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32章 大打出手
  第532章大打出手

  看着水玉春急剧起伏的胸膛,水玉秀一阵惬意:“怎么,生气了?生气也没用。告诉你,为了给你找那么个男人,我娘可是花了大力气的。不过你的命也真够大的,这么些年你居然没被打死。”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奇怪呢,我那好姐夫今天怎么把你给放出来啦?明明跟他签了约,让他好好管教你的,这不行啊,看来我还得让我娘去找找他才行,也太不负责任了。当初我娘可是给了他们家两百块钱的。”

  水玉春答人听着这话,不由蒙了,当初不是说,敬家给了水家两百块钱吗?怎么听水玉秀说的,不是敬家给水家两百块钱,而是水家给了敬家两百钱?

  看着水玉春震惊的样子,水玉秀又笑了:“没想到了,你可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赔钱货,不但没有挣来彩礼钱,还是我娘倒贴了两百钱给敬家,人敬家才收下你的。当然,他们的责任就是把你管好了,能让你早早的累死更好。”

  水玉春终于明白了,原来她这些年在敬家连条狗都不如,敬家人的本性是一回事,“娘家”人的使坏才是根源。

  “水玉秀,你害了我这么多年,我跟你拼了”水玉春再忍不住,扑了过去,就朝着水玉秀扭打起来。

  “你敢打我?你这个野种,我们家养你这么大,你不但没有给我娘挣来彩礼钱,还害我我娘赔了两百块钱,你还敢打我,我打死你!”

  水玉秀也马上反击。

  水玉春的身体这么些年在敬家被虐待,早就亏空了,全靠这段时间唐爱莲给她暗地里补着,才恢复了一些,跟这些年冒用她的身份在周家养尊处优的周玉秀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真要打的话,哪怕水玉春一直做着体力劳动,也打不过水玉秀。

  不过,还有唐爱莲在呢。

  自从得到那三块符阵石,吸收了其中储藏的功力之后,她的念力大增,虽然不好随意用巫术欺负凡人,但影响一下水玉秀或者是关键时刻将玉春拉开还是能够。

  因此,不多久,水玉秀就被水玉春压在身下打。

  “啪!”

  “这一巴掌,是打你冒充我的身份来认亲的”

  “啪!”

  “这一巴掌,是打你陷害我,伙同你娘将我送往敬家,还让敬家管教着我,让敬秋林天天打为,想要我被折磨而死的”

  “啪!”

  “这一巴掌,是你代替你娘承受的!”

  “啪!”

  “这一掌是替你玉安受的!”

  “啪!”

  “这一掌是替玉行受的!”

  “啪!”

  “这一掌是打你明明冒认了我的父母,做了我父母的女儿,却因一点小事就划清界限,不管他们多年来对你好的。”

  “啪!”

  “这一掌是”

  水玉春打一掌给了一个理由,根本不容水玉秀说话。

  终于,水玉香不管不顾地大喊起来:“白大荣你这个窝囊废,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老婆被人打死也不管吗?”

  终于,从主房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长得有点清秀,看起来有点娘。

  唐爱莲直觉不喜欢这样的男人:老婆在院子里被人压着打,他居然能够一直当自己不在家不出现,直到老婆点名喊出来,他才出现。

  他一出现,院子里的人都停止了行动,水玉春也终于从水玉秀的身上跳了下来,毕竟,当着人老公的面打人老婆,还是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白大荣,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把这个女人给我打死!”水玉秀爬了起来,朝着白大荣大叫。老公出来了,她原本被打压的气势又升了起来。

  白大荣朝着唐爱莲等人扫了一眼,最后将目光看着水玉春:“你是谁,带着人来我家要干什么?”

  水玉秀恨恨地:“问什么问,自己给我把这个女表子打回去再说。”

  但男人似乎并不怎么买她的帐,还是固执地等着水玉春说话。

  看起来有点娘的男人,目光里居然还有些愤恨之意。唐爱莲心中好笑,现在愤恨什么,之前不是不敢出来吗?或者,是对老婆没什么好感?嫌弃老婆的“父母”带累了他,因此对老婆也怨上了?

  水玉春刚想回答,唐爱莲却拉住了水玉春,上前一步面对着中年男人:“我来介绍一下吧。”她指着水玉春:“你老婆让你打死的人叫水玉春,是你老婆水玉秀名义上姐姐,实际上,她是你岳家因无子而收养的女儿,当然,收养她之后,你岳母当年就怀孕了,生下了你老婆,后来又接二连三生下了几个子女。

  十八年前,有人找到了水家,想要将当年水家收养的女儿领回去,水家发现来人身份不凡,便将自己的女儿水玉秀冒充水玉春交给了她的亲生父母。而且,提出要替代姐姐的就是你的老婆水玉秀。”

  水玉秀一见唐爱莲说出当年的事,下意识就要反驳,却连张了几次口都发不出声,而且,唐爱莲说的很快,根本不容她反驳,她已经将她守了十八年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中年男人眼中的愤恨之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他看着水玉秀,又看看水玉春,他的老婆,居然是冒充了别的身份才进入周家的?

  唐爱莲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最可恨的是,你老婆顶替了别人的身份享受了属于别人的尊荣还罢了,她还提出了主意,让她的母亲连夜将水玉阿姨给了一户姓敬的人家,不但不要彩礼,还倒贴两百块钱,目的就只有一个:囚禁折磨水阿姨,让水阿姨早早死去,保住她顶替别人身份进了周家的秘密!”

  唐爱莲指着水玉春:“这十八年,水阿姨在敬家除了给敬家子生育孩子之外,白天要出工养活一家人,早晚要服侍敬家一家人,稍不如意,还被敬家子打,我将她从敬家子手上救出来的时候,她的身上旧伤上添新伤,全身没有一块好肉。”

  唐爱莲看着那中年男人:“所以,你现在应该明白,她们之间是什么的关系吧?你自己说说,对于造成水阿姨这十八年悲惨命运的尊夫人,水阿姨打她一顿出气,有错吗?”

  白大荣很是诧异地看着水玉秀:“周玉秀,她说的可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