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8章 黄莎莎把唐爱莲告了
  第518章黄莎莎把唐爱莲告了

  敬水波从小被奶奶耳提面命,家里花了钱让爸爸娶妈妈回来,就是为了娶回来生儿子以及干活的。

  妈妈多干活是应该的,做错事被打也是应该的!

  作为儿子,是男子汉大丈夫,以后长大要干大事,跟妈妈是不一样的人,不能太靠近妈妈。

  要是离不开妈妈,是会被人笑话的。

  因为奶奶的耳提面命,敬水波从小就不跟妈妈亲,他要做男子汉大丈夫。他小时候哪怕想妈妈了,也不能表现出来。

  长大以后,更是表现得对妈妈的关心不屑一顾,似乎不这样做,就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可现在,他忽然感觉,他想妈妈了。

  不仅仅是因为奶奶煮的饭没有妈妈煮的好吃,也不仅仅是因为妈妈不在他要干活,他就是好想妈妈!

  没有妈妈,他感觉这个家都不象个家了。

  敬水波在想妈妈,敬水涛也在想。

  敬水涛想起了自己今天一时忘了爸爸妈妈已经离婚,见到没饭吃时说爸爸的那句话:“爸你还是打妈打得太少了,她都开始偷懒了。”

  以前,敬水涛从来没有怀疑过奶奶说的不对,女人天生就该服侍男人,不听话或者做错事就该打。

  他妈妈做错了事,所以爸爸打妈妈,他就当作是很正常的事。

  他甚至想过,以后他也要讨一个听话的女人,不听话,就打,象爸爸打妈妈那样打到她听话为止。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女人还可以离开男人。

  可现在,他忽然有点惊恐,妈妈以后都不回来,那他以后咋办?他真的每天早上都得早起去讨猪菜吗?别人会不会笑话他,男人干女人的活?

  到底,是爸爸打妈妈打得太少了,没有打怕妈妈,还是,奶奶说的是错的,女人不能靠打?

  敬水涛迷茫了。

  这个家里最想水玉春的人,其实是敬秋林。

  因为,别人只是感觉没人做家务了,自己得做家务,而他,却还有一个更强大的理由:没人供他泄火了。

  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需求,而且,还有心理上的。他本就长得不怎么样,全靠着打老婆,才能保持他男人的自尊,但老婆没了,他男人的自尊要往哪儿去体现?

  他才三十八岁,他想再找一个女人,但是,他打老婆,把老婆当畜牲使的事早就传得远近皆知,谁家敢把女儿嫁给他?又有哪个女人那么作贱自己,嫁给这样的男人?

  他注定这辈子都讨不到老婆!

  赶走了敬家人,唐爱莲和水莲便准备去上学了,却不知道,学校里有一件大麻烦在等着她呢。

  平时唐爱莲都是步行去上学,但今天因为敬家人的捣乱,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唐爱莲便让唐暗开车送自己去。

  因为空间里那辆中巴车不好经常用,便以希望园的名义买了辆北京吉普,花了五万块钱。因为希望园是自负盈亏的单位,倒也不用这批那批的,直接刘秀娟这个园长大笔签字就买了。

  还别说,有了吉普车,做事方便了不少,就比如现在。

  水莲还是第一次坐车,心中总有点不安的感觉,唐爱莲以为她还在为奶奶和父亲的绝情伤心,便说:“水莲你不用管他们了,你妈已经跟你爸离婚,明确写明你跟你妈,以后你想理就理一下,不想理,完全可以不理他们敬家人。对了,唐暗等下你帮他们迁户口的时候,帮水莲把姓也给改掉,别姓敬了,改姓水行了。”

  本来,户口问题非常难以解决,但希望园已经被凤鸣正式办了手续,成了民办福利性质的儿童福利院,作为一个福利单位,几个非农员工的指标还是能要到的,因此,便给了一个指标给水玉春,而水莲因为还是在校生,可以随母落户。

  当然,办户口的事,唐爱莲托给了唐暗,由他带着水玉春去办,应该不成问题。

  因此,水莲这一下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从郊区的农业户口转为了城镇非农户口。

  “谢谢!”水莲的心中满满的,昨天她还是一个随时有可能被父亲卖掉给傻子的郊区农民,今天就成了有着非农户口的城镇居民。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唐爱莲这个朋友!

  不想成为学校师生们瞩目的焦点,唐爱莲和水莲还没到校门口就下了车,步行进校。但不知为什么,一路上,还是有不少同学看到她们露出奇怪的目光,似乎在议论着什么,但她们一走近,却又鸦雀无声。

  唐爱莲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了!她的念力迅速放了出去。

  果然,她听到了那些同学的议论声:

  “哎,看着蛮正经的一个同学,怎么就跟社会青年混到了一起呢?”

  “蛮正经?我看是假正经吧,正经的同学会跟社会青年混到一起?”

  “唉,她们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呢,居然敢对黄莎莎做出那样的事,黄莎莎大哥可不是好惹的。”

  “还能怎么样,蚂拐跳塘不知深浅呗。”

  “不就一点小口角,还推了水莲一下吗,居然就敢那样对待黄莎莎。”

  “是啊,黄莎莎这次可丢丑死了,被人脱光了丢到大街上,要是我肯定不想活下去。”

  “她大哥肯定会给她讨还公道。”

  “我们学校有这样的学生,还真是——”

  ……

  听着那些议论声,唐爱莲心中格登一下,不好了,黄莎莎被人剥光了丢到大街上了,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说,这实在是丢大丑了。糟糕的是,这个锅被人扣到了自己头上。

  而且,她还多了一条勾搭社会青年害本校学生的罪名。这个罪名如果落实了,恐怕自己比黄莎莎还惨。毕竟黄莎莎被人剥光丢大街上的被动的。而自己“勾搭”买通社会青年陷害同学是主动的,那是犯罪!

  是黄莎莎扣的,还是别的什么人跟她过不去?她想要干什么?

  下一刻,唐爱莲就在心中命令小白小青:“你们两个去查一下,谁在搞鬼,最好去将昨天那几个混混抓了,先放到你的空间里。”

  “是的主上。”

  两灵化作头发丝那么大的小蛇溜走了,唐爱莲带着玉莲就好象对那些同学的议论充耳不闻——实际上也听不到,跟平常一样朝着教室走去。

  她们刚走进教室,班长祝玉峰就走了过来说道:“唐爱莲同学,水莲同学,老师叫你们到办公室去。”

  教室里所有同学“刷”地全部看向唐爱莲和水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