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45章 乱搞男女关系
  第545章乱搞男女关系

  果然,公社知青办的卫干事眼睛朝着唐爱莲两人一扫,定在两人拉着的手上,眉毛就是一皱:“你就是唐爱莲?你是凤鸣?”虽然过了半个月,但当在公社,因为他们是最后一批被接走的知青,因此还有印象。

  凤鸣上前一步,将唐爱莲挡到身后:“不错,我就是凤鸣。有什么事吗?”

  卫干事心中的某种猜测得到证实,但还是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唐爱莲听卫干事问出这话,连忙要从凤鸣手中将自己的小手抽出来,但凤鸣却握紧了不放:“我们早就五岁的时候就订了亲,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卫干事脸上诧异:“你们订过亲?有什么证据?”

  凤鸣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我家里人都知道,而且都同意了。”他扯出胸口的一块玉牌:“这是唐家给我的订亲信物。”又回身从唐爱莲脖子上拉出牌:“这是我凤家给唐家的订亲信物。”

  在拿出信物的同时,他快速拿出一个本子,在卫干事面前晃了一下,卫干事看到那小本子上的字,又看到那某部门的钢印,脸上顿时变了。看向唐爱莲的眼神也变得小心起来。

  唐爱莲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她知道,那应该就是他时常扯大旗作虎皮的工作证了。想到那龙首说的特工组最小的成员,她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差了:他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告诉她,他最部队最神秘的组织里挂了号。

  从屋里冲出一个女孩子,指着唐爱莲就骂:“你这人居然那么小就知道勾搭男人,有作风问题,要严肃处理,订娃娃亲是封建残余,要批斗的。”

  这个人,正是胡卫红。

  唐爱莲恍然明白:原来,她被胡卫红告了。她不由暗自叹气:我这是招祸体质吧?是吧?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凤鸣:“凤鸣你看,这娃娃亲是封建残余呢!你趁早把什么娃娃亲解除吧,有人等不及要跟你自由恋爱呢。”

  就算胡卫红再脸皮厚,听到唐爱莲这话也红了,她偷偷看了凤鸣一眼,又狠狠地瞪了唐爱莲一眼。不过对于唐爱莲说的解除娃娃亲,倒是蛮期待的。

  凤鸣脸上露出茫然的神:“卫干事,有规定说,两人心甘情愿的订亲是封建残余吗?我怎么听说,包办买卖婚姻才是封建残余?”

  他故意着重心甘情愿四字,却将订娃娃亲省略了娃娃两字。

  胡卫红心中也是郁闷,她原本还对凤鸣抱有期望的,可这个凤鸣居然处处维护着唐爱莲,让她非常愤懑。

  卫干事有点尴尬,政策条文还真没有明确规定,订娃娃亲也要作为封建残余来批斗,而且,在他看了凤鸣给的本子以后,他敢拿凤鸣怎么样吗?

  唐爱莲冷哼一声:“胡卫红,澳门赌博网站:是你告的状吧?你是想批斗我还是想批斗凤鸣呢?”

  胡卫红顿时红了脸:“怎么可能,又不是凤鸣的错”

  “呵,我从来不知道,男女订亲只是一个人的事。你是看上了我的未婚夫,所以才来告我吧,你以为,把我告倒了,就能把上凤鸣?”唐爱莲这话说得也是不留一丝情面了,今天算是跟胡卫红把脸撕开了。

  凤鸣听到唐爱莲这话,却是惊喜莫名:她这算不算公开承认是他的未婚妻了?

  只是,唐爱莲横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他,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但她横那一眼,看在凤鸣的眼里,却是亦嗔亦喜,分外动人。十三岁的女孩,已经有少女的风采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胡卫红差点哭出来:“明明是你们每天出双入对,乱搞男女关系”

  “谁看到我们乱搞男女关系了?”凤鸣怒了,身上气势向胡卫红一压,胡卫红扑通就跪了下去。

  “我跟阿莲虽然是未婚夫妻,但我们都还实际年龄只有十三岁,根本没有你想的那种乌七八糟的关系。你自己思想肮脏,就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

  “不,我不是我没有”胡卫红惊慌失措,没想到凤鸣居然这么不给情面。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唐爱莲,难道,他都看不到自己喜欢他吗?

  那个唐爱莲有什么好?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哪里比得上她前凸后翘有女人味?

  卫干事松了一口气:“好啦,既然你们是未婚夫妻,又只有十三岁,那这乱搞男女关系这一条就不说了。唐爱莲,我问你,你是不是做了拉拢干部的事,给大队长送了礼,让他给你安排轻省的活,每天不用干活就能记四分?”

  唐爱莲心中一顿,原来,胡卫红告的重点是这个呢。

  “要说贿赂啊”唐爱莲想了一下:“给他吃了个包子算不算?”

  一个包子?四分钱的包子,算什么贿赂?卫干事哭笑不得。

  胡卫红指着唐爱莲:“她还送了马!”

  卫干事一愣,一匹马要五六百块钱,这可是一笔巨款了。

  唐爱莲笑了笑,说:“阳大队长去接我们知青的那天,他只带了两匹马去,而我们有五个知青,总不能三人骑一匹马吧?所以,我就问大队长,我掏钱给队里买匹马行不行?”

  唐爱莲接着说:“大队长一听说我要给队里买马,马上就答应了,并说,我年纪以后这马就归我管,每天给我记四分。

  我就问,如果我捐两匹马,可不可以让凤鸣一起放马?因为,凤鸣户口本上的十五岁,是他当年为了早读书改大的,他实际年龄只有十三周岁。也不知道大队长是为了让队里多得一匹马还是相信了我说的凤鸣只有十三周岁的说法,想要照顾未成年人,同意了我的提议。

  就这样,我和凤鸣就成了放马人,每天去山上放马,割马草回来晒干预备冬天用,虽然没有社员累,但也算是尽自己所能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了。”

  卫干事听了,才知道人家这马并不是送给私人,而是送给生产队的。你说,人家唐爱莲捐了两匹马,大队长给唐爱莲安排个轻便的活不是应该的吗?你有本事你也捐两匹马给队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