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01章 诅咒儿子死亡
  第701章诅咒儿子死亡

  关外婆“哧”地笑了一声:“好,澳门赌博网站:让她说,我倒要看看她能说出个什么花样。”

  秦芳对着关外婆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承认学成是你们的儿子,这三个孩子是你们的孙子,但实际上,在族谱上,他们都登记在你们的名下,属于你们的子孙。无论你们认不认,百年之后,到你们坟头烧纸磕头的都是他们。”

  秦芳说到这里,叫了三个孩子过来:“快过来先拜见你们的爷爷奶奶。”

  她这是想要先下手为强,拜了再说。你总不能不让几个孩子见礼吧?

  只要孩子们叫了爷爷奶奶,还能不认他们这些大人?

  关外婆忙拦住:“你们先别拜,我可受不起他们的头,他们既不是我丈夫的孩子,也不是我生出来的孩子,我是不会承认的。至于死后,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谁上我的坟有什么区别?

  再说,我们死后是要上八宝山的,你们有没有资格进八宝山还不一定呢。你有什么理由还是赶紧说吧,说完好走,免得天黑了不好走路。”

  关外婆这是明晃晃地赶人了。

  秦芳愣了一愣,没想到关外婆不按自己的想象出牌,只得接着说道:“虽然您说不会承认,但人是有家族的,家族是整个简氏族人的归宿,你们总不会不要家族了吧?

  只要你们不想除族,就得听从家族的安排,而家族早在当年您生死不知的时候,就——”

  “停!”关外婆打断了秦芳的话:“你刚才说家族是在大钟生死不知的时候做的事,这么说——”她扫了一下除了简外公之外的所有简家人:“当年你们决定给让简大鸣挑两房的时候,并没有确切地得到简大钟的死讯对不对?”

  简家人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答不出这个话。

  关外婆直接看向族长:“族长,当年可有我丈夫的死信传回家乡?”

  族长还没有说话,秦方连忙回答:“当然有!族里也是在听到秦大钟的死讯传回之后才——”

  关外婆打断她的话:“谁传回的死信?族里又是怎么确定我丈夫已经死亡的?都派了哪些人去作了调查,然后确定我丈夫已经死了?”

  秦芳只想着说是有人传简大钟已经死亡,兵荒马乱的时候,谁传个消息到现在哪还能查得到,但没想到关外婆会这么问,一时答不上来。

  关外婆直逼族长:“族长您说!”

  简外公也盯紧了族长:“族长,您可不要说谎啊,您应该相信我能查出来一切真实情况。”

  族长当然相信关大钟能查出真相,哪里敢撒谎:“没有,没有任何关于您的死讯传回简家,家族也没有派出过任何人调查您是否死去。”

  “可刚才这位秦芳同志却说有呢。”关外婆不屑地看着秦芳:“没有事实依据不要乱说话,否则,你承担不起责任。”

  秦芳没想到,族长会当众戳穿她的谎言,一时脸上暴红:“我、我、我只以为,族里这样做,应该是得到了确切地消息。”

  只是,秦芳这话又将族长给得罪了,实际上,是简先林亲自找到族长,求着族长给办的事,可现在,这个秦芳一句话,却将责任推给了族长!

  族长狠狠地瞪了秦芳一眼,又说:“实际上,在那个年代,跟家里失去联系的人很多。没有人去找。就算有死信传回来,也不会去核实。”

  他转向简外公:“你的父亲简先林和你继母赵凤初,从来没有跟族里说过你已经死亡,也没有跟族里提出派人去核实你的死讯。

  给你娶一房妻室,让二房一肩挑两房这事,是你父亲和继母提出要求,并且以每年捐出一千块钱修祠堂为条件,让族里同意的。

  你也知道,族里经费较少,祠堂也需要修理。加上当时你出去经年,生死不知,族里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考虑到这样做也是能让你这支有个后,所以才同意了。”

  他这话却是撇清了自己的关系,重点点出了是简大钟的父亲和继母提出了要求,族里才经办的。而且,他们还是每年捐给族里一千块钱的代价为条件,族里才答应了。

  当然,他自己收下的好处他绝对不会说出来。

  关外婆似笑非笑到看着族长:“你们族里在战争年代就确定死过人吗?”

  族长心中一顿,点头答道:“死过,还不少。”

  “那些死了的男人,有没有谁要帮他们娶一房妻室承挑起来呢?”

  族长心中暗凛:“没有。”

  “呵呵,连死了人的男人都没有人替他们娶一房妻室给承继起来,我家老简只是失去联系,你们居然就能给他娶一房妻,还让二房一挑两房?你们确定,这是想让大房留个后,而不是在帮助二房算计大房的财产?”

  族长精瘦的脸带了红,硬着头皮说:“是你们的父亲简先林自己提出来的。”

  关秀丽带着英气的眉头一挑:“哦,我家老简的父亲无缘无故诅咒自己的大儿子死了,要让自己的二儿子一肩挑两房?”

  “当然不是!”族长下意识地反驳:“哪有做父亲的诅咒自己的儿子死亡呢?”但他话一喊完,就感觉不对了。

  果然,关外婆紧抓住他的话尾说:“那,自己的大儿子都没有传来死讯,就迫不及待地要自己的二儿子帮他承挑起来,那不就等于说自己的大儿子已经死了,才需要二房来承挑起来,这还不是诅咒吗?,而你们的族老们还同意并一起来诅咒我家老简?”

  她可是一点都不放松地咬住了简先林诅咒儿子死这个话题。

  族长的汗津津冒出:被关外婆一问,他才感觉到,当初做这事有多不靠谱。

  他要怎么说,一个男人会故意诅咒自己的儿子去死?而他们族老们帮着他诅咒自己的儿子?

  当年是简先林的嫡妻林氏在发现丈夫宠爱妾室的时候,就将嫁妆转移存到了瑞士银行,并将把钥匙交给了简先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