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2章 阴损的事
  第512章阴损的事

  签好协议后,唐暗拿了一杯水给水敬秋林,他喝了一口之后,突然清醒过来:自己这就离婚了?

  以后自己成光棍,没老婆骑,也没老婆打了?

  还有,准备卖了给儿子换工作的女儿也飞了?

  更糊涂的是,他怎么就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下了?

  他不是跟老婆一起龙要女儿的么,女儿没要回,却把老婆给丢了?

  “不行,我不离婚!这协议书不算!”他大叫起来。但唐暗却将他一把拎起,丢出了希望园:“再敢来捣乱的话,打断你一条腿!”

  敬秋林气怒冲天,却毫无办法,只能含恨回去了。

  唐暗一直监视着他没有再回来,这才放心地向去唐爱莲汇报了。

  水莲所住的西厢房,水莲母亲水玉春还在抹泪,水莲在一旁相劝:“妈妈,你别哭了,离开了那个窝,你以后也不用被他天天当木鱼敲打了。”

  唐爱莲一脚踏入:“傻瓜,你妈那是高兴呢。”

  水莲一见唐爱莲,眼中顿时露出感激:“阿莲,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然不但我妈脱离不了那个火坑,我也会被他们送进另一个火坑的。”

  水玉春也连忙站起,有点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的感觉:“是啊,唐同学,今天实在太感谢你了。”能脱离几十年如一日被敲打的火坑,水玉春是真的高兴。她甚至有点想给唐爱莲叩几个头,但如今是新社会,不时兴旧社会的叩头感谢,但她眼里的感激,是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只要你不怪我今天促成你们离婚就行。”唐爱莲说。今天她用了一点手段才让敬秋林签字,算得上是强制敬秋林离婚了,就怕自己是多管闲事了,如今看到水玉春真的是很高兴脱离那个窝,心中总算放了下来。

  而且,她很满意水玉春眼中对她的感激:这是个感恩的人。别说她不是君子,她可不是施恩不望报的人。

  只是,别人所期待的报答跟她所期待的报答不同,别人对她打心眼里的感激,那就是对她的报答了——只要是真心的感激,会增加她的功德,改变她的性光。

  “怎么会怪您呢。”水玉春连忙说:“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

  唐爱莲拿出一份唐暗刚刚拟出来的协议:“水阿姨你看看这份协议,如果没有异议就签了吧。”

  水玉春虽然认识几个字,但认的不多,还是水莲拿过去认真看了。

  只是,看完协议之后,水莲的眼中也蓄满了泪。

  这是一份用工协议,希望园聘请水玉春为希望园的工作人员,负责厨房煮饭炒菜及卫生工作,提供本人及其家人一人的食宿。每月工资二十元,本月工作无差错,月底有百分之五十的奖金。一年工作无差错,年底有全年总工资百分之百的奖金。

  也就是说,只要她老实干活,不出差错,一年至少有六百块钱的收入。

  在民办老师只有十八块工资的时候,这份工资不算低,更重要的是,只要工作做好了,全年的月奖金加年奖金总量比工资还高!

  有了这份用工协议,她跟妈妈的生活就有了保障了。

  她知道,唐爱莲是为了帮助她才用她的母亲,更何况,今天要不是有唐爱莲,她以后的人生将是一片灰暗。而且,为了安她的心,还特意跟她妈妈签订了这份用工合同,以后,只要她妈妈认真做事,他们母女就算在这个城市安下来了,妈妈不用再回去每天当牛做马还被父亲打,自己也不用回去被父亲卖给傻子了。

  因此,她心中对唐爱莲的感激也是无法言说,她抬头看着唐爱莲:“阿莲,大恩不言谢!”

  唐爱莲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是朋友!”

  是啊,我们是朋友。水莲很庆幸,澳门赌博网站:她交了唐爱莲这个朋友!

  而此时,黄莎莎也终于跑回了家,一家人一见她这个样,便知道出事了。

  她的妈妈惊慌地追着黄莎莎:“莎莎你怎么啦?”下午时有一个孩子来告诉女儿说,有人找,女儿就出去了,她还追在后面让女儿早点回来吃晚饭呢。

  谁知道,女儿却在过了吃晚饭的时间才回来,一回来却是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她不担心?

  “莎莎你开开门,你告诉妈,到底出什么事?”

  黄莎莎眼睛红红的,也不理妈妈,而是直接冲进屋里,把门关上了,然后房里就传出一阵压抑的哭声。

  黄妈顿时急了。

  这个家,自从丈夫因病去世后,就一直过得非常艰难,直到儿子有了出息,才算过得好一点了。特别是运动一来,儿子直接当上了领导,她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感觉过得象个人样了。

  她现在在街道工厂都变得趾高气扬了,女儿也从小可怜变身街道女霸,不过那又怎么样?她的女儿,就该活得肆意一些又怎么样?

  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女儿居然穿着男人的衬衣,围着条破麻袋跑了回来,这还了得!

  儿子回来,一定要让他给女儿出气,不对,是报仇!

  黄莎莎的大哥黄胜利是吃过晚饭才回来的。身上带了酒气,听母亲说了妹妹的事,见妹妹还在屋里哭着,一脚就将妹妹的房子踢开了:“你哭什么哭,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就算天王老子欺负了你,你哥我也能将他揪出来踩爆他的卵!”

  黄莎莎别看在别人面前很霸道,在母亲面前也没大没小,但在大哥面前却很是胆小。她畏畏缩缩地出来,将今天放学回来后,有个小孩子带口信说有事情找她,她出门后就被人打昏,醒来后全身一丝不挂,就有两个青年正在争着上她,她搬出大哥的名号,那青年脱夜衣给她,她才穿上跑了回来的事一一说了。

  黄胜利阴着脸问:“那两个青年有什么特征?”

  黄莎莎怯糯地看了大哥一眼:“我、我被吓坏了,天又有点黑,我没注意看,只知道一个长得牛高马大,另一个长得矮小一些,都很平常。我说,我大哥会感谢他们——”

  “这么说,他们没将你怎么样?”

  黄莎莎连忙点头:“没有——”

  黄妈妈又问:“除了那两个青年,有没有别的人看见你这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