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20章 他伤了自己
  第620章他伤了自己

  若是平时,凤鸣当作别人的面叫她媳妇儿,必定被唐爱莲骂回去,但此时,唐爱莲只是哼了一声,看了胡卫红一眼:“你的烂桃花,自己处理好,否则以后我不会理你。壹看书 ·1kanshu·”

  凤鸣马上表示:“媳妇儿你放心,我眼里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别的女人,我都当她是空气。”

  胡卫红听到凤鸣这样讨好唐爱莲,心中更是难受,看向唐爱莲的眼光也更是嫉妒了。

  元菊被唐爱莲用一根绳子串着将她跟那个男人绑在了一起,此时,见到唐爱莲跟胡卫红撕逼,一直又羞又愤的脸上顿时露出幸灾乐祸。

  此时,随着凤鸣走出大殿,几位年轻的族老终于发现了被绑着的元菊和那男人,以及跟着唐爱莲过来的一大帮女人。

  三长老指着元菊:“怎么回事,谁将你绑了起来?”

  他看了看绑着元菊的绳子,又看了看另一个被绑着的男子,再看看唐爱莲。

  因为,那绳子的另一头就在唐爱莲的手中,很显然,元菊和那男子,是唐爱莲拉来的。而那些女人,也是跟着唐爱莲来的。

  那些族老的眉毛就一个个皱了起来,见凤鸣对她亲密的样子,她应该就是凤鸣的私订未婚妻了,只是,这个私订未婚妻怎么回事?刚刚来到凤家村就搞上事了?

  众族老的注意力也注意从唐爱莲和胡卫红的身上转移到了元菊身上,只见元菊头发凌乱,身上穿着一件不合身的长衣服,一看就是借来的,遮住了上身,但下身被撕烂的裙子却还是露了出来,令人一看就知道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

  再看那男人,初春的天气,却裸着上身,露出盘结的肌肉,下身倒是穿了一条长裤。

  众族老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怎么象抓了奸夫**的样子?

  而且,看样子还是凤九这个私订未婚妻抓的?

  听到三长老问元菊“谁将你绑了起来”的时候,众女人的眼光都看向唐爱莲。

  而唐爱莲也没有打算退后,她不得元菊说话,就挺身而出:“是我抓的!”

  在大殿里没有出来的大长老终于感觉不对,走了出来,一见自己的外孙女跟一个男子绑在一条绳子上,又正好听到唐爱莲回答“是我”,他顿时怒了。

  原本因为凤鸣因为这个女人而坚决不答应跟胡家联姻,他就已经对唐爱莲积聚了不满情绪,此时见唐爱莲居然将他的外孙女跟一个男子绑在一根绳上,他哪有不怒?

  大长老愤怒的结果,就是一个隔空掌就向着唐爱莲打去:“谁让你绑人的?”

  众人一见大长老居然对唐爱莲动手,都是大吃一惊,大长老可是先天三层的高手,对一个没有武功的女孩下手,而且还是挟怒之下的全力下手,若是被打中了,那个女孩还有命吗?

  而那个女孩似乎被吓傻了,居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里面的老族长一见大长老对凤鸣的私订未婚妻下手,也是大吃一惊,澳门赌博网站:大叫道:“住手,你疯了!”

  但他刚才还坐在上座没有出来,此时哪里来得及去阻挡?

  更让人惊奇的是,凤鸣居然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也是一动不动,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吓傻了?

  或者,他其实并没有他嘴里的那么爱这个未婚妻?

  但是,意料中的女孩被打飞的情景没有发生,反而是大长老自己飞了出去,撞到大殿的门上,又滑跌下地来,口喷鲜血,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一见外公居然被震飞出去,吐血昏迷,元菊惊恐大叫:“外公”

  几个族老也扑了上去,族长摸出一只盒子,一脸心痛地拿出一颗丹药,喂进了大长老的嘴里。

  众族老们见唐爱莲伤了大长老,一个个都愤怒了。另一个长老和旁观的一个中年人同时出手,抓向唐爱莲!

  凤鸣一个瞬移,挡在唐爱莲的前面:“四长老,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四长老愤怒地指着大长老:“你难道就没有看到,大长老被她打成了重伤昏迷了吗?”

  凤鸣冷冷地一扫周围的人,反问道:“你们谁看到我未婚妻动手了?”

  众人齐齐一怔,再一回想,唐爱莲刚才就站在那里,的确没有动过手,不对,那一下,她连眼珠都没有动过,她似乎被吓傻了。

  四长老也想不通,但他并不想想放过唐爱莲:“那你说,大长老为什么受伤了?他刚才只是要教训你这个私订未婚妻,然后就飞了出去,受伤昏迷,难道,他自己伤了自己不成?”

  “他的确是自己伤了自己。”凤鸣冷笑着,唐爱莲身上可是戴着防护玉牌,谁想打她,都得承受防护牌弹回的力量。

  “你说他刚才仅仅是想要下手教训我的未婚妻,可实际上,他刚才可是全力下手。”

  他刚才本可以阻止,但他就是不阻止。否则,不得到教训,谁都想欺负他的女人。

  众族老听到凤鸣这话,都有些替大长老心虚,刚才大长老那一拳的架式可不象只是教训一下晚辈的样子,他是动了杀心,想要杀掉唐爱莲。

  元菊哪里会放过这个陷害唐爱莲的机会?她大声叫道:“我看到她动手了,我外公分明只是想小小的教训一下她,她却使了妖法,伤了我外公。”

  凤鸣却没有说话,而是转身从唐爱莲脖子上摘下一个玉牌,然后戴到了跟元菊绑在一根绳子上的男子身上。

  “现在,你们谁来打他一拳?尽全力打!”凤鸣说。

  众人看着凤鸣,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看这男子跟元菊的情形,早就看出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事,就算打死了他,也没地方说理去。

  那男人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这是要打死他吗?

  他刚要挣扎,凤鸣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戴的是防御牌,这里没人能打死你。”他这才老实下来。

  于是,有人上来打了他一拳,结果,那人反而被弹了出去。幸好,他没有用大力打。而那男子却毫发无伤。

  “这是,防御牌?”众族老的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