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5章 我呸我呸我呸
  第515章我呸我呸我呸

  众人一听,顿时又议论起来:

  “这是真离婚了?”

  “离婚了再来找人就不对了。”

  “没看到上来有夫妻两人的签字按手印,这在没有领过结婚证的人来说,有这协议已经足够,哪里还有假?”

  “刚才听着离婚协议的内容,女方真的是什么财产都不要,只要了一个女儿。”

  “是啊,全部财产都归男方了,不但有六间房子,还有两个儿子,这协议,男人完全就是占大便宜了。”

  “这女人什么都不要,这日子过得有多艰难,才是不要财产也要离婚啊。”

  “肯定的,这女人将婆家当狼窝了,只要脱离,什么都不要了。”

  “她不是还要了个女儿吗?”

  ……

  敬秋凤和敬秋秀听着众人的议论,不解地看着弟弟:“你签了离婚协议书了?”

  “是啊,弟弟你傻了,没了她,谁给你做事,谁服侍你?你怎么签了离婚协议书?”

  她们两个最清楚,这个弟妹虽然因为娘家不给力在家里没地位,可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弟妹在一力撑起,不但能挣工分,还能把自留地打理得很好,自己回娘家还能不时拿点东西回去。

  可以说,这个弟妹就是家里的生育工具加奴仆般的存在,自己回娘家,还能驱使一下,可现在,这个弟弟居然将人放走了,弟弟一家以后咋办?

  唐银听了众人的议论,又开口了:

  “你们也觉得奇怪是不是?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傻,做了二十年的媳妇儿,什么也不要也要离婚。你们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女人昨天在这里捞起手臂给大家看,两条手臂,两只脚上全是新伤加旧伤,听说,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更是没有一块好肉。她那一身伤,全是被男人打的!”

  众人一听,这男人居然把女人打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这得多能打,才把人打成那样?难怪,女人要离婚了。

  于是,众人谴责的目光都看向了敬秋林这个男人。

  唐银接着说:“据说,这男人打老婆就是这个老太婆教唆的,说是要把老婆打怕了,以后不敢反抗。可怜那女人白天在外面在队里出工干活,有点时间还得耕作自己的自留地,回到家里还要干各种家务,服侍他们一家子吃饭,晚上这男人还要折磨她,一点不如意就是拳打脚踢。这样的男人,你们谁能忍受?”

  众人一想那个情景,都在心中打颤:这样的男人,谁想要啊。

  “这家人根本没有将媳妇儿当人看,女人生了孩子,这老太婆怕女人的儿子长大替娘做主,从小将孙子夺走,除了喂奶的时候,不许母亲接触儿子。生生将孙子养成了坐视母亲被打得满屋跑却连眉头都不邹一下的地步。这样的婆婆,你们谁能忍受?”

  围观的众人大都当过母亲,想到自己的孩子不亲自己,更加不能忍受了。

  “这些,女人都忍下了,可最让女人不能忍受的是,他们一家子,还打算要将女人那不满十六岁的女儿卖给一个傻子,那个傻子可是个不知事的,常常把护理他的人打伤,其中一个打成了重伤,现在还躲在床上。嫁给了这样的傻子,不但要守活寡,还得时常被傻子打,甚至还冒着随时会被傻子打死的危险。

  可就因为那傻子的家人能够给出他们满意的利益,这一家子就要强迫她的女儿去嫁。你们说说,你们愿意自己的女儿被这样猪狗不如的对待吗?”

  众人想到自己女儿被傻子打死的情景,一个个都颤栗起来:不,绝不,打死都不会让自己女儿嫁给那样的傻子。

  唐银恨声问:“你们说说,这样的人家,是女人呆的地方吗?所以,这家的媳妇儿死也要离婚,除了带出个可怜的女儿,家里财产一分不要,完完全全的净身出户。就为了带着女儿跳出婆家这个火坑!”

  “不错,这世上的人都会禀乘着宁斥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的信条,劝和不劝离。但你们想想,如果是你们自己遇到这样的婆家,你们还会坚守这样的信条吗?坚守这样的信条的代价保住一个婚姻,必须牺牲两个女性的终身幸福甚至生命,你们还觉得是对的吗?”

  众被唐银这一番问题轰得头脑昏昏,哪里还有人敢答对?

  唐银见众人都已经不再倾向于帮助敬家人,这才又拿出一份用工协议,这份协议,是希望园跟水玉春的用工协议,不过,这一次她只是给大家看了一眼协议,并没有让人念出来。

  唐银继续说道:“大家知道了吧,水玉春遭遇了不幸婚姻,她一直忍着这一家子的折磨,直到女儿也差点被男人卖给傻子,为了保护女儿,才不得不起来抗争,带着女儿净身出户。我们希望园的园主同情她的遭遇,这才收留了她在希望园做工。”

  她一指敬家四人:“可这家子,将女人逼出得破家而出,却还不放过,居然跑来我们希望园要人讨公道!大家说说,这天下还有这样的公道吗?”

  众人都是频频点头,是啊,这夫家将女人逼得宁可净身出户也破家而出,好容易逃出火坑了,有人收留了,澳门赌博网站:这夫家又来找收留人的麻烦,要人讨“公道”。

  如果这样的“公道”还能讨,这天下还有说理的地方吗?众人看向敬家一家人,眼中都是既厌恶又愤恨。

  “我呸!”敬老太婆却朝着唐银呸了一口:“什么都是一个人在说,那个贱人敢出来说吗?”

  众人都看向唐银,是啊,一切都是听到这个姑娘在说,大没看到正主呢。

  唐银微微一笑:“刚才,水玉春她们母女怕了你们,的确是不敢出来,不过,现在嘛——水莲,你们母女两个出来吧。”

  水莲搀着水玉春出来了,站在众人的前面,众人只一看见水玉春,眼色就都变了。

  此刻的水玉春,袖子挽到肩膀处,裤脚也卷到大腿上,露出来的部分,新伤旧伤触目惊心,累累又累累,看得众人都是一片抽气声。

  这还只是露出的手脚部分,衣服遮盖的部分呢?那又会有怎么样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