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618章 你这女人太恶毒
  第61章你这女人太恶毒

  可惜,胡卫红告了唐爱莲,却因为唐爱莲有背景,无法告倒她,反而让凤鸣讨厌了她。 如果她那个时候就是世家女,凤鸣还能不高看她吗?

  后来,她被唐爱莲孤立,被凤鸣漠视,不得不选择加入了民兵师去修路。但没想到,修路比在队里劳动还累。在生产队里,她还可以找个借口就不上工,或者将自己的事交给马成功帮做,但去了民兵师,却是每天都得上干。

  同样的知青,黄明玉到了民兵师很吃得开,而她,没干几天她就受不了啦。最后只有逃跑。只是,她回到家里不到个月,就被上面遣送回了黄土坪。

  她实在不想再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事,便只要逃跑,因此,在黄土坪只住了天,拿着信纸去偷偷盖了几个空白章,又再次逃跑了。

  这次,她学乖了,没有逃回城里的家,而是逃到了s城。

  只是,没有回到家里,她却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机。

  胡卫红没有工作赚不了钱,就算有了介绍信能住旅社,可身上那点钱用完后,她的日子要怎么过?她愁啊。

  她想找个临时工作,但属于民工干的那种到码头上扛包之类的力气活她又干不了,轻巧的人家又不会请她干。因此,她身上那点钱用光了,依然没找到活干。

  因为她长得漂亮,又脸愁容,很快地,她就引起了有些人的注意。

  “小妹妹,你是不是在找工作啊,我这里有个活你干不干?”个自来熟的大嫂问她。

  正在四处找活干的胡卫红顿时高兴了,不过她还是很小心地问:“大嫂你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活干?”

  那大嫂打量着她:“我是旅游部门的,需要长得漂亮会说普通话的导游。我看你长得还可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适合当导游?”

  胡卫红听是当导游,自然是惊喜万分,导游啊,活往巧,还能四处游玩,自然是愿意了。于是,她就跟那大嫂走了。

  胡卫红跟着那大嫂去“面式”的地方。面试的地点是家国营宾馆的套高级房间里,同时等待着“面试”的还有十几个姑娘,澳门赌博网站:都是十七到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

  那些姑娘个个都在憧憬着当导游的前景,讨论着面试会是试点什么,原本还有些警惕的胡卫红顿时放下心来。

  因为人太多,她们只能坐等在外间,等里面的人叫到自己的名字才进去面试。胡卫红来得晚,又有些口渴,见旁边的桌子上有茶杯和茶壶,又见其他人口渴了也自己去倒茶吃了没事,便自己去倒了杯茶来喝。

  只是,喝了茶不到三分钟,她便感觉昏昏欲睡,靠着墙就那么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就现到了个密闭的空间里,身下还在摇晃,身边同样倒了很多女孩,有部分都是跟她样当时在那个招收导游的等待面试的姑娘。

  再笨,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明白,自己上当了。

  是的,胡卫红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大嫂居然是个人贩子集团,招收导游不过是个晃子,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些长得漂亮的单身女子下手,卖到外港去当卖笑女。

  知道真相的那刻,胡卫红真想死了之。

  然而,他们所乘的船还没有出境,就听到上面出现了枪声,紧接着片混乱。船舱里的姑娘们都被吓得瑟瑟抖,唯有胡卫红非常激动——她应该获救了。

  果然,当上面切声响停下来时,就有打开了船舱,下来的是解放军。

  胡卫红当然不会说自己是知青逃兵,而是将自己说出个到s城探亲然后被拐的知青。那负责的解放军听到她的名字后,又认真看了她,然后就走了出去。再然后,她被带到了间办公室,见到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自称是她的父亲。

  她从小就只知有母亲不知有父亲,据母亲说,她的父亲是个解放军,但很早就死在了战场。没想到,她的父亲居然没有死,而且,还来头很大。

  她就这样成了胡家的大小姐。当她知道,胡家找她回来,其实是拿她跟凤家联姻时,她莫名地想到了起当过知青时的凤鸣,得知凤家联姻的对象是凤鸣,她不但不反对,还很高兴。

  胡卫红感觉,命运对她还是很公平的,唐爱莲跟凤鸣青梅竹马又怎么样,他们订了娃娃亲又怎么样?凤鸣马上就是自己的了。

  此时,面对凤鸣,胡卫红心中激动之外,又多了些忐忑,毕竟,当年她可是得罪了他的——她把唐爱莲给告了,其中条,就是乱搞男女关系,而对象就是凤鸣。

  因此,她只能再次强调:“凤鸣哥哥,我真的不是告你,当年那个唐爱莲太无耻了,是她勾引的你。”

  众族老听到胡卫红曾经告过凤鸣的状,都是脸黑线:她说告的是凤鸣的私订未婚妻乱搞男女关系,无意告凤鸣,可人家个女的还能个人乱搞男女关系吧?

  告了唐爱莲,那不等于将凤鸣起给告了?

  更何况,说唐爱莲勾引凤鸣,不如说凤鸣勾引唐爱莲,谁家四五岁的男孩就知道给自己订娃娃亲呢?

  见凤鸣冷着脸不出声,如果不是在当知青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就是这个性格,胡卫红会很害怕。

  但此时,胡卫红却看着凤鸣眩然欲涕:“凤鸣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那个时候是时糊涂了,只想着你们孤男寡女整天往山上窜,怕她坏了您的清誉,才想着让领导制止你们——我真的不是故意告你们的。”

  胡卫红这话说,众族老顿时对唐爱莲有了不好印象:个姑娘家整天跟男人上山,孤男寡女在起,的确不是个淑女应做的事。

  凤鸣实在忍不住了,叱道:“你这女人实在是恶毒,我跟阿莲只是起上山放马,那个时候我们才十三岁,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了乱野?更何况,我跟阿莲早在不满五岁的时候就订下了娃娃亲,名份已定,又哪里会影响什么清誉?”

  胡卫红见凤鸣叱责她,顿时委屈极了:“凤鸣哥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