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1章 大恩不言谢
  第511章大恩不言谢

  只是,澳门赌博网站:袋子里没有预想中的好货,却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那人以为是有人抛尸,差点惊叫出声,还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连忙就丢开跑了。

  过了一会,又来了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两人见街上有个麻袋,麻袋里露出一颗女人的头,也是一惊,其中一个叫了一声:“有人抛尸?”被另一个踢了一脚:“什么抛尸,要抛尸也是抛到山上或是水里,哪有抛到街上的。这人是热的,还没死呢。咦,是个女孩子,长得还不错。”

  只是,将麻袋再往下拉,就看到这个女人身上居然没有穿衣服。两个青年顿时面面相觑:

  “这是——”

  “她昏迷了,肯定是得罪了人,被人报复的。”

  “要不要——”

  “想不想——”

  两人互相看着,然后是嘴角一拉,邪向胆边生,很是默契去将麻袋又拉了起来,然后抬着走向了更偏僻的巷子里。将人从麻袋里里拉出来,将麻袋放在垫在地上,把女人放上面。其中一个个子高大一点的青年迫不及待就要上去,忙对另一个矮一点的说:“我先上,你把风。”

  但另一个也不肯吃亏,看这妹子的样子,还是处呢,哪能让对方先上,便将对方拉了下来:“不行,平时我什么都听你的,可这次,必须是我先上。”

  “你还当不当我是哥了?”大个子不高兴了。

  “你当然是哥,只是,这次你就让让老弟我先上。”小个子也不甘示弱。

  “不行——”

  两人都想争着先上,你不给我上,我也不让你上,不成想,麻袋里的人却醒了过来,一发现自己的状况,便尖叫了起来。那两人一听女人尖叫,连忙想要上来捂嘴,奈何黄莎莎大喊大叫,手脚乱踢,一边叫还一边喊:“我是朝阳区革委会黄主任的妹子,你们谁敢上,我让我大哥把你们抓起来杀了你们!”

  “什么,黄主任?”

  这一片的人谁不知道那个靠着特殊手段上去的男人心狠手辣,两个青年满腔的玉望顿时熄灭,看着黄莎莎:“妹子,你真是黄主任的妹妹?”

  黄莎莎见他们终于停手,连忙扯过麻袋遮住重要部位:“我当然是黄主任的妹妹。你们是什么人?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两人眼睛还留恋地看着她,高个子说:“我们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现你被——”

  小个子连忙打断他的话:“是啊,我们从这条路回家,就看到你睡在这个麻袋上,身上,身上没有穿衣服。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就醒了。”

  大个子这才想起,不能说将她从街道上拉到这个巷子里的事。否则,他们定会被认为不怀好意了。

  黄莎莎看他们的情形,又回想刚醒时听到的话,哪里不知道这两人语言不尽不实?但她现在也不宜得罪两人,而且,她还得靠着两人回家呢。

  她看着那大个子:“谢谢你们救了我,你们送我回去,我大哥肯定会很感激你们。你能不能脱件衣服给我穿?”

  现在虽然只是九月份,但黄昏时刻还是有点凉,但高个青年还是毫不犹豫地脱了上衣弟给黄莎莎。黄莎莎连忙穿上了男人的衬衣,虽然有股子汗臭味,此时也顾不得了。然后又将那麻袋扯开一个口,自己从头钻进去,拉下来当了裙子,总算是遮住了身体。

  “两位大哥,谢谢你们了,我回去后一定跟大哥说说,让他好好感谢你们。”黄莎莎说罢就跑了。

  大个子皱着眉头:“她说要让她大哥好好感谢我们,怎么都不问我们的名字?要是回头她大哥感谢错了人咋办?”

  小个子心中暗叹,还想要感谢,恐怕被她大哥知道了这件事,自己两人都是个大麻烦了。

  真是没想大,随便在大街上捡个姑娘,都是个糙反派头头的妹妹。真是晦气。看来,这里不能呆了,得赶紧走路才行。

  于是,他打大高子说:“全哥,我总觉得不安全,我打算离开这片,你呢?”

  高个子还做着那个姑娘将他介绍给大哥的美梦呢:“走什么走?那个姑娘说要感谢我们呢。”

  小个子恨不得想要打他,可打架上,他是打不过全国度哥的,但还是忍不住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全哥你糊涂了,那姑娘说要感谢我们,不过是怕我们动手留她罢了,你想想,在她昏迷的时候,我们想对她干什么?”

  “干什么,上她啊!”大个子不解

  “如果你有妹妹,差点被人上了,你说你是感谢那个差点上你妹妹的人,还是将他暴打一顿,甚至送他去坐牢?”

  大个子脱口说道:“我肯定打得他一个月不能自理。”然后再一想,脸色就白了:“你说那姑娘会不会告诉她大哥,然后带她大哥来打我们不能自理?”

  小个子恨声道:“她大哥是有名的心狠手辣,打一顿是轻的,就怕要把我们抓去随便安个罪名,让我们坐一辈子牢!”

  大个子跳了起来:“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离开这个城市!”

  唐爱莲并不知道黄莎莎的遭遇,她刚刚帮着水莲的父母离了婚,心中正得意呢。

  这事唐爱莲办得有点强势,但父母不离婚,水莲以后永远都会被水她爸压制着,随时想起来,都会想要拿她去卖了换取利益,明明知道那傻子会打死人,却还将女儿“嫁”过去,这样的父亲真的不能要。

  而且,唐爱莲从水莲的眼中,看到了她对父亲的恨意,与其恨着怨着,不如从此分开,再不相见。

  更何况,从今天水莲妈的表现来看,她把二十年的屈辱都忍了下去,却不是那些真正的弱者一般完全消失了,她就象一根弹簧,被压下去了,但总有一一天,会弹起来,到那个时候暴发,不但会毁灭她自己,还会毁灭整个家。

  因此,虽然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但如果这桩亲存在下去会毁灭几条生命,还不如毁掉这桩亲。

  因此,唐爱莲并不认为,强制敬秋林离婚,是做了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