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700章 承当不起
  第700章承当不起

  族长顿时说不出话来,澳门赌博网站:因为,关秀丽一语中的了。

  唐爱莲这才转向外婆:“外婆,您不知道,刚才这个老奶奶还把我妈妈当成了您,想要打我妈妈呢,我为了维护妈妈把她踢开了,我没做错吧?”

  关外婆略带英气的眼睛一转,瞟了那胡灵风一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她想打你妈妈,你踢她一脚有什么错?”又转向简外公:“应该奖励。老简你刚才在旁边看着,怎么不给外孙女发奖励?”

  简外公哭笑不得:“我的东西她哪看得——”

  关外婆打断他的话:“长者赐不敢辞,何况是奖励的。没有东西,你就奖励个红包也行啊。”

  唐爱武一听封包,马上伸手:“我最爱红包了,我也要我也要。”

  关外婆一瞪眼:“平时可以给你,今天这个是奖励你姐姐的,你不能要。除非——”她看了屋里的人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但爱武却明白了。眼睛扫向简家来人,似乎在拈量着拿谁出手才能拿到奖励。

  唐爱武同学的目光扫向那从大到小三个男孩时,眼光马上亮了。

  很显然,他已经将这三人定为自己的目标,想着等下有机会就去教训他们,然后从外婆手里要红包了。

  那三个男孩见他的目光看来,一个个都狠狠地瞪了回去。他们之中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也有十岁,并不害怕唐爱武。却不知道唐爱武同学虽然只有十岁,却已经是个五级武者。

  这还是唐爱莲在他小的时候怕经脉太细小受影响,只许他打基础,不许他练功,直到六岁那里,他才开始练功。否则,他的功力定不止这点。

  唐爱武同学却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于能给他带来利益的人来说,他的容忍度向来比较高。

  唐爱莲接过封包,连声道谢:“谢谢外公,谢谢外婆。我一定再接再厉,戒骄戒躁,做出更大的成绩。”

  说罢,还将屋里的简家人挨个扫了一眼,扫到胡灵风时候,还挑衅地抬了一下下巴。

  胡灵风气得发疯,打踢了她一脚的小贱,不得没有得惩罚,居然还得到了奖励,而且,还是当着她这个受害人发奖励!

  这让她情何以堪?

  简家族长的脸简直用墨黑来形容。

  他带来的人最强的被打倒了,他眼里的简家主母被打得吐血,而简大钟两夫妇居然还给打伤三人的凶手发奖励!

  这是在赤果果地打他的脸啊!

  今天,他算是一败涂地了。不过,今天来这里也不算没有收获,他算看出来了,仅从刘秀娟跟关秀丽面容的相似度,就能肯定,这刘秀娟是关秀丽的女儿无疑。

  而他调查的情况来看,简大钟和关秀丽并不是二婚,也就说,这个被刘家人抱回南方养大的刘秀娟,应该就是简大钟的女儿无疑了。

  想到这里,族长的目光看向了简学成,他的身份地位尴尬啊。

  之前,简学成算是大房的长子,应该继承大房的一切,又因为他实际上是简大钟二弟简大鸣的亲生儿子,因此,他在家里的地位比他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妹妹都要高一些。

  但现在,大房自己有后,大房所有的一切都有简大钟自己的孩子继承,他算什么?

  这么多年他都占着“大房长子”这个名头,因着简大钟这个“父亲”官运亨通,让他在简家的地位节节攀升。

  可现在,他这个“长房长子”名头没了,他要怎么办?

  回二房么?二房的那一切,有他的份么?

  族长很清楚,简家嫡支的财产,大部分都在大房。

  因为,经过战乱,家里的财产都基本失去,只有简大钟的母亲有先见之明,早早就将嫁妆变卖成金银珠宝,存到了瑞士银行。

  简家如今住的六进大院,也是简大钟母亲的嫁妆,房子也被转到了简大钟的名下,房契连同那些金银珠宝一起,被存到了瑞士银行的保险箱里。

  而这座大院之所以没有被人在战乱中占去,解放后能够收回被占领的房子,也是因为简大钟早年在母亲去世后就偷跑出去参加了革命事业,成了军官,地方才维护了他们的利益。

  正因为如此,简大钟那姨娘上位的继母才千方百计地想要夺取简大钟的财产,在没有获取简大钟死讯的的情况下,想出了让她的儿子替简大钟娶一房妻室,然后生下“大房的儿子”,谋取大房的财产这样的计策。

  可惜,简大钟不但没死,还当上了高官,自己有妻子儿女,这继母的计策,明显是失败了。

  只是,简大钟的儿子却出了状况,先是被人拐走,找回来后就成了痴儿,就算是个痴儿,他们也没有保住,在准备给他娶个亲留个后的时候跌进池塘溺水死亡。

  继母和“大房儿子”简学成以为大房终于绝后,自己有机可乘。这次,大房的财产终于落到手中了。

  可谁知,简大钟居然又找到了长征路上送给老乡的女儿。

  如果这个女儿是个弱者也还罢了,终有一日,这大房的财产还能落入“大房儿子”的手中,但从今天的情形来看,这刘秀娟不是个弱的,她的女儿更是个凶人,连简家最厉害的铁卫不是她一合之敌。

  因此,他现在是对简学成一点都不看好了。

  正当众人都不敢出声的时候,简学成的身后的三十五六岁女人却出声了:“我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搞得那么紧张呢?”

  将众人的目光成功吸引过来之后,那女人接着说:“刚才我妈说,她是长房大妇,这话可没说错,当年,爸——”

  简外公马上打断她的话:“别叫我爸!我承当不起,你该喊简大鸣为爸。”

  那女人脸皮实在够厚:“我是学成的妻子,我姓秦,叫秦芳,您可以叫我小秦。虽然你不让我叫您爸,但我心中,却是将你当作了家公。”

  见简大忠又要打断她的话,她马上说:“您先别拦我,听我摆一摆这个道理可好?”说着,将眼光看向了关外婆:“阿姨,难道你就不想听听我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