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10章 黄莎莎被套麻袋
  第510章黄莎莎被套麻袋

  水莲也点头:“我支持妈离婚!她天天被我爸打,过的太苦了。”

  水莲爸却坚决反对:“不行,我不同意离婚!”

  水莲爸不想离婚,离婚了,他欺负谁去?他打老婆在四邻八乡都出名,离婚了,还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吗?

  答应是没有。

  在今天之前,他的日子真的过得非常舒服,在队里就算出工,他也是捡轻活做,虽然工分低,但不用花太多力气。

  比如象挑大粪淋菜这样的重活,那是老婆干的。

  而且,只要回到家里,他就可以翘同二郎腿坐着,等老婆洗干净手做好饭端来,如果饭做得不好吃,他还可以顺手就打老婆几板。

  晚上吃过饭,老婆砍菜喂猪后还要帮他烧洗澡水,冷了烫了,他又可以顺手把老婆当木鱼打几下。上了床,精力充沛了,还可骑骑老婆,敢反抗又是一顿打,老婆白天太累,象死鱼一样不动也不行,澳门赌博网站:还得打。

  总之,活了几十年,他在家里就是皇帝,他妈妈就是皇太后,而老婆就是给他挣工分兼服侍他的佣人。

  可现在,这个佣人想要摆脱他的控制,那怎么行?

  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婚。他想继续过出工回来就有人服侍,想打人就有人可打的生活。

  他绝对绝对不离婚!

  可现在,他象条死鱼般睡在地上,没有人尊重他的意愿。

  唐爱莲又问水莲妈:“水阿姨,你要离婚,家里的财产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要财产,只要能离婚就行!”水莲妈想了一下,又说:“家里也没什么财产,就是那六间房子,两个儿子每人三间。”

  唐爱莲知道,水莲所在的郊区将来房子会很值钱,但现在,水莲妈回去要房子又跟前夫住一个屋檐下很不现实,因此,对她不要房子这事,也就没有多说。

  唐爱莲又问:“对孩子,你怎么?”

  “孩子,我有两个儿子,他们一个十八岁,一个十三岁,他们基本都是他们的奶奶带大的,他奶奶怕儿子长大帮着我这个母亲,除了小时候吃奶,基本不让我接触他们,他们都不跟我亲。

  只有水莲是个女孩,才允许我自己带大了。所以,我三个孩子,只有水莲跟我亲。所以,我只要水莲,其他两个儿子,就让他们跟着他吧。”

  唐爱莲一怔,这敬家的老太太这一手可真算是厉害啊。相比起来,她觉得自家奶奶除了偏心二房,有点自私之外,倒也算得上是个好奶奶了。

  唐暗在一边,刷刷刷地写下了离婚协议书,就拿过去水莲爸签字。

  水莲爸挣扎着坐了起来,要看那份离婚协议书。他很想撕毁协议书,但唐暗的眼光盯着他,只要他一有异动,就会动手将他制住。因此,他只能老实看协议书的内容。

  协议书很简单,在说清楚两人因性格不合离婚的前提下,对家里的财产和孩子作了分配。房产归男人,两个儿子归男方,女儿归女方。

  协议书写明,签下协议之日起,两人就算终止婚姻关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任何一方都不得以任何理由去烦扰对方。

  在农村,很多人结婚都不领结婚证,如果过不下去,有的甚至就是大队干部说了一句话“我作证,你们离婚了”,然后两人就分手了。

  水莲爸跟水莲妈也没有领过结婚证,他们结婚的时候,水莲妈才十六岁,也领不到结婚证。因此,他们连去民政局都不用去,这一纸协议签下去,拿份去队里备个案,他们就算离婚了。

  “不行,水莲必须归我。”水莲爸叫道。

  儿子讨老婆要钱,而女儿,就是养来卖钱的,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已经养大的女儿?

  唐暗冷冷地说:“从法律上来说,当子女有了行为能力,可以自主选择随父或是随母。”

  水莲爸马上对着水莲吼:“你快说,你要跟着我!”

  他的思维被引到了水莲跟谁问题上,却忘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想离婚。

  水莲看着父亲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恨意,说:“我要给妈妈养老,所以,我选择跟着妈妈。”

  水莲爸还想说,唐爱莲一指他的手:“别啰嗦了,赶快签字。”

  水莲爸不由地打了一个颤,乖乖地接过唐暗递给他的钢笔,在三份协议上写下了敬秋林三个字。

  水莲妈别的字不怎么会写,但她上过几天夜校,她的名字水玉春三字却是能写。

  双方都签下字后,唐暗给了他们每人一张协议书。唐爱莲又说:“从现在起,你们已经不是夫妻了。水莲你带着你妈先去你的房间里休息吧,以后,你们就住这里,水阿姨正好可以帮我们希望园做饭,水莲你就不用工作了,专心读书吧。”

  唐爱莲早就作好了安排:希望园缺个煮饭的厨娘呢。这所时间水莲给妈妈帮忙,让妈妈轻松了不少。但水莲毕竟还是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的好。

  就在水莲妈跟水莲爸签离婚协议的时候,一条有点偏僻的街道上,走来了两个抬着一个麻袋用衣服蒙着头脸的男人,他们左右看了一下之后,将麻袋丢在街上就跑了。

  这两个人,自然是被李新野威胁过的混混,他们按照李新野的要求,用一块糖雇了一个小孩子,去给黄莎莎带话,说是有个长得很帅的大哥哥找,将她骗了出来,然后从后面打晕她,迅速将她扛了出来。

  将人扛到偏僻处,将她的衣服剥光了,那几个混混都是青年,看到一个少女的身子也末免动后,但想到她大哥的厉害,也就不敢留下把柄,只能过过干瘾,也没少在她身上讨便宜,胸口私处都被人留下了痕迹。

  之后,将人光溜溜的套进麻袋里,然后抬上了街,毕竟有些害怕被人看见,因此,没敢将人扔到热闹的大街上,而是将人丢到了一条偏僻的街上。

  此时,正是黄昏时刻,街道上虽然人不多,但还是不时有人走过。

  有人发现了街道上的这个麻袋,觉得奇怪,上前便去踢了一下,发现这麻袋还蛮沉重的,那人心中一喜,恐怕里面有好货,便动手解开了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