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9章 你跟他什么关系
  第519章你跟他什么关系

  水莲有些蒙逼,唐爱莲却淡淡地对祝班长说:“好的,我们马上过去!”说罢,便拉着水莲走了。

  她们俩一走,教室里马上又炸了:

  “她好象一点都不怕?”

  “不对,她好象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装得跟真的一样。”

  “我不信她是装的,也许,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啊,她的样子实在不象个跟社会青年勾搭的人。”

  “不可能,黄莎莎总不能为了冤枉她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睡到大街上。”

  “总感觉这事透着奇怪。”

  “……”

  唐爱莲和水莲来到教师办公室,武老师和三十来岁的男人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唐爱莲和水莲两人来了,却没有之前对她们的和颜悦色,而是皱着眉头看着两人。

  “进来吧,你们知道老师叫你们来干什么吧?”

  唐爱莲看看水莲,水莲看看唐爱莲,两人一齐摇头:“不知道!”

  武老师叹口气,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承认啊。他也是没办法帮她们了。

  “你们真不知道?”那中年男人审视地看着唐爱莲和水莲。

  唐爱莲刚才已经通过那些学生的议论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但水莲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唐爱莲又不是真的只有十一二岁,控制自己的表情对她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唐爱莲看向武老师,武老师只好介绍:“他是咱们区革委会的办公室主任,姓钟,你们可以称他为钟秘书。”

  唐爱莲心中格登一下,她想来了,好象听谁说过,黄莎莎的大哥是朝阳区革委会的副主任。现在来个区革委会的办公室主任是什么意思?难道黄莎莎告状了?

  昨天李新野出面处理那些混混的时候,因为知道李新野是修士,因此,她没有放出自己的念力。

  因此,她并没有听到李新野审问那些混混,然后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让那些混混按照黄莎莎要对付唐爱莲的花样去对付黄莎莎。

  加上先是放学回家路上被混混拦了路,然后回到家门口又被水莲的父母拦着,还帮着水莲的母亲离婚,今天一大早又对付敬家一家人,因此都没有注意到黄莎莎发生了什么事。

  否则,这会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了。小青小白就算去调查,也来不了那么快。因此,此时就只能装糊涂了。

  那钟秘书看到一脸蒙逼的两个女孩,似乎,她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把昨天下午五点半钟放学之后所做过的所有事情都说一遍,要详细的,不许有一点隐瞒。”钟秘书说。

  水莲看了唐爱莲一眼,唐爱莲便说:“好,我来说吧。”

  谁知,钟秘书却拦住了她,指着水莲对武老师说:“你先带她出去一下。”

  这是要分头审问了?

  唐爱莲也不害怕,对水莲说:“你先出去吧,要是有人问起,也不要怕丢了家丑,直接实话实说。”

  水莲点着头:“是,会实话实说的。”

  待水莲出去了,又过了几分钟,确定武老师将水莲带听到这里谈话的地方,钟秘书才说道:“好了,现在可以说了,记住,我要的是每一件事都要说得清清楚楚,不许有一点遗漏。”

  唐爱莲点点头,便开始说了起来,从放学回家路上遇到混混拦路,所说的每一句话,她做出的应对,然后李新野出场,将混混赶走,她和水莲回家,水莲的父母堵在家门口,然后水莲的父亲水莲回去嫁人,水莲的母亲暴发,然后两人当场签下离婚协议。

  她将水莲母亲带到希望园,为了让水莲母女有个安身之处,撒着娇让自己的母亲、希望园的园长刘秀娟跟水莲母亲签下了用工协议。

  当晚一夜无事,但第二天跟水莲两人出门跑步,回来时又被水莲父亲带着一家人堵在家门口索要水莲母女,希望园的员工出来,双方发生了一些冲突,最后敬家人被街道上的大妈们骂走等等等等,事无巨细,全部说了一遍。

  钟秘书越听,眉头邹得越紧,似乎有什么不解,但很快地,他就问唐爱莲:“那些社会青年为什么找上你们?”

  “谁知道呢,他们吃了饭没事干吧?”唐爱莲心中明白,那些人十有**是黄莎莎找来教训她和水莲的,但此时,她可不能说自己猜到了什么。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那些人别人不找,就找上了你们?”钟秘书引导着说,他就不信,那些社会青年跟她没关系。

  唐爱莲皱着小眉头:“唉,谁知道呢,也许,只是恰好碰上了,也许,是因为我跟水莲长得好看,又看我们人小,以为好欺负吧?不过,哼哼,他们不知道,我可以跟师父学过的,其实没有李新野帮忙,我也能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的。”

  钟秘书的注意力果然被唐爱莲引了李新野的身上:“你跟李新野是什么关系?”

  唐爱莲淡淡地:“我跟他算得上老乡吧,不过,前段时间因为他妈妈强行购买我家房子,我被迫卖了之后,她又告我投机倒把,两家的关系已经破裂,如今硬要说有什么关系,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仇人关系。”

  钟秘书不相信:“既然是仇人关系,他为什么帮你们打混混?”

  唐爱莲不屑地:“谁知道呢,也许,他有病吧?不过,他应该知道,没有他来,那些混混也拿我没办法,也许是故意想给我卖一个好也说不定。”

  她本想将外公的官职说出来震摄下,但想到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不要给他老人家添麻烦了,也就没说。

  钟秘书又问:“你确定,除了你说的事,你没有做过别的事?你跟李新野真的没关系吗?你们没有谈恋爱?”

  唐爱莲差点气笑了:“钟秘书,我才十一岁!”

  钟秘书倒是吃了一惊:“你才十一岁?”

  唐爱莲点头:“是啊,我今年八月才满了十一岁,现在是吃十二岁的饭。那个李新野跟我同年,比我大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