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99章 长房大妇
  第699章长房大妇

  简学成可不认为,这个女孩能打过家族的铁卫,更何况,这两个是族长的铁卫,其中有个在家族铁卫里武功虽然不是最强,但也是前三了。

  却不知道,他这一看戏,更让简大钟对他的品性大打折扣——这世上哪有母亲倒地昏迷,儿子却在一旁看戏的道理?

  唐爱莲见两灰衣卫扑上,也不闪躲,因为,她的后面是母亲,她不待两人扑到,就快速跳起,双脚一分,朝着两边同时踢出。

  她身形落地时,两个铁卫已经倒飞而出,砸到墙上,发出“嘭”的声音。

  如果不是唐爱莲控制了力道,两面墙肯定会被他们砸穿。

  两人虽然没有象那妇人一样是装晕,落下地时,却是真正地晕了:唐爱莲踢的,都是他们的穴道。

  简家来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甚至都没看清,唐爱莲是怎么避过那两个铁卫的拳头,将他们踢飞的。

  之前因为看到奶奶被踢飞想要“教训”唐爱莲的那个男孩,此时暗自后怕,如果他刚才上去了,恐怕也是同样的下场。

  此时,他只能跟其他两个弟弟一起,缩在母亲的身后了。

  族长没想到,他的两个铁血卫才一出手,就被眼前的这个女孩给打晕了。

  他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站出来之后,简大钟就让到一边,带着看戏的神情看着他们打架,只是,也许是没想到那么快就结束,张大了嘴巴。

  族长注意到,不但是简大钟,就连这女孩的父母,以及那个十来岁男孩,都是一幅看好戏的样子,压根儿就不担心那个女孩被打。

  这得多放心这个女孩啊。

  不对,应该是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孩武力极强,所以不怕她会吃亏。

  不仅是不怕她会吃亏,还担心她下手重了,因为,他的两个铁卫落下地后,简大钟的那个女儿,居然还问那个动手的女孩:“你没要他们的命吧?”

  族长顿时感觉今天出门没看日子了。

  刘秀娟的确是担心唐爱莲杀了这两个人,澳门赌博网站:毕竟,他们是简家的人。杀了简家的人,父母那里不好交待。

  唐爱莲扫了一眼屋里的简家人,笑着说:“妈您就放心吧,我有分寸,那个刚才要来打你的老女人,根本就没有受什么伤,她的嘴角流血,是她故意咬破了舌尖。她现在根本就是在装晕。”

  的确是在装晕的老妇人差点气得跳起来:她明明受了很重的伤好不好?虽然嘴角的血的确是咬破舌头流出来的,但她胸口,还在闷痛呢。

  刘秀娟听说没死人,老妇人也没多大伤,顿时放心了:“阿莲你越来越有分寸了。这个老女人可是你外公兄弟的小妾,虽然不算正经长辈,但毕竟是外公家族里的人,要是打得太伤就不好了。”

  刘秀娟这话,又让老妇人差点吐血:她什么时候成了小妾了?

  她忽然跳了起来,大吼一声:“我胡灵风是简家嫡支的长房大妇!”

  胡灵风这一声喊出,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谁说自己是简家的长房大妇啊?”

  恰在此时,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长相美丽举止优雅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半老徐娘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这个人自然是唐爱莲的外婆关秀丽了,原本已经灯枯油尽的她吃了唐爱莲的生命丸之后,身体奇迹般恢复了。

  后来又喝了不少唐爱莲提供的灵酒,身体变得越来越好,外表也越来越显年轻。已经五十八岁的人,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

  关秀丽一直走到胡灵风面前:“你说什么,你是长房大妇?那我是谁?”

  胡灵风看着眼前的女人:“你,你是关秀丽那个贱人?你怎么可能还这么年轻?”

  面容枯槁,形态龙钟的胡灵风看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关秀丽,竟然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关外婆却只是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就不理她了。

  她朝着女儿女婿外孙女外孙打了一个招呼,这才在丈夫身边坐了下来:“老简,你是简家嫡支的长房长子吧,她说她是简家嫡支的长房大妇,你什么时候娶的这个老奶奶啊?”

  “老奶奶”三字,刺激了胡灵风,她又想扑过来,却被唐爱莲伸手一指:“别过来,要不然我再给你一脚。”

  她这一指,直接一个凌空指点了她的穴道,胡灵风就呆站在那里,全身僵硬,只有眼珠还能动,连声音都发不了。

  “秀丽,你又不是你知道,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只有你一个,什么大妇小妇的,也只有你一个。”

  简大钟极度厌恶的目光扫了胡灵风一眼:“他是老家的二弟简大鸣在老家代娶的女人,也是简大鸣代入的洞房,生下的儿子也是简大鸣的种!他们今天来,就是想要强迫我认下这个女人以及他了的儿子孙子。”

  简大钟说到这里,还扫了族长一眼。

  “呵呵,我从来不知道,这天底下还有代人娶媳妇儿,代人洞房,还代人生儿子的。更不知道,这儿子还有能强迫人认的,今天我总算是看到了。”

  关外婆看向族长:“请问族长大人,这族里还可以分配儿子吗?请问族长,您名下分配了几别的男人给您播种生的儿子啊?”

  族长听到这话,差点又要暴跳,这不是说他头顶戴着绿帽子,替别人养着儿子吗,但他带来的两个铁血卫还倒在那里呢,他一时强压着愤怒,说不出话来。

  关秀丽冷冷地看着族长:“族长年高望重,难道没听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

  族长一怔,回头想想,他强迫简大钟认下简大鸣入的洞房生的儿子孙子,不就等于强行给简大钟戴上一顶绿帽子,认别人的儿子为儿子,认别人的孙子为孙子吗?

  他的眼光顿时有些躲闪了:“大钟的情况比较特殊,当年——”

  “是比较特殊,不过,特殊性在于,那个姨娘上位的老女人想要让自己的儿子继承我们大钟的家业,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出一肩挑两房的把戏吧?我丈夫还没死呢,他用得让别人来挑起大房吗?赵姨娘的目的,我就不信,你们族老们没有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