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31章 要去认亲
  第531章要去认亲

  唐爱莲问水玉春母:“水阿姨,你知道你的父母在哪里吗?”

  水玉春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但我知道,水玉秀住在哪里。就在我跟敬秋林结婚后第一次逃离敬家时,我一开始并不是往家跑,而是鬼使神差地往城里跑,并在发现了水玉秀后,跟踪水玉秀去了她的新家,因为我跟玉秀的关系不错,我当时打算请玉秀帮忙,但还没有进入家里,就被恰好来看女儿的容香香看到,并将我哄回了家,然后又将我送回了敬家。”

  唐爱莲只是担心,那个玉秀所认亲的家还会住在原址吗?

  不过这事没有难住唐爱莲,她把这事交给了汪书海。

  汪书海、范文简、吴奇等人跟着唐二学习各种情报刺探收集知识已经有一个多月,该让他们去试试水了。

  汪书海的那帮手下当初跟着他捡破烂,后来他跟着唐爱莲走时,带走了十七八个小弟,b市成立希望园后,汪书海回市希望园将他那班小混混全部带到了b城,他们很快就融入了b市的小混混之中,想要查什么事,他们有着先二优势。

  果然,三天后,唐爱莲就得到了那个水玉秀的消息。那个水玉秀那一家并没有搬走,而是暂时避开了水家而已,想来也是,这个时候又不是后世,能买几处房子。这房子应该是分配的,除非离开b市,哪有那么容易换房子的,更何况,那处房子,还是一处小四合院。

  只不过,那一家子的状况似乎不是很好,运动一来男主人周九夫就送到五七干校学习改造去了,认回家的女儿徐玉秀跟他们划清了界限,兄弟姐妹也避之不及,男主人已经下放,家里就只剩下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周夫人。

  周九夫,居然是周九夫。唐爱莲知道,这个人可是在七二年就复了职,而且,还向上走了,最后进入了核心高层。

  不过,她是不会将这人以后的情况告诉水莲母女的。她将汪书海他们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了水玉春:“情况就是这样,你的父母现在正在倒楣的时候,你的妹妹都已经跟他们划清了界限,你还要不要去认?”

  “认,他们哪怕成了叫化子,我也要认!”水玉春根本没想过认不认的问题,既然是自己的父母,哪有不认的?

  想到唐爱莲说妹妹居然跟父母划清了界限,不由狠狠地骂道:“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当初巴巴地去认亲,既然认了亲,就该尽自己的孝心,居然因为他们不走运就跟父母划清界限,这还是人吗?是我的父母,”

  唐爱莲看向水莲:“你的意思呢?”

  水玉春这才想起应该征求女儿的意见,也看向水莲。水莲连忙说:“只他们不象水家人那样嫌弃我,帮着敬家来抓我套麻袋送去敬家,我就认!”

  唐爱莲终于放了心,这两个人再一次用她们的行为证明了是可交之人。

  “好,既然你们要认,我们一起去认吧。”

  水玉春和水莲都非常感动:她们是因为血缘上的原因想要认回自己的亲人,可唐爱莲却跟他们没有关系,却因为她们的原因,也去沾惹这种麻烦!

  她们想劝:“爱”唐爱莲却佯装生气:“水莲,既然我们交了朋友,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不让我去,把我当什么人了?”

  于是,星期天的时候,水莲母子穿着唐爱莲送的布料发自缝制的新衣,带着礼物,由唐暗开车,唐爱莲陪同,一起去认亲。

  如果是别的时候,他们这样去认亲,恐怕连门都进不起,但现在,那家人已经倒楣,唐爱莲估计,应该不难。

  眼前的四合院有主屋三间带两个耳房,东西各两间厢房,倒座两间加门房。唐爱莲上前去敲门,敲了好久才有人打开了院子门,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探出头:“你们找哪个?”

  唐爱莲奇怪,不是说,家里只有老人一人吗?

  “请问,这里是周九夫的家吗?”

  那男孩说了书:“周九夫不在。”就想将门关上,却被唐爱莲撑住了:“周九夫不在,我就找他的夫人。”

  里面有人女人的传出:“爱国,谁来啦?”

  爱国回答:“是找老太婆的,”说到老太婆时,眼中闪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唐爱莲强行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她的身后紧跟着水玉春和水莲,然后才是双手提着礼物的唐暗。

  那女人已经走出了大门,一听说是找老太太的,马上又回转身,还将儿子也拉了主楼,关上了门。

  “慢”水玉春下一意识地喊了一声。因为,她发现,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她却感觉那个女人有点面熟,很有可能就是水玉秀。

  那女人又打开了门,朝着唐爱莲等人。

  只是,她想了一下,又打开门朝着唐爱莲喊道:“你们要拉人去扫街尽管去拉,我已经跟他们划清了界限。他们两个老不死的跟我们没关系!”

  说罢又想关门,却被唐唐爱莲将门撑住了:“你都不想看看是谁来了吗?”她朝着水玉春一指:“看清楚点,认真看一下,认识她吗?”

  “你是”女人看着水玉春,低头想想,又抬头看着,忽然,她脸色大变:“你是水玉春?”

  看着面带恐惧的水玉秀,水玉春的眼中带着恨意:“是啊,我是水玉春,怎么终于认出来了?还以为你做了亏心事,不敢认我呢。”

  水玉秀看着水玉春,看着看着忽然就笑了:“有什么不敢认的,不就是冒用了你的身份么?呵呵,这么些年你的日子过得怎么样?被人天天当牢犯管着不许进城的日子好过么?”

  水玉春想到跟敬秋林这十几年,天天被赶着干活,稍不如意就拳脚加身,有几次都被打昏丢在院子里,幸好她命大才没死。

  说敬秋林一家拿她当奴才用还不算怎么样,最可恨是的,敬家人天天将她当牢犯,除了地里做活就是家中做家务,想要进城玩?那是不可能的!就连买女人的东西,也是婆婆买了最便宜的草纸给她用。

  这十几年,与其说她是嫁人,不如说她是在劳改。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女人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