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74章 张丽丽自作自受下
  第674章张丽丽自作自受下

  小计身上的药性还未解呢,澳门赌博网站:见眼前的张丽丽脸上晕红,十分艳丽,又见她身上一丝不挂,丰满的身材一览无余。

  他只觉腹中一紧,下一刻又化身成狼扑了过去,将张丽丽紧紧抱住了。

  张丽丽想逃,但身体却因为药性的发作软成了一滩泥,而且,体内的玉旺也任由着小计将她抱上了床,压了上去。

  似乎是惊喜于张丽丽的软化,似乎是怕她下一刻又要将他推开,几乎在上床的同时,小小计已经挺身而入,贯穿了张丽丽的身体。

  张丽丽惊呼,声音刚刚出来,就被吞掉了。

  开始,张丽丽的意识还想挣扎,想要将小计推开,将他赶出自己的身体,但她身上药性却令她不由自主迎合起来。

  两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

  唐爱莲听着里面已经入巷,便撤掉了隔绝声音的小法术,还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于是,房里张丽丽和小计的各种声音就从门缝里传了出来。唐爱莲甚至还恶作剧地施了一个扩音术。

  两人肆无忌惮的声音终于引来了人,先还只是一个服务员路过,听到声音觉得奇怪,叫了人过去,打开门一看,这一看就不得了。

  两人不敢惊动他们,连忙回去叫人,于是,更多的人被叫来了,最后,惊动了酒席上的人。

  唐爱莲从卫生间里出来,也随着人们过去看。

  此时,张丽丽已经清醒过来,一发现自己的状况,马上就从小计身上滚了下来,还将被子卷到了自己身上,指着那小计:“是他,是他强尖了我,我的衣服,我的衣服都被撕烂了。”

  众人看着张丽丽,没有一个人相信。因为,刚才人们涌入的时候,他们采用的还是男下女上式,张丽丽脸上,还带着情玉的红潮。

  说男人强尖她,谁信?

  小计见身上的女人刚才还那么大开大合地用着自己的身体,这一下人来了,就说自己强尖她。

  但小计却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是的,他一直暗中喜欢着张丽丽,而张丽丽也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喜欢他,却一直吊在他。

  就象人用一根胡萝卜吊在驴的前面,引着驴不断走不断拉磨一样。她一直用自己的身体在引着他,让他帮她做事,他被复员,也是因为帮她办事。

  他早就想上她了。

  今天上了她,他感觉满足了。

  至于张丽丽说自己强尖她,这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刚才还是他在上面呢。有被强尖的人骑到男人身的么?

  而且,今天分明是她给倒给自己喝的水有问题,还将自己安排在这间屋子里,说是到时候会送个女人来给他。

  可最后,来的人是她,他还以为,是她想要跟自己却不好意思说出来,故意采用这种方式呢。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若是不为自己分辨,很有可能被枪毙。”

  这个时候,强尖妇女最重是要被枪毙的。张丽丽为了自己,肯定会枪毙他。

  小计额角突的一跳:什么,被枪毙?不就是跟人合尖,最多被对照治安管理条例罚款,被拘留吗?

  他刚想说话,那声音就说:“你别怀疑,张丽丽不是普通人,她要说你强尖,你不分辨,就等于默认了,而强尖罪恶劣的是要被枪毙的。张丽丽为了洗白自己,肯定会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你身上。

  你别不信,她刚才的表现已经说明她要把你说成暴力强尖了。证据就是她被撕烂的衣服!只要别人被她的话引确定了你是暴力强尖,以她地位,你肯定是被枪毙的命。”

  见小计还在犹豫,那声音又说:“你要想清楚,是要为她牺牲心甘情愿被枪毙呢?还是马上为自己辩护?你只要说清楚,你先在这里休息,她是后来进入强迫你的,还给你下了药,就行了。”

  “你可以在说是她强迫你的同时,提出要求检查身体,说她给你下药强尖你,你身体里还有药物残留,”

  唐爱莲心中冷哼,而张丽丽为了陷害妈妈,她给妈妈倒的那杯酒里用的药是没有残留的,只要行房过后,想检查都检查不出来。

  而给这个男人用的药,却是很普通的媚药,即使啪啪过后,身体里还有残留,只要进医院一查,就能查出曾经被下过药。

  这也是张丽丽给妈妈下的陷井,想要给妈妈安上一个给男人用药,强尖男人的罪名。

  可惜,她太高看了她自己,也太过看低了自己的妈妈,她要把强尖男人这个罪名,落到她张丽丽自己的头上。

  唐爱莲一点都不担心,这个男人不会照实说。

  因为,这个时候对强尖犯的处罚是真的很重。情节特别恶劣的,会被处以死刑,而只要这个男人被张丽丽咬上强尖,她肯定不会让他活着。

  面对生死,她相信这个男人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话来说。

  张丽丽还在哭诉:“你们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他强尖。我今天喝多了,只是想进入这个员工休息室休息一下,可这个男人撞进来,二话不说就扑上床上把我强尖了。”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男人却开口了:“丽丽,你说反了吧?明明是你请我来吃饭,我喝了你倒的酒,就晕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睡在这个房间里。后来,你来了,直接扑到了床上,不信问一问这里的服务员就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张丽丽有点惊慌,因为,小计来这个屋里休息时,应该会有人看到。

  “另外,大家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是有眼睛看的,明明是你上面,我还怎么强尖你?”

  这点大家都看到了,大家进来的时候,张丽丽还在男人的身上耸动着呢。

  众人看向张丽丽的眼光都带着鄙视:这样伤风败俗的女人,还真是少见。

  张丽丽又慌又怒:“你胡说,我”

  男人又打断了她的话:“还有一点,我虽然喝了点酒,但那点酒平时也不至于醉,而且,我在这个房间醒来后,感觉体内中了药,否则,我肯定不会有人爬上床就跟人那样,我要求,请个医生来给我体检,我相信,我的身体里还留下了那种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