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64章 刘美兰进了希望园
  第564章刘美兰进了希望园

  黄土坪。一看书 ·1kanshu·

  回家过年的知青都回来了,澳门赌博网站:只有唐爱莲和凤鸣还没有回来。大队长暗中叹气,这两个孩子也玩得太过了。

  黄明玉见唐爱莲他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心中奇怪,他们不是说,不回去过年的吗?

  胡卫红见黄明玉穿了一身新衣服,很是眼红:“你这布在哪买的?”实在的这布太好看了,同样是银灰色,色调可比她身上的好太多了。

  “这个”黄明玉当然不会说,是阳光使者送来的,但她又一时说不出在哪买的。

  “是不是阳光使者送的?”胡卫红逼问。她可是听说,今年没有回家过年的知青,都有阳光使者送的年礼呢。

  那年礼可是非常丰厚:十斤大米,六米棉布,两斤野猪肉,两斤糖两斤果。而且,每样东西质量都非常好,米是平时难得一见的精米,据说煮饭非常好吃,布虽然是棉布,但无论结实度还是色泽度都非常好,无论男女穿上都很有型有款有范。肉、糖、果更是平时从来没有吃过的高级货。

  可那样的好东西,就因为他们回去过年了,居然就没得到。胡卫红怎么能心甘?

  “我听说,只有在当地过年的知青才能得到阳光使者发的礼物,你不是也回去过年了吗?怎么能得到阳光使者送的礼物?”

  黄明玉见他知道阳光使者送礼,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恰好大队长的女儿红英来找他们:“我爹说,所有知青十点钟在大队部集合。 壹看书 ·1kanshu·”

  黄明玉趁机回答:“十点钟啊,你放心,我们指点准时到。”

  红英刚转身走了两步,胡红卫却叫住了她:“你爹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红英回身说:“我听说神龙山要修路了,所有知青都可以报名加入民兵师去参加修路。听说,每个月有十几块的工资呢。”

  “啊,有十几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我肯定报名。”黄明玉高兴地说,她转向马成功:“马成功,你去不去?”

  马成功想了想:“我去。”

  在这里只能跟农民一起抢工分,去年一个分值才一毛五分钱,扣掉分的东西,根本落不下多少钱。但参加民兵师就不同的,一个月哪怕只有十五块,也等于有五毛钱的分值呢。

  他问胡卫红:“卫红你去不去?”

  胡卫红白了他一眼:“不去是傻子!”

  黄明玉却忽然想起了凤鸣和唐爱莲:“不知道凤鸣和阿莲去不去。”

  胡卫红哼了一声:“他们两个小屁孩子,连工都不能出,又怎么可能去修得了路!他们肯定不能去!”

  就这样,神龙山的知青们绝大部分都报名加入了民兵师修路去了。而唐爱莲凤鸣两人却还在野人谷。

  又过了十多天,大队长见他们还没有回来,心中越来越焦急,这两个孩子,不会是受不了农村的苦怕跑回城市了,见到了父母,都不想回来了吧?

  毕竟,那两人才十三岁。

  要不要将他们没有回归的事往上报一下呢?可他如果将他们回城的事报上去,两人的前途恐怕就没了。

  最后,阳大队长决定,看在唐爱莲捐那两匹马,以及过年前给乡亲们送的大礼份上,将唐爱莲和凤鸣已经“逃回城”的事隐瞒下来。

  他在想着,说不定,人家过年前送那么大一份礼,就是要他们村的人给他们保密呢。反正,跟他们同来的几个知青都参加了民兵师,不在村里了。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但因为这个误会,却让唐爱莲和凤鸣两人保住了他们的“知青籍”。

  于是唐爱莲凤鸣两个没有归队的事,就这样被隐瞒了下来。这也是因为那些知青都被招去修路了,否则,就一个胡卫红,就没法隐瞒下去。

  野人谷里,不知道是不是唐爱莲的戒指很难拿回,之后,野人王再没来烦她,只十天一次来送野果野物。

  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天气变得慢慢暖和起来,野人王来的日子更少了起来,变成一个月才来一次了。

  不过,唐爱莲最初在他的身上感受到的那种危险感觉已经消失了。

  有几次,她甚至发现他身上有伤,不知道是跟别的野人争女人打的,还是狩猎打的。

  天气越来越热,幸好,唐爱莲身上的灵力也能动用一些了,能够给自己来一个除尘诀,否则,光汗臭就臭死自己了。

  而希望园里,刘秀娟见唐爱莲一去没有回来过年,心中很是有些怪老三不懂父母的心,连过年都不回来。虽然有信回来,但她还是想女儿啊怎么办?

  过了年,女儿连信都没有了,刘秀娟更是焦急。

  不但是她,唐大龙也焦急了,但他还是安慰刘秀娟:“没事的,阿莲一定是跟师父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法通信。”

  刘秀娟依偎在大龙怀里哭泣:“可是,她那么有本事,为什么就不让人送个信回来啊。”

  她现在跟丈夫的感情很好,不缺吃穿,又有事业(希望园)可做,日子本应该过得很舒心,但女儿的信息突然中断,却让她一天比一天焦虑。

  “妈,你不用管阿莲的,阿莲有个隐世高人做师父,她自己又有那么有本事,她不会有事的。”偶尔会回家看望父母的爱诗说。

  如今爱诗和爱文都参了军,只有爱乐和爱武还在读书。

  刘秀娟见女儿也来劝她,只得用女儿跟高人师父走了这句话来安慰自己。

  第二天,希望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却是让刘秀娟再也无法去管女儿的事。

  “这是我的介绍信,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希望园的园长了。”刘美兰拿着介绍信,趾高气昂地说。

  刘秀娟看着那张由民政局开的介绍信,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这个希望园是私办的,民政局也管不了。”

  “谁说管不了?只要在这个区域,所以福利机构都归民政局管,既然归民政局管,那我们民政局就有权任命这个儿童福利院的院长。噢,不,在这个希望园里,就是园长。”带着刘美兰进来的那个中年干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