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07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707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颗药,澳门赌博网站:不但能源源不绝地提供给简学军生机,不让他被轻易打死,还能让他的对身体的反应百倍敏感,一点痛,都能扩大百倍。

  于是,下一刻,一阵悲惨的嘶叫就传遍了整个院子。当然,只是他们这个小院子,因为,唐爱莲早在施法的时候就在小院里布了个简单的隔绝阵,里面的一切都不会传出去。

  简学成宁愿自己能死了算了,也不要挨这顿打,他的精神和肉体都承受着极致的痛苦。昏过去也好啊,可是,唐爱莲的药,让他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这是什么药啊,他痛死了,却无法逃脱。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

  关外婆知道外孙女的本事,她说打不死,那就肯定是打不死,干脆放开了顾忌,将眼前的杀儿仇人当沙包打,一点顾忌都没有了。

  简外公看了一阵,干脆自己也上去踢了几脚。

  胡灵风看着儿子挨打,那样子简直是惨绝人寰,她想要冲上去护住自己的儿子,却只能站在那里,除了眼睛,什么不能动,连想要发出一声都不能,一双眼睛已成了红色。

  如果眼光能杀人,她已经将关外婆和唐爱莲给千刀万剐了。

  族长看着这一切,虽然唐爱莲并没有点过他的穴,但他却是全身僵硬,动不得,也说不出话。

  看了唐爱莲从赵凤初床头搬运的魂瓶,听了简学军的冤魂哭诉,他哪里还明白,自己被人利用了。

  先是赵凤初为了简大钟母亲的嫁妆,在简大钟还没有死的情况下,弄出了个二房简大鸣一肩挑两房的荒唐事,在得知简大钟还在,且生下儿子的情况下,让人将大钟的儿子学军抽了一魂一魄。

  只是,他想不通,为什么赵凤初不直接将人弄死,却去搞什么抽魂报魄?恐怕,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吧?

  而这个这简学成更绝,为了让大房绝了香火,好让自己顺利继承大房的财产,居然直接去将人推入水中淹死!

  杀了人的儿子,居然还妄想当人儿子?这一家子,直是将简大钟当傻子了?就算是傻子,也不愿意要这样的豺狼儿子啊!

  族长又想到自己,可算是被利用得彻底啊,自己这算不算在助纣为虐啊!

  族长顿时把肠子都悔青了。

  唐爱莲看着外婆打得痛快了,这才上前,将外婆拉了一拉,关外婆回头见是唐爱莲,便住了手,犹自狠狠地道:“害死我的军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刘秀娟怕气坏了母亲,连忙上前,将她扶着坐下:“妈您别焦急,就这样打死他太便宜他了,还是将他送去坐牢吧。”

  唐大龙也连忙上前:“妈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为军儿报仇的。”

  爱武也上前拉着外婆的手:“是啊外婆,我们都站在您这边帮你,一定要打死那个坏蛋。”

  关外婆看着女儿女婿和外孙,心中总算得了一点安慰,幸好,找到了女儿!

  唐爱莲拿出个小小的录音机,面对着简学成那张青肿难看的猪脸说:“说吧,谁派你来杀我舅舅的?谁帮了你,你才能顺利将舅舅骗出去杀掉的?”

  简学成看着唐爱莲,象是看着一只魔鬼:“你不要过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简外公上前,一脚将他踢出,咬着后槽牙说:“你奶奶抽了我的军儿一魂一魄,你又害死了我的军儿,你还敢说你不知道?”

  他也是气啊,自己的儿子,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带走,抽了一魂一魄,最后连个痴傻的儿子都不留给自己,又将他骗出去推到湖里淹死了。

  简学成刚才被关外婆打了一顿,现在又被简外公打,偏唐爱莲的药又让他只感觉到痛,却又昏不过去。

  唐爱莲还在暗示他:“说吧,说了还能争取少受些罪,不说,就一直这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实在忍不住了,只得喊道:“我说我说。”

  胡灵风的眼中露子焦急的神色,她想喊儿子:别说啊,他们弄出那个鬼魂的事是作不得数的,拿出去说,说不定还得落个挂封建迷信的下场,可儿子要是自己说了,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了。

  但简学成此时痛得要命,哪里还管以后,只能回答:“都是我奶奶叫我干的,她让我找这大院里的孙大山,让孙大山放我进来。”

  简外公问:“孙大山?那个孙司务长?”那个孙大山可是六级士官,享受团长待遇。平时见到他都是一脸笑容,可谁知道,就是他居然害了他的儿子!

  “好象听别人那么称呼他。”简学成说。

  简外公一秘钟都没有耽搁,马上进书房里打了一个电话,让人将孙大山控制起来。

  接下来,简学成将自己怎么骗简学军出去,天黑时带他到郊区村里一个湖边,将他推下水,看着他爬上来,又将他推下去,反复多次,直到他再也无力往上爬,沉入水中,才放心地走了。

  简外公和关外婆又想上来打,却被唐爱莲拉住了:“当年将军儿拐出去,也是你吗?”

  简学军此时为了不挨打,什么都说了:“不是,那次是我奶奶亲自来的,不过,我奶奶没有进大院,是孙大山将人带出去……大伯,您侥了我吧,一切都是奶奶做的,我不过是听从了奶奶的话。”

  唐爱莲弯下腰,看着跪在地上的简学军的眼睛:“你奶奶为什么要杀我舅舅?”

  简学成机械地回答:“我奶奶说,只有学军死了,我才能继承你的家业。”

  唐爱莲盯着他的眼睛:“现在我外公外婆已经找到了我妈妈,我外公的家业怎么也轮不到你继承了,她有没有说,要怎么对付我妈妈啊?

  啊,不对,我妈妈还有我们五个子女呢,她有没有打算好,要连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一起对付啊?”

  简学成老实回答:“我这次来的目的,能杀掉一个,自然也能杀掉两个,只是方法要选得对。这次只是摸清楚堂姐有几个孩子,好不好对付,然后再想办法一个个干掉。”

  简学成涕泪交流,他不想说啊,可是,他能不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