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65章 你无权命令我们
  第565章你无权命令我们

  刘秀娟摇头:“不对,澳门赌博网站:这希望园是我女儿办的,除了我女儿,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任命园长。壹看书 ·1kanshu·”

  那民政干部说:“那就把你女儿找来,我跟她说。”

  刘秀娟叹气:“我女儿下放到边远山区当知青了,回不来。”

  那民政干部拍了一下桌子:“既然这样,那就没话说,我们民政局已经任了刘美兰同志为希望园的园长,从今天起,她就走马上任了。这个园所有的事都由她作主。”

  民政干部走后,刘美兰就“视察”了一遍这个大院子,她心中很得意:你刘秀娟再怎么厉害,能厉害过上级?一纸任命书,我就成了这个园的园长,以后,这里就归我管了。

  她看了前院和中院孩子们住的地方之后,走到了刘秀娟住的后院,看着那满屋的红木家具和摆设,眼睛就发亮了:“刘秀娟,你给我听着,我限你三天之内从这座主房搬出来,我要住这个房间。”

  哼,当初,她能将刘秀娟从那三近的院子里赶走,如今,照样能将刘秀娟从这四进的后院赶走!

  刘秀娟冷哼一声:“对不起,你没有资格住进希望园的任何一间房。”

  刘美兰叉着腰:“我是希望园的园长,我怎么没资格住这主房?”

  刘秀娟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说:“这房子是私人性质,并没有捐出来,希望园的孩子们也仅仅是借住这里,所以,你就算当上了希望园的园长,你也没有资格住在这个院子里。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

  刘美兰恨了一下,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没法反驳刘秀娟的话。

  但她转念一想,又说:“不对,我们希望园租了这座院子,就有权利对这座院子的住宿权进行分配,我现在就分配你去住后罩房,将主房让出来给领**住。”

  刘秀娟还没说话,唐金就开口了:“你错了,希望园只是借住,并未没有交一分钱租金,所以,这房子还是园主的,你连住的权利都没有,更没有对房子进行分配。”

  “你是谁?”刘美兰看着唐金。

  “我是刘秀娟同志的助理。”唐金面无表情地说。

  刘美兰一听,这个姑娘居然只是刘秀娟的助理?不对,刘秀娟原来是园长,刘秀娟的助理,不等于是园长助理吗?也就是自己的助理了?

  她笑了:“刘秀娟已经不是希望园的园长了,现在希望园的园长是我。你以后就跟着我,当我的助理吧。”

  唐金依然面无表情:“我只是刘秀娟同志的私人助理!我没有另攀高枝的打算。”

  刘美兰有点气急败坏:“她现在什么都不是,要什么助理?你还是老实点,当我的助理吧。”

  唐金依然站在刘秀娟的后面:“我只是刘秀娟同志聘请的私人助理。”

  刘美兰恨恨地跺了一下脚:“你,你们等着!”

  她走到厨房,看到正在做饭的水玉春母女,便问她们:“你们在这里干了多久了?”

  水玉春回了她一句:“一年多了。”

  刘美兰指着正在旁边择菜的水玉春母亲:“怎么请了个年纪这么大的老婆子?”

  水玉春回答:“她是我妈妈。”

  刘美兰颐指气使:“你妈妈就能搞特殊?我们希望园不养闲人,你被开除了。”最后这句话,是对水玉春的妈妈说的。

  水玉春哭笑不得:“我妈只是帮忙做事,算是义工,并没有拿工资。”

  实际上,是她自己感觉吃白食不安,又因为多动一下才对身体好,因此才自己找事做。

  刘美兰哼了一声:“白做义工,那她会不会在食堂吃饭?吃白食还能算义工吗?”

  刘秀娟实在忍不住了:“她吃的是我的饭,又不是希望园的饭。”

  实际上,整个希望园吃的都是她戒指里的粮食,虽然凤鸣给办手续的时候,给大家办了集体户口,每个月都可以凭本怖买一些粮食,但孩子们正在长身体,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那每人每月二十一斤的粮食哪里够吃?

  因此,希望园的粮食大部分还得靠刘秀娟拿出来。

  刘美兰哼哼两声,又去看了后面的猪场,见到了后院的菜地和正在种菜的水莲,见水莲只管低头侍弄菜地,便又转回了主院,对着刘秀娟说:“好了把财务交出来吧。”

  刘秀娟却摇头:“财务不在我这里,有专人在管。”

  刘美兰按着刘秀娟说的到了中院的财务室,见到了财务主管唐暗,采买唐一和唐二,当刘美兰让唐暗将财务交出来的时候,唐暗却说:

  “园长,这财务是唐爱莲交给我的,所有的帐面资金也是她交给我的,我必须为她负责,请原谅我不能将财务交给您。”

  “我是园长,我让你交你就得交。”刘美兰说。

  唐暗摇头:“希望园的资金并非财政拨款,所以,不归园长管,如果园长能从上面要来资金,可以自己派人来管。”

  刘美兰气急:“你敢不听我的,我开除了你。”

  唐暗却摇头:“我是唐爱莲请来管理她讨捐的资金的,我的任务只是管理这般资金的支出,并非希望园的人,所以,只有唐爱莲能开除我,你这个园长还真无法开除我。”

  “难道,你没有从希望园里领工资?”刘美兰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下巴也抬高了起来:“只要你在希望园里的领工资,你就必须听我的,不听我的,我就有权力开除你!”

  唐暗还是摇头:“很抱歉,我的工资由唐爱莲同志来发。与希望园无关。”

  刘美兰又转向唐一唐二:“那他们两个呢?”

  唐一唐二都面无表情,唐暗冷冷地回答:“他们只是我的助手,听从我的吩咐,用我管理的钱买东西维持希望园的用度。”

  刘美兰眼珠一转:“那好,我命令你们,给我采买一桌好菜,今天中午我在这里吃饭。”

  谁知唐暗却还是摇头:“抱歉,我们不属于希望园的员工,你无权命令我们。”

  “那,我以园长的身份,检查一下你们的财务总可以吧?”刘美兰说。

  唐暗考虑了一下,说:“可以。”将帐本拿了出来给她看。

  刘美兰并不怎么懂帐,但还是一页一页地翻着,翻到最后一页,惊叫起来:“怎么可能,希望园帐上已经没多少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