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95章 简家是大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最新章节!

  第695章简家是大族

  如果是普通人,简家人来了就来了,但是,唐爱莲不放心啊,简家可是有便宜外公名份上的“儿子”,而且,简外公关外婆儿子的死,简家人可脱不了干系。

  唐爱莲决定放弃回老家参加小叔叔的婚礼,一心一意对付简家人。反正,她的礼物已经提前给了,小叔叔应该不会怪她。

  她制止了刘秀娟去简外公家,而是提出由自己代去。

  他们一家跟简外公的关系刚刚公开,简家就来了人,谁知道,简家人是不是针对自家人而来的呢?

  “不行,我既然已经认了亲,你外公就是我的亲父亲,简家就是我的娘家,没理由不见娘家来人。”刘秀娟斩钉截铁地说。

  “去吧,我陪你去,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唐大龙宠溺地说。

  刘秀娟嗔了他一眼,似乎怪他在孩子面前说话不注意。大龙回她一个大大的笑容,晃花了刘秀娟的眼。

  不得不说,得益于唐家的优良基因,唐大龙长得那是非常人可比的俊朗。否则,当年他也不能以一个小兵战胜了一个营长,抱得美人归。

  唐爱莲看着父母的交流,心中很是高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妈,我也陪你一起去。有我和爸爸在,没人能欺负你!”唐爱莲说。

  “我也要去,我也要保护妈妈。”唐爱武小盆友叫喊着。

  最后,几人商量,爱诗爱文因为过年请假过来过,连爹爹生日都没有回来,自然就不告诉他们了,爱乐读高中选择了住校也没通知他,就由爱莲爱武陪着爸爸妈妈一起去见简家人。

  还没进简家的小院子,唐爱莲的念力就扫了进去,她发现简家客厅里坐了一大帮子人:一个大约七十来岁的老人,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妇人,一对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女,还有三个男孩,最大的有十一二岁,最小的也有五六岁。

  这些人之中,七十多岁的老人后面,站了一个身体笔直的灰衣男人。唐爱莲的念力一触到那个灰衣人,心中就是一缩:这两人身上的气息跟唐暗他们差不多。

  唐爱莲倒抽一口冷气:简家,居然有死士!

  难道,简家也是隐藏的世家大族?

  唐爱莲猜测,这个神态有些倨傲的老人应该就是简家的族长。

  这简家,比她想象的还要神秘,但可以肯定的是,简家不是跟凤家一样的隐门世家。

  而且,世家大族大部分都在国内发生战争时期就移居香江或国外,直到改革开放后才回来。就算留在国内的也非常低调,能高调到直接带着护卫走的家族,恐怕也只有简家吧?

  不对,这不是高调,而是故意带着人来简外公外婆面前来示威的,就跟古时候的县官出行,有衙役在前面开道一样。

  居然敢到自己外公面前示威!这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吗?

  唐爱莲心中,顿时对s城简家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她再次逐一打量那些人,那个长得高高瘦瘦的五十多岁老妇人应该就是简家帮简外公娶了,由二弟收用且生下儿子的媳妇儿了;

  那一对中年男女,应该是她的儿子和媳妇,那三个长得有点对不起观众的男孩,应该是她的孙子吧?

  唐爱莲想着,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在族谱里记在简外公名下的子孙长得都不咋的。长得差也罢了,气质也不怎么样,那个“儿子”甚至带着一点猥锁。

  再一看外公英俊潇洒,一表堂堂,气质也带着日日儒雅的样子,难怪外公不想认了,这么丑的人认回来,不是丢自己的脸么?

  这是一家子全部来了么?他们一起来了外公这里,是打算要干什么?

  简外公黑着脸坐在一边,而关外婆却不在。

  外婆应该是有什么事出去了,或者,干脆就是不想见这些人,故意避出去了

  小院的门口,除了平时的警卫,还有一个高大的灰衣人。跟里面跟在简族长身边的男人一样,也是身带煞气的护卫。

  此时,那老族长正对简外公说:“简大钟,他们都是你的子孙,在族谱上都记在你的名下,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以后,就让他们留在你身边尽孝吧。”

  唐爱莲一怔:这是打算送来了就不带回去了?这是打着强行让人接收的主意?

  简外公也不看族长,面无表情说:“请族长谅解,我简大钟既没在家族里娶过老婆,又没碰过除了我媳妇儿之外的任何女人,他们怎么可能是我的子孙?我的子孙,不是谁都能当的,只有我老婆关秀丽肚子里爬出来的,才是我的子孙!”

  他说到这里,扫了那一家人一眼:“你们是二弟的子孙,还是趁早回去吧。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进入军区大院的,又是怎么找到我的住处的,但我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认下你们的,你们想留下来也是不可能的。这里是军区大院,不是谁都有资格住进这里的。”

  “更何况,我有我自己的子孙,过段日子,我会带着我的子孙回族里上族谱的。”

  “不可能,那个贱人肚子里爬出来的那个傻子明明已经死了,你哪来的子孙?”

  五十来岁妇人突然出声了,声音很尖利,如同指甲刮在玻璃上,令人非常不舒服。

  简外公横了那老妇人一眼,冷冷地说:“我的妻子又没有东食西宿,不是贱人,她后来生的儿子是走了,可之前生的,在长征路上送给了老乡,现在已经找回来了。”

  简外公想到刘秀娟,马上想到她的几个孩子,特别是唐爱莲,心中就感到骄傲。他的外孙女,果然不同一般,居然将凤家的继承人给拿下了。

  老妇人听简外公说到东宿西食的贱人几个字,下意识地认为是简大钟骂她的话,搭拉的眼皮掀起,干干的嘴唇张了一下,又张了一下,最后还是问坐在下首的儿子简学成:“他说的那个,呃,什么叫东食西宿?”

  简学成顾左右而言他:“妈,我,我也不知道。”

  实际上,他非常清楚这个典故的由来,只是,他要怎么说?

  他能告诉自己的妈妈,这个东宿西食,就是用来骂她厚颜无耻的典故吗?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