当了简家的管家,就是简家的仆人,主仆有别,别想跟主人平起平坐。

  因此,赵管家伸出手来要跟简大钟握手这个举动,就属于对主人不敬。

  解放几十年了,简家还存在着管家,若是在那几年,肯定是不行,但简家在当地算地头蛇,哪怕那些洪卫兵,也不会轻易去惹简家,因为,你招惹简家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跌倒,会莫名其妙地受伤,甚至,互莫名其妙的失踪。

  就算明明怀疑简家,但没人能找到证据,因此,s城人都有告诫自己的孩子:莫惹简家。

  这也使得赵管家变得自视甚高。

  简大钟没有去握赵管家那伸出的手,而是直接越过他朝着大门走去。

  只是,那大门却还关着呢。

  简大钟指着大门:“把大门打开!”

  赵管家有点为难:“平日里自己家人都走侧门的。”

  “你是在说,简家大门是摆看的?”简大钟盯着秋管家。

  “除非是来了贵客才打开大门迎客。”赵管家迎着简大钟逼人眼光,不亢不卑地说。

  唐爱莲眼光如当,盯着赵管家:如果是一般人,面对一个军区副司令员不亢不卑,还可以称赞他一声够种,但一个做人仆人的,对着主人不亢不卑,那就有问题了。

  而且,他这话却是给了简大钟一个难题,你说要开大门吧,也不能不能开,但只有贵客来了才开大门,如果你要开大门,那你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客人了?

  是家人就走侧门,可要真走了侧门,堂堂简家的长房长子,几十年不回家,回到自己家中却走侧门,说出去,人家会怎么看?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