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05章 冤魂开口
  第705章冤魂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唐爱莲。

  只见唐爱莲拿起那装了舅舅魂魄的魂瓶,澳门赌博网站:打开盖子,从瓶子里飘出一魂一魄,直接投入到了简学成的背后灵体里。

  当然,这一切,除了唐爱莲之外的人都看不到。

  当然,简学成也有感觉,因为,他感觉肩膀上更凉了,他的身体也抖得更明显了:他在害怕!

  不是真的吧?被他害死的那个简学军,要出来了?

  那是傻的呢,还是不傻呢?会把他做过的事都说出来吗?

  在众人面前,简学军整个灵体慢慢凝聚起来,唐爱莲见他魂力不足以显形,干脆又舍了三百念力的灵魂能量,打入简学军的灵体里,加上之前给出的一百灵魂能量,简学军一起就有了四百念力的灵魂能量,远比普通人的一百要高。

  于是,没多久,随着那团能量慢慢旋转,一个半透明的人慢慢成形——简学军的灵体吸收了唐爱莲送给他的灵魂能量之后,终于要显形了。

  之前,大家都看不到简学军的灵体,但唐爱莲将自己的灵魂能量打入简学军的灵体之后,慢慢出现了一团雾状东西。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魂魄凝聚的过程,从无到有,从看不清楚都半透明,那个半透明的人还在慢慢旋转,慢慢地变得凝实起来。

  居然真的出来了一个人,不、出来了一个鬼!

  所有人看唐爱莲的眼光都变了,简家来人很想远远地逃开,离这里越远越好,特别是当年杀简学军的简学成,更是被吓得全身发抖。

  只是,除了族长外,他们都动不得,只能带着极度的恐惧,睁着闭不上的看着这一切。

  族长更不能动,他是族长啊。

  关外婆见到儿子出现,眼泪早就流了出来,紧盯着儿子的身影,嘴里不断叫着:“军儿,我的军儿——”

  旋转的人终于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完全成了一个人的样子,只是脸色惨白没有半点血色。

  他睁开了眼睛,第一眼顺着一股强烈的意念看向了唐爱莲,开口问道“是你唤醒了我?”

  唐爱莲点点头:“是的,是我给你增加了灵魂能量,唤醒了你。”

  简学军萌萌地看着唐爱莲:“我怎么感觉,你好亲切!我们是亲人吗?”

  不过,他的声音只有唐爱莲能听到。

  “我是你的外甥女,你是我的舅舅。”唐爱莲见魂魄还是不怎么稳,又再次输了承载一百念力的灵魂能量过去。

  “舅舅?外甥女?我有姐姐?”简学军时候还有点迷茫。

  忽然,舅舅的视线顺着一股强烈的意念,看到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关外婆所在的方向。

  关外婆还在叫着:“军儿,我的军儿——”

  那灵体看了一阵,张开嘴巴,无声地张合着。关外婆听到了,他叫的是妈妈。她的眼泪流得更凶猛了。

  唐爱莲一道诀打过去,所有人都听到了简学军灵体的声音:“妈——妈——”

  听到儿子的呼唤声,关外婆再也忍不住,她哭着大叫了一声“军儿”就朝着灵体冲了过来,想要抱住儿子,却抱了个空。她再抱,还是再次抱空,连抱几次之后,她放声大哭起来:“我的军儿啊——”

  她这一哭,引得在座的人都红了眼睛。简外公也抹起了眼泪。

  当然,简家来人除外,他们一个个都在极度的恐惧之下变得呆若木鸡,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在发抖。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能让死去的人显形!

  最恐惧的人要数简学成,因为,他是害死简学军的凶手,而现在,简学军的灵体现形,他知道,他的秘密是真的保不住了。

  简外公连忙上前,搂住妻子的肩膀:“儿子,我是你的老子。”说罢,这个平时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人也流下了热泪。

  “爸爸——”简学军又朝向了爸爸,却没有上前。眼中不断抽搐,却因为是灵体,无法流泪。

  简外婆控制住了眼泪,连忙将刘秀娟拉过去:“军儿,这是你姐姐,快叫姐姐。”

  简学军一见到刘秀娟,脸上神情顿时变了:“姐姐,你是我的姐姐。我感觉得到,你给的感觉很亲切。”

  刘秀娟一手拉了唐爱莲,一手拉着唐爱武上前:“这是你外甥和外甥女。你们两个快叫舅舅。”

  唐爱莲和唐爱武连忙向舅舅行礼,叫了一声:“舅舅——”

  那个好字却怎么也叫不出来,人都死了,魂魄还被人为分开,还能有什么好?

  简学军点着头:“我感觉得到,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他伸子一只半透明的手想去摸唐爱武,却怎么也碰不到,他知道他跟这个外甥阴阳相隔,无法摸到,只得怏怏地收手。脸上也露出愁苦的神色。

  如果说,族长原本还有点不是很肯定刘秀娟的身份,到这个时候也能肯定了,刘秀娟,就是简大钟和关秀丽的女儿。

  因为,鬼魂的感应是不会错的,简学军说是,那就肯定是了。

  一家人围在一起介绍认识之后,唐爱莲就急着说:“外婆,您有什么话快点问吧,问重要的,舅舅现在只剩下灵体,没有肉身,不能停留太久。”

  他在外面停留的每一分钟,都需要能量支持。他现在的灵魂能量,还是唐爱莲借的!

  关外婆听了唐爱莲的话,连忙抹干了眼泪,朝着简学军小心翼翼地问道:“军儿,这些年苦了你了。你快告诉妈妈,是谁害了你?”

  似乎,她怕声音大太了,或者说话的气流太强了都会惊了儿子的灵体。

  简学军先是茫然地想了一阵,魂魄齐全的他已经恢复了神智,开始叙述起来。

  “是赵夫人。”他眼睛四处张望,没有看到赵老妖婆,似乎有些不满。

  简外公和关外婆心道果然,对赵凤初更恨了。

  “当年,我在院子门口的树下玩,突然就晕倒了,醒来时,就在一个黑屋子里,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我听到那个男人叫她赵夫人。

  赵夫人对着我大骂爸爸和妈妈,还骂奶奶,然后又说要吃了我,让人准备了烤火架,说要将我活烤了吃,又说烤起来吃会上火,然后又让人烧了一大锅,说要炖着吃。

  她让人把水烧得滚滚的,把我的衣服脱了,抓着我要丢进锅里煮。我吓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