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25章 黄胜利之死
  第525章黄胜利之死

  李新野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澳门赌博网站:直接发出一个火球:“你应该感到荣幸,你是第一个死在我的火球术下。”

  黄胜利睁大了眼睛,他居然能发出火球,他是神仙吗?这世上居然真的有神仙,只是可惜,他还来不及多想,火球就到了他的身上。

  李新野面露狰狞:“敢跟我争女人,死了也别怪谁。”

  黄胜利的痛呼声只到了喉咙口,就被李新野压回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火球从他的脚上烧起,一路烧向上,甚至身体的极致痛感才起,那火就烧到他的心口,他不甘地睁大眼睛死了。

  他的尸体,被烧成了灰。李新野又使了一个风卷术,将黄胜利的骨灰卷出了窗口,床上,只留下一个汗湿的印子李新野感觉自己的控火术又进了一步,烧了一个人,床单依然完好。

  他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

  唐爱莲的念力监视着黄胜利,李新野来后,她怕李新野发现,不敢直接将念力去扫李新野,而是放在了黄胜利身上。

  待到黄胜利被李新野烧成了灰,李新野走了,她还不忘给李新野抹掉痕迹,甚至,还很小心地将窗户给关上,插上了梢。

  她不想杀黄胜利,但李新野杀他,却不关她的事了。当然,她也不会感激李新野就是了,她又没请他来杀人,虽然,黄胜利的确恶心到了她!

  第二天一大早,黄胜利的妈妈见儿子没有出门,怕他影响上班,便去敲他的门:“胜利,该起床吃早点了。”

  但屋里寂然无声。黄妈妈以为儿子还不想起,只得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黄妈妈实在忍不住,又来敲门:“胜利,该起床了,上班迟到点不要紧,要是有人找你找不到就不好了。”

  但是,儿子的房门依然敲不开。

  她试图开门,但门被从里面栓住了,她无法推开。

  “妈,你别敲了好不好,吵死了。”因为丢了大丑一直躲在家里不敢上学黄莎莎不满地叫着。

  “你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还不起床。”

  大哥是黄莎莎炫耀的资本,也是她在学校敢称霸的背后靠山。因此,黄莎莎还是很紧张他的。

  “妈你说,我们这么大声也吵不醒他,不知道,大哥会不会是身体有什么问题了?”

  她这一说,黄妈果然也着急起来,她用力推门,可惜门被从里面栓住了,任凭他们怎么推,都无法推开。

  最后,两人都着急了,用力撞还是无法撞开之后,黄莎莎到区革委会叫了人来撞门,只是,门是撞开了,里面却没有人。

  “这”所有人都觉得奇怪,这门明明是从里面栓上的,可撞开了门,里面怎么会没人呢?

  有人去查看窗户,可窗户还插得好好的,窗户虽然没有铁栏,但黄家住的是黄金三楼,窗外又没有阳台,不可能从窗户跳下去,更不可能跳下了窗户,还能把窗户插好。

  再说,他是住在自个儿的家里,哪个有门不走跳窗走的?

  黄胜利的“失踪”成了谜。

  第二天,三十四班的早读课就议论纷纷了

  “你知道了吗?那个黄莎莎的大哥黄胜利失踪了!”

  “听说过,好诡异呢,听说,他的门窗都栓得好好的,人却不见了。”

  “是啊,实在太恐怖了。听说,他妈妈和妹妹昨天晚上还跟他吃了饭,看着他进了房间,第二天早上叫他吃早点却不应,叫人撞开门,里面就不见人了。”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被”鬼字,这个时候可是禁忌,因此,人人想到了,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他靠拍马屁上去的,失踪有什么奇怪的。”

  “是啊,他那样的人,死了也没有人会记挂,谁会管他失踪不失踪。”

  “哎,你们说说,那个黄莎莎会怎么样啊?”

  “是啊,她可是为她大哥骄傲着呢,不知道,她大哥这一失踪,她会怎么样?”

  “我猜啊,她以后肯定不敢乱推人了。”

  “就是就是,上次人家唐爱莲只是不理她,她就去推敬水莲,人敬水莲又没得罪她,把人推到石头上跌昏了,还说人家装呢。”

  “就是,连道个歉都不干。”

  “这也是在报应吧”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想看黄莎莎在她大哥失踪之后的沮丧之态,却无法看到,因为,第二天,她妈妈就到学校给黄莎莎办退学了。连同已经交的学费都退了回去。

  据说,她妈妈退了休,将街道工厂的工作让给她。

  唐爱莲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她对黄莎莎并无大的仇恨,不过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的闹剧而已。她推水莲,的确是没有用力,当时水莲被她推倒,是因为水莲被饿得太厉害的。

  而不肯道歉,也不过是女孩子因为有靠山自尊爆棚而已。就连她后来叫人来脱她的衣服,她怀疑是有人教唆,只是找不到证据而已。她已经得了惩罚,她已经不打算再去动她了。

  此时,学校高层也是个个面有惊容。

  秦副校长想起昨天他被黄胜利派去叫唐爱莲,结果肚子就出了问题,在厕所里蹲了好久,每次想要离开,就感觉里急后重,他有种感觉,只要他站起来,就有可能拉在裤裆里。因此,他不敢站起来,直到黄胜利离开,他才能出了厕所。

  本来,仅仅是他一人这样还罢了,他让一个男生去帮着叫唐爱莲,结果那个男生也冲进了厕所,后来,冲进厕所的还有黄主任的小秘书!

  三人都是同样的状况,直到黄胜利要离开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消失了。

  想到他们是被黄胜利所派,或是间接被黄胜利所派才在厕所里蹲了那么久,联想到黄胜利昨天晚上神秘的失踪,秦副校长怎么能不怕?

  昨天向黄胜利汇报工作的一正二副加办公室主任四人也是心中七上八下,昨天看到黄胜利几次“射”的时候,只是觉得他实在有点无耻,但在听到了黄胜利神秘失踪之后,再回想当时的情形,就感觉有些诡异了。

  哪有人仅只是想想就“射”的呢?而且,几乎就是崩直了就射,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有病,也没有那么快吧?

  四人的心中,就只有两个字:“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