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06章 打死你
  第706章打死你

  众人听着简学军说的话,一个个都愤怒得咬牙切齿。

  唐爱莲却听得明白,应该是那个时候施术者功力还浅,必须利用恐吓的方法,让简学军魂不守舍,然后才趁机抽取了他的一魂一魄!

  简学军继续说道:“我醒来后,就感觉身体全身都痛,而且,还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每天只有一个人,我看不到阳光,也听不到声音。

  我感觉很饿,又感觉身体很轻,但饿了好久,却怎么也饿不死。我猜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不想被关着,我想要出去,想要看到天光,想要听到声音,我感觉,再被关下去我肯定会发疯的。

  于是,我天天朝着一个地方拳打脚踢,我想着,总有一天,这个地方被我踢坏,我就自由了。

  终于有一天,我每天踢的地方有了一丝裂痕,从那个地方传出了一丝光亮,通过那一丝光亮,我还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了,也能看到周围十几厘米的地方。

  我心中大为高兴,也许,有一天,我能逃出这个瓶子。于是,我加紧了对那个同一个地方的踢打。

  慢慢地,我能听到,能看到的越来越远,也知道了我是被关在一个瓶子里。

  慢慢地,我终于知道,那个害了我的赵夫人是我爸爸的继母,她恨我的亲奶奶,也想杀我的爸爸妈妈,但她杀不了,所以才将我捉到这里关起来。

  我还知道了关在瓶子里的我并不是我的全部,我的肉身还活着,只是因为我被关在瓶子里,我的肉身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赵老妖婆不知道我能听到房里声音,因此,做什么事都没有避开我,有时爷爷不在家,她会将一个男人招到屋里做那种事。

  我听赵老妖婆叫他大山。有一个次,她跟那男人在屋里吵架,她连名带姓叫那个男人孙大山。

  后来,只要这个男人一来,我就特别注意听他们说话,慢慢的,我又有知道了,这个男人就在咱大院里。后来,我才知道,我就被那个男人弄晕之后抱出来的交给赵老妖婆的。”

  听到这里,简大钟夫妇以及唐爱莲一家都吃了一惊:什么,抱走学军的人就是大院里的人,那个人叫做孙大山?

  族长则是脸色发黑,赵姨娘居然有情人?

  那简大鸣会不会不是简先林的种?如果不是,那不是在乱了简家的血脉?

  他的目光看向简学成,忽然就感觉,这个简学成的相貌,怎么一点都不挂简先林的相?

  再回想简大鸣,他似乎也不象简先林!

  他心中按下了这事:以后再调查吧。

  关外婆听到儿子的话,眼中的杀气有如实质:“原来,当年的拐人案,根本就是那个赵老妖婆自己做的,为的就是毁了我儿!可恨,她当年还做出那种惨样,就象失踪的是她的亲儿子!”

  简外公也是恨恨不已。

  关外婆又指着简学成问儿子的灵体:“你为什么跟着他?”

  简学军有点茫然,想了一下,才似乎想了起来:“我刚刚跟其他魂魄融合,得到了身体里的魂魄记忆。爸爸别急,听我慢慢说来。

  那次,爸爸出差了,好久都没有回来,这个人就出现了,说他是我在老家的哥哥,是来陪我玩的,还给我糖吃,我不吃,他就强行塞进我嘴里,我就吃了。

  我感觉头脑有点晕,他说要带我去找爸爸,我好想爸爸,就跟着他出去了。他带我到一个池塘边,把我推进了水里,我爬上来,他就用脚踢我下去,我爬上来十次,被他踢了十次。

  后来我没力气了,但还是拼命想要爬上来,再后来我喝了很多水,还是想爬上来,然后我感觉身体一轻,就轻松上来了,然后就跟着他了。”

  听着简学军的叙述,众人都震惊地看着简学成:这个简学成得有多恨简学军,才能连续将人踢下十次啊,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唐爱莲收了术法,见简学军的魂魄能量消耗过大,便想要趁着灵魂能量还多的时候将将简学军送入轮回,这样他的下一世会因灵魂能量强大而成为一个聪明人。

  只是,她发现她居然无法送走。

  再一看,就发现他的灵体上居然有禁制。

  唐爱莲认真查看这个禁制,就发现这个禁制并不是永久性的,再过个五十年,这禁制就会失效。

  “外婆,舅舅是哪年生的?”唐爱莲转向外婆。

  关外婆报出了简学军的生辰。

  唐爱莲只是转个念头,澳门赌博网站:就想明白了。

  “舅舅是五零年生的,今年是七六年,舅舅如果还活着,应该是二十六岁,加上五十年,就是七十六年,正好是舅舅这个时辰的寿元。

  舅舅的寿元有七十六岁,当年给简学军做法的那个“大师”怕他不到寿尽进入轮回被阎王发现,居然在他魂魄里做了手脚,让舅舅无法在不满七十六年寿元时进入轮回。”

  “那怎么办?”关外婆急了。

  “算了,暂时进入魂瓶来吧。”唐爱莲说。

  舅舅灵体上的这个禁制唐爱莲不是不能解,但跟当初爸爸灵魂上被下封印失忆一般,这灵魂上的封印还真有点不好弄,稍有不慎就会伤到灵魂。

  因此,她不敢乱动。

  唐爱莲想着,舅舅还有五十年才能进入轮回,是不是干脆让舅舅做个鬼修?

  不过,当前紧要是事,还是处理简家来人。唐爱莲看向了简外公和关外婆。却发现两位老人都瞪着简学长,眼睛渐渐变得血红。

  儿子居然灵魂被拘,身体被害,如今能投胎都不能。

  见儿子被唐爱莲用瓶子收起,简外公刚要上前,关外婆再忍不住了,扑上去抓住已经被点了穴的简学军就是一顿痛打:“你害了我的军儿,我打死你打死你打死!”

  简外公也恨不得当场打死简学成,但他知道,妻子比自己更需要飞泄。他只得让到一边,还不忘提醒:“别给打死了。”

  唐爱莲心中一动,上前将一颗丹药塞进简学军的嘴里:“外婆您现在可以随便打,他昏不了,更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