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509章 强制离婚
  第509章强制离婚

  水莲妈这次却不怕他了,澳门赌博网站:她将身子一躬,男人打向她头的拳头就落空了,然后她猛然朝着男人的胸口就撞了过去:“我让你打,我让你打,你打不死我,我就要离婚!”

  男人被她顶着往后退,她就拼命往前顶,于是,就象推车一样,男人被女人推着撞向希望园的围墙。

  而且,水莲妈的双手,还将男人的双手撑着,男人想打人都挣不开,只听得“蓬”的一声响,男人的背撞到了围墙上。

  唐爱莲听着那声音,不由抽了一下嘴角:男人的背骨不会被撞裂了吧?

  将男人顶到了墙上,水莲妈并没有放过男人,双手还抓着男人的手,用自己的头一下一下在男人的身上拼命顶着。

  她一边顶还一边骂:“你打啊,你打啊,我让你打,我让你打,你打不死我,我就要离婚!你个矮子鬼,你个窝囊的男人,干活不行,吃饭厉害,就因为我比你高大,比你健壮,比你能干活,你就伙同你老娘和你两个姐姐打我,我听你娘教唆过,说是我比你强,就要把我打怕了,让我不敢反抗你,一辈子乖乖地给你家当牛做马。

  你老娘不干活,就为了保留力气抓着我给你打,白天,家里的重活只有我去做,不做你就打,晚上,你还把我当马骑,不给骑你还是要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打我七百三天,多出来的那一半是你在梦中还喊打!

  我生出来的女儿,你想卖就卖,我反对一下,你就压着我往死里打,硬要我同意了你才放过我。女儿不同意,你就把她吊起来打,若不是我趁你打累给你喝的水里下了安眠药,待你睡着后偷偷将女儿放掉,你是不要把我女儿打死?你把我当过人吗?你把女儿当过人吗?

  我今天就让你打,看你能不能打死我,你打不死我,就跟我离婚!”

  水莲悲哀地看着父母,原来,爸爸没有将她直接打死,还是妈妈给他喝了带安眠药的水,过后又将她偷偷放掉。

  她还以为是爸爸留手了呢。

  唐爱莲差点笑出来:她叫嚷着让男人打死她,两只手却拼命叉着对方的手,男人用什么打?就连想要用脚踢人,也被她双脚顶着,令男人无法动惮!

  她很佩服水莲的妈妈,这女人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她又再次压制了男人,令他无法开口。

  但她又不由为女人悲哀,明明样样强过男人,却还是被男人打,而这打的理由就女人比男人强,要把她打怕了,才能乖乖给男人当牛做马。

  若是别的女人被男人打,娘家肯定会出头管,但偏偏她的娘家不仅不出头管,还将她送回去,让夫家管教,这得多奇葩的娘家才说出那样的话?

  唐爱莲最看不上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因此,在看到水莲妈身上的累累伤痕时,心中就有了气,这才故意挑动水莲妈心中的怒气,放大她的情绪,让她反抗男人。

  这水莲妈平时被欺压惯了,积累的怨气冲天,这一下得了女儿的支持,居然就这么暴发了,当然,也是唐爱莲给了她一点为母则强的意念,下决心要保护女儿,才让她这么暴发。

  水莲爸被水莲妈顶得内伤,一口血往上涌上来,又被他生生咽下。

  “你说什么,你这死女人,居然给我喝放了安眠药的水?还有,是你把她放下来的?我还以为是我没绑好让她逃脱了呢。你这个死女人,你胆子大了啊,居然敢给我偷偷放人,看回家我不叫我两个姐回来,一起打死你!”男人终于大吼出声。

  水莲妈被吼声吓了一跳,长期被欺压产生的条件反射,让她下意识就要将男人放开。就在这时,唐爱莲的声音幽幽响起:“不是你自己说,她想离婚,你就说要打死她吗?”

  水莲妈马上想起了男人的话:“对,你说过,我要离婚你就要打死我,既然你要叫你两姐回来打死我,不如我现在就先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她干脆放下了水莲爸的手,用双手在水莲爸的身上擂了起来。只是,男人的手一得空,马上就开始反击:“你这死女人,敢打我,我打死你!”

  于是,两人就在希望园门口打了起来,他们忘了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将水莲抓回去嫁给那个南下干部那个曾经将护理员打成重伤差点死掉的傻子儿子,只管互相打着。

  水莲看着父母打架,却冷眼站在一边,没有劝架。她知道,她妈平时都被爸打惯了,她看到了也管一下,但她爸最多当她的面收敛一下,背着她照样打。她妈身上的伤就没有好过。

  很明显,女人的身材比男人高,比男人壮,加上平时男人在家里被老人宠坏了,不干体力活,这力气原本就是越用越强,不用就退化,因此,这男人的力气远不如女人,被女人压着打。

  水莲妈将男人打这一场,可说是打出了积年的怨气。直到男人被他打得瘫倒在地,动惮不得,她才松了手,怔怔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忽然就双手捂住了脸,蹲了下去痛哭起来。

  水莲没有去看他爸一眼,却走到妈妈身边劝她:“妈,别哭了,你还有我!”水莲妈一把抱住水莲大哭:“水莲啊,妈知道你不愿意嫁,妈也不想你嫁,可你爸不放过我,妈对不起你,妈要跟他离婚。”

  她忽然想起了大儿子和小儿子,水莲爸打她的时候,从不避儿女,但她的两个儿子却从来不管他爸打他妈,只有水莲看到,才会劝劝他爸。

  她对那个家的人真是失望了:“妈以后就只有你了!”水莲想起妈妈过的日子,想到自己如果嫁给那个南下干部的傻儿子,肯定也是同样的日子,甚至有更加悲惨,因为,她爸虽然打她妈,但下手还知道轻重,不会打人打残打死,而她嫁给那个傻子,那个傻子却不知道轻重,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打残打死,不由悲从中来,也哭了起来。

  唐爱莲见两人哭成一堆,走了过去:“水阿姨,你到底要不要离婚啊?”

  “要,我坚决要求离婚!”水莲妈连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