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33章 鸠占鹊巢这么多年
  第533章鸠占鹊巢这么多年

  水玉秀见自己所做的事被揭发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哼了一声:“凭什么,她能被接进城里享福而我不能?我抢了她的身份,也是她活该。”

  她忽然又朝着水玉春一笑:“你以为你爹娘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你不来,我也已经跟他们划清界限了。这身份我不希罕,你的父母,我还给你好了。哼,一个去了五七干校,一个病得快死,都不是好东西,你快领回去吧!”

  “你”水莲气愤了:“你这人好没道理,我外公外婆身居高位的时候,你迫不及待地要来抢我娘的身份,冒充我娘来冒认我外公外婆,现在我外公外婆倒楣了,你马上就想要撇清关系,还敢抵毁我外公外婆,你良心被狗吃了!”

  水玉春也是非常愤慨:“水玉秀,你还是人吗?你冒充了我的身份,又不孝顺我的父母,居然还敢跟他们划清界限?既然你现在如此,当初又何必冒认我的父母!”

  “哈哈哈”水玉秀大笑:“我看你还真是被敬秋林关傻了,当初他们能给我带来荣耀,我自然是要认的,但现在他们只能给我带来耻辱,我还认他们干什么?自然是有多远赶多远了。”

  水玉春听出她那话里的意思了:“你把我的爹娘赶哪里了?”

  白大荣下意识就想拦阻,但水玉秀却撇起了嘴巴:“他们现在的身份,已经不配再住主房,自然是住他们该住的地方了。”

  唐爱莲的念力扫向了整个院子,终于,在偏僻角落的一间柴房里发现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老人似乎已经将外界的声音屏蔽在外,对院子里的闹剧不闻不问。

  水玉春刚要反驳水玉秀的话,唐爱莲拉了拉水玉春的手,指了指院子的后面。水玉春会意,冲着水玉秀哼了一声:“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便当先走向后院。

  水玉秀一见,连忙拦在前面:“你们干什么往里闯?这是我家,你们给我出去。”

  水玉春猛然回头看着水玉秀:“你错了,这里不是你家,你家在水家庄,这里,是我的亲生父母的家,你鸠占鹊巢这么多年,现在,该滚的是你!”

  水玉秀哈哈笑着:“我就不搬,你怎么着?你本事大了啊,居然敢说把我们赶出去?不管咋样,我的名字还在这个院子的户口本上呢。你想赶我走,没门!”

  “你刚才不是说了,不希罕冒充我的身份,把身份还给我吗?这里是周家的房子,你根本就不是周家的血脉,你刚才还敢说我父母不配住主房,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将你们从这院子里赶出去!”水玉春恨恨地说。

  水玉秀刚才说得痛快,现在才猛然想起,她可以跟那两个老家伙划清界限,但只要她还是周家的女儿,她就还能住在这里。可如果周家人知道了她不是周家的血脉,她将身份还给了水玉春,她就跟周家没关系了,那她也就没有资格再住这座院子了。

  “你你想要这院子,你做梦!”水玉秀有点惊慌了。

  “是不是做梦,咱们走着瞧。”水玉春说罢,便跟上唐爱莲,往后院去了。水玉秀还想阻拦,却被唐暗拦住了,冷冰冰的声音象腊月的风般刺骨:“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收拾东西找地方搬走,否则,有你后悔的。”

  唐暗很清楚他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她对自己的亲人或许会心软,但对别人,尤其是冒犯了她朋友的人,她可是毫不留情,她说了要让这家人搬出去,那就肯定是让他们搬出去,不会打折扣。

  水玉秀被吓住了,愣愣地瞪着唐暗,唐暗却已经回身跟在了唐爱莲的后面。

  水玉秀和白大荣两人面面相觑。

  “你说,她会不会真的把咱们赶走?”白大荣担心地问。

  水玉秀恨了一声:“我怎么知道?”她看着白大荣:“刚才不是让你打那个水玉春吗?你干嘛不动手?”

  白大荣翻了一个白眼:“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要是动了手,那个男人铁定会动手,那个男人满身的煞气,一看就是杀过人的,你是因为自己被打了想让我也挨到打一顿吧?”

  水玉秀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说好听点就是趋利避害,说不好听点就是势利眼,当初跟周父周母划清界限,也是男人提出来的。她若是倒楣,他也不会对自己有多好。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真的搬回你家去?”

  “我家里那么点房子,哪里够住?”白大荣皱着眉头,他可是大学生,当初肯娶这个农村出来没有教养的女人,就是看上她娘家可以提供房子住。当然,更让他动心的是周家的权势可以帮助他向上爬。

  可他没想到,这岳父母居然也有倒楣的时候,他为了自保,只好让老婆跟娘家划清界限。只是,这界限是划清了,如今这房子也不能住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划清界限了,毕竟,就算老人的亲生闺女找电门来,老婆也在周家这么多年,总不好赶他们一家出去。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真的要搬回家里跟父母挤在一起住吗?

  他眼珠一转,便心生一计:“你去找工宣队,就说”他附着老婆的耳朵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水玉秀推了他一下:“这样真的好?”

  “有什么不好的,老头上可是被打倒送到五七干校了的,他们既然不怕麻烦找上门来,那就让他们知道这麻烦不是那么好沾惹的。”白大荣好看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可是,我跟他们不熟,不如,还是你去吧,我守在家里,免得他们来主屋偷东西。”

  白大荣想了一下,同意了:“好,我去。”

  后院的柴房,唐爱莲上前敲门,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呀?”紧接着,柴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清瘦老妇人出现在门口。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水玉春的心莫名猛跳了几下。再看到老人那张枯的脸,眼睛就红了,定定地看着老人,却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