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96章 你这是什么态度
  第696章你这是什么态度

  族长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说:“古时齐国有一个女子,东面一家与西面一家同时来求婚。妈妈征求她的意见,说:现在有两家来求婚,你如果同意东家,那就袒开左肩部衣服如果你同意西家的婚事,那就袒开右肩部的衣服。这位女子听了,一下子两边都袒开了。说:我要到东家去吃饭,到西家去住宿。这就是东食西宿的由来。”

  老妇人一听,脸上顿时红了,是恼的。

  老妇人明白了,简外公在说她跟简大鸣睡觉生下简大鸣的孩子,又想来他家赖着吃饭呢。

  她一时羞恼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简大钟说的又是事实,这么多年来,她的房间一直由着简大钟的二弟简大鸣进出,这点谁不知道?

  简外公的“儿子”连忙喊道:“找回来的?爸,别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冒认的吧?你现在身居高位,谁不想巴结?”

  “别乱叫!简学成,我不是你的父亲,不要叫我爸爸!”简外公很严厉地看着那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这男人长了一双三角眼,倒三角脸,还长了一头黄发,相貌实在有点对不同观众,简直有点丢简家人的丑。

  不仅他是这样,他的三个儿子也同样长了一双三角眼,倒三角脸,还有满头的黄发。

  “可我在族谱上就是你的儿子!”简学成不甘地回瞪着简外公。

  以前,他还想着,反正这个简大钟没有儿子,自己的名字记在他名下,将来也不怕有谁抢他的继承权。简大钟死后,他的一切自己是属于自己的。别的不说,就简家现在住的六进大院,就是大房的产业。

  可前几天,居然传回消息,他的“父亲”居然找回了长征路上送给老乡的女儿!

  虽然只是女儿,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将一切都留给女儿呢?就算他留在简家的六进大院子拿不走,但他的浮财呢?

  不行,大房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绝对不能让别的什么女人夺走。就算他的女儿找回来了又怎么样?自古以来,继承权都是男人的!

  他的亲生父亲另有妻子生了两个比他还大的儿子,还有两个比他小的女儿,根据族里的决定,生父的一切都是他们四兄妹的。

  如果他不能成为长房长子,他将什么也得不到!

  简学成今天来找简大钟的目的,就是要落实这个长房长子的名份。

  为此,他还付出了一些代价将他母珍藏的两根大黄鱼献给了族长做为“润口费”,这才将族长请了来。

  简外公严厉地看着简学成:“那是历史的错误,既然是错误,就该纠正过来。之前你记在我名下,是因为家里并不知道我还活着,而解放后,我第一次回家就跟你们说得很清楚,我自己有妻有子,绝对不承认二弟一肩挑两房的事。”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继母让她的儿子搞什么一肩挑两房,替他讨了个老婆,还替他生了一个儿子,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娘的嫁妆。

  明目张胆地来强夺他的家业,他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简学成的眼睛飞快地看了那族长一眼。族长马上咳了两声,将简外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族长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大钟,当初让你二弟替大房生下孩子,承挑你的衣钵,是族里同意了的。所以,这个女人的确是属于你的妻子,生下的这个儿子也是记在你的名下,他是属于你的儿,他生的三个儿子,是属于你的孙子。”

  简外公冷笑一下:“属于我的妻子,却是由简大鸣来睡?然后生的孩子来继承我的产业?或者,让我在退休之前为他谋福利?”

  简大钟已经六十三岁,下半年就退休了,一般来说,退休之前,组织上都会问他有什么要求,到时候可以提出照顾一下子辈。

  族长的老脸也忍不住红了,简大钟直击要害,他们的目的,就是他的家业!

  他老羞成怒,一拍桌子:“面对族长,你这是什么态度?”

  简外公拍得更响:“什么态度?我的态度就是除了关秀丽,不认任何人是我的妻子,我活着的子女除了简秀娟,没有其他任何人!我也只承认简秀娟这一个女儿。

  这世上,没个活着的男人会承认别人睡着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更没人会承认别的男人睡了女人生下的孩子是自己的儿子。我绝对不会养不是我老婆生的孩子!就算你是族长,也不能强迫我接受不属于我的子孙!”

  族长愣了一下,是啊,这个世上,什么一肩挑两房,都是在兄弟死后,为了给兄弟留个后,才给兄弟娶个妻生个儿子续上香火什么。

  而且,一般这种情况,生下孩子后,就不会再去那个“亡妻”屋里睡觉。哪象简大鸣,简直就当是娶了两个老婆,天天享受着齐人之福。

  就连解放后已经得知简大钟还活着,也依然每隔一天就去睡“简大钟的媳妇儿”!

  这还能算是替简大钟娶的妻房吗?

  族长沉吟了一下,只得放缓语气:“那个时候你生死不知,族里也是好心,要给你留个后,这才给你娶了妻室,由老二一肩挑两房,日后有人给你烧个香什么。你不能无视族里的好意。”

  简外公见族长软下来,却是不能无视族长:“族长,我知道,但你们定下这事的时候,是认定我已经死了,可现在我还活着,自然不能再当我是死人啊。”

  族长一听这话,便有些心虚,的确,这人死了,自然由着他们族老们作主,让他这脉的二房给大房娶个妻子生个孩子承继大房,并没有做错,但现在人还活着,怎么能将他当死了呢?

  再说,这天底下的男人无论是谁,也不能容忍自己名下有不愿意承认的孩子吧?更何况,这孩子,还

  简学成一见族长不出声,怕他被简大钟说服,不管他了,马上接过话来说:“可事实已经是事实,族里已经让我妈成了你的妻子,还生下了我,我如今又有了三个孩子,都记在您的名下,您总不能把一切既成事实给抹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