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98章 再见黄明玉
  第598章再见黄明玉

  最后,林伟社不得不叫了几个民兵过来,将林重华捆上了,然后带着那箱金银,一起送到公社去。

  因为有金银财宝,唐爱莲怕路上不保险,打了一个忽哨,一个少年骑着马狂奔而来,眨眼间进了村子,到了唐爱莲的面前:“师姐!”

  这个人,自然是服用了化形丹化为人形的小白!他平时在人前都叫唐爱莲为师姐,而不是主上。

  唐爱莲将那箱金银财宝锁上,递到了他的手中:“你将他们护送到公社去找公安。”

  “是,师姐!”

  有了小白,她不担心这箱金银会落到不怀好意的人手中,而是老老实实的上交国家。

  唐爱莲凤鸣回到黄土坪,将上林村的事告诉了阳大队长。

  阳大队长唏唏不已:“没想到,林重军烈士留下的孩子会被这么对待。这也是我们大队工作的失误。”

  虽然不是一个村,但也是一个大队的人,阳大队长自然清楚本大队哪个村有烈属。没想到,林伟社居然敢拿烈属来做文章,还差点害死了烈士遗孤。

  阳大队长长叹一声:“上林村的村长该换人了。”又问凤鸣唐爱莲两人:“你们有什么打算?真要把方周方美两个接过来照顾?”

  唐爱莲点头:“我打算将他们送到城我妈妈办的儿童福利院去。再说,我们离开家已经六年了,该回去看看了。现在已经是元月,离过年也差不九天。大队长,我们想请假回去过年,麻烦您给我们开介绍信吧。”

  他们的户口档案都还在黄土坪,因此,想要出门,必须由这里开具介绍信。

  幸好,阳大队长只当他们回城了,因着唐爱莲在黄土坪的贡献,全村人都将他们的情况隐瞒了下来,甚至,有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他们全村的人都帮他们打掩护。

  因此,他们现在还是正常知青的身份,而不是逃跑知青的身份。

  又因为两村械斗的事,他们俩失踪六年又回来的事反而被冲淡了,加上他们身上带着的只有原始森林里才能采到的珍贵药材,就算有人怀疑他们的说法,也没有人去深究。

  为了感谢阳大队长和黄土坪的人,唐爱莲又打着师父的旗号,在生产队的仓库放了每户一袋年礼。

  因为黄土坪已经通车,因此,今年给社员们的年礼比上次给的更厚重:每户六十斤大米,六十斤面粉,十斤肉,十斤糖,十斤果,还有十米棉布。相当于是六年的年礼一次性发了。

  派发年礼的时候,整个村子的都是一片欢腾。分发礼品时,阳大队长又是一番“丑话说在前头”,让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

  当然,出于对唐爱莲的感谢,村里人也死死记住了关于“凤鸣唐爱莲两位小知青一直在黄土坪放牛养马”的“事实”。

  在黄土坪住了两天,凤鸣和唐爱莲正要回去的时候,忽然下了一整夜的大雪,第二天起床一看,到处冰天雪地,封山了。

  两人只好留在黄土坪过年。

  唐爱莲是南方人,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忍不住便要玩雪,凤鸣干脆带了她出去林海里玩雪,教她划雪,唐爱莲很快就学会了,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唐爱莲忽然有种感觉,如果两人就这么避开那些所有的麻烦和纷争,就这么过日子,也不错。

  不过,她很快就打掉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她是巫医,必须济世才能提高功力,修仙虽然也能强大,但真正逃过雷劫的没有几个。

  但巫医不同,巫医的所修的性光,是雷劫的克星,再强的雷劫,都劈不开她的性光保护。因此,巫神功法,她不能丢。

  过完年后,太阳出来,大雪渐渐融了,唐爱莲和凤鸣这才带了带着方周方美踏上了去城的火车。

  方周和方美旱厕里的那箱金银财宝,唐爱莲没有去动它,也没有告诉方周。只是,给布置了个阵法,将那箱子隐藏了,就算有人挖到,也看不到它。

  因为,现在就算挖出来,方周和方美也保护不了它,她的想法,等他们长大以后,有能力保护这箱财宝了,再告诉他们那箱金银财宝的存在。

  下了火车,四个人带着大包小包挤出火车站,正打算去搭班车,忽然,一个带着迟疑的声音叫一声:“唐爱莲?”

  唐爱莲回头,就看到一个精瘦精瘦年轻姑娘正站在眼前,脸上带着疑惑。

  在唐爱莲回头后,那姑娘猛然间就变得惊喜:“阿莲,真的是你!”跑过来就一把将唐爱莲抱住了。

  唐爱莲不是很喜欢跟人拥抱,但还是抱住了她,这个人,居然是当年跟他们一起下放到黄土坪的黄明玉。

  凤鸣冰冷的目光扫了黄明玉一眼,若是别人,恐怕早就让开了,但黄明玉却是了解凤鸣的尿性,根本不怕。

  她又拍了唐爱莲几下,这才放开了唐爱莲:“阿莲,你和凤鸣这是回家过年吧?这两个小家伙不会是”

  她知道他们两人是未婚夫妻,但看来看去,以他们的年纪也不可能生得下这么一对儿女,便又改口:“不会是你们收养的吧?”

  凤鸣冷冷地插嘴:“弟妹。”

  “啊?你说什么?”黄明玉没听明白。

  “他们是我和阿莲收养的弟妹。”凤鸣冷冷地说。

  “啊,你们收养他们做弟弟妹妹。你们自己还要人啊哈,不过你们那么能干,养两个孩子应该没问题。”黄明玉讪笑着,实在跟冰块凤鸣没话可说,只得转向唐爱莲:“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我的信?”

  “你给我写过信?”唐爱莲面露疑惑。

  “怎么没有,当年,你们将阳光使者的礼物都让给了我,我才得以有了路费回家过年,回家后,恰巧我奶奶病了,又多亏了你借给我的一百块钱,才抢救回了奶奶,我还没感谢你呢。过年后我回黄土坪,你们还没有回来,没几天我们就参加了民兵师去修路,之后我每个月都给你写信,却从来没有收到过你的信。你说,你们这俩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她一边说,一边掏出一百块钱要还给唐爱莲。

  唐爱莲心中格登一下,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