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90章 娘子相公
  第490章娘子相公

  本书更新预告群:7136602(vip请入)

  李新野见唐爱莲没有否认这长得妖孽般的少年的话,澳门赌博网站:眼中的愤恨更浓了。

  凤鸣压制着他,将威压又增加加了一分。

  “噗”的一声,李新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刘美兰在儿子跪下的时候,就惊呆了,她的儿子,居然向唐爱莲下跪?这怎么行?

  她惊慌地要扑过去:“儿子,你怎么——”但下一刻,她就发现儿子居然吐了血,她大惊失色,连忙扑了过去:“儿子,你怎么样?”

  转身就对着唐爱莲大骂:“唐爱莲,我儿子好心对你,你居然让我儿子跟你下跪,你——”

  “别——别——”李新野自然自己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刚刚想要对唐爱莲用威压,这个少年就出现了,还对他进行了压制。

  他哪里不知道,这个自称是唐爱莲未来男人的少年是个修士,而且,还是修为远高于他的修士。

  爸爸曾经跟他说过,修士视凡人如蝼蚁,他怕,他的妈妈得罪了眼前这个大能修士,不说被他随手给灭了,随手打个半死不活是肯定的。

  在刘美兰扑向李新野的时候,凤鸣就将威压收了,因此,刘美兰根本不知道,他儿子刚才经受了什么样的事故,只知道,儿子给这个小贱人下跪下了,还吐了血。

  她还想找唐爱莲算帐,但李新野却连忙拉住了她:“不要,我们——走!”

  李新野恨啊,唐爱莲有了个大能修士做靠山,难怪,那么狂。

  可是,她明明应该是自己的老婆,他们还在她妈妈肚子里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就订下了,她不满三岁的时候,父亲又帮他订下了,她怎么能找别的男人?

  她不守妇道!

  对了,小时候,她跑李家村去找他的时候,他跟她说不会娶她,她说过一句话“我早就有男朋友了,他比你可强多了。”

  他那个时候以为,她是因为他说不娶她,所以才故意那样说气他的,可现在,他明白了,她说的是真的。

  原来,她早就订了亲。难怪,他的爸爸妈妈无论怎么努力,他们一家都给拒绝得很彻底!

  “她是我的,今日之辱,我会百倍讨回来。”李新野对着凤鸣丢下一句话,就带着刘美兰走了。

  “她是你的?”凤鸣一听他这话,原本还不想太过伤他的凤鸣朝着李新野隔空甩了一掌过去。

  李新野本已受了内伤,被凤鸣这一下隔空掌打得飞了出去。李新野惊恐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院墙向自己冲来,然后相撞,他昏了过去。

  “阿野——”刘美兰惊恐万状地冲了过去,拼命摇着李新野:“阿野你快醒来,阿野你怎么样?阿野——”

  李新野终于醒了过来,他从口袋里掏了一只瓶子出来,倒出一粒丹药,服了下去:“扶我——回去。”

  “阿野,阿野你没事吧?妈妈背你,妈妈背去医院——”

  “不要,回去——”李新野这次不敢再放狠话,在他妈妈的搀扶下,从后门走了出去。

  凤鸣阴狠的目光目送他出去,一收回来,就看到唐爱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的脸上马上换上了妖孽的笑容:“媳妇儿——”

  唐爱莲将头一扭,丢下他就进了房里。

  凤鸣露出小可怜的眼神跟上:“媳妇儿——”

  唐爱莲忍了又忍:“谁是你媳妇儿?”

  “我的媳妇儿当然就是你啊。”凤鸣心中有点委屈:“我帮你赶走了他,你不高兴啦?难道你真的想要嫁给他?”

  “谁说我要嫁给他了?”唐爱莲猛然回头,眼里带上了红色:“不许再说我嫁给他这样的话,否则我跟你急!”

  凤鸣顿时露出如花的笑容:“对对对,不说了不说,你才不会嫁给他呢,你长大了是要嫁给我的。”

  唐爱莲“哼”了一声:“以后记住,不得在人前称我媳妇儿。”

  凤鸣连忙点头:“恩,我只在没人的时候叫。现在这里没人,那我就能叫了,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

  唐爱莲敲了他一把,敲掉他无休无止地叫媳妇儿。

  “没人的时候也不准叫。”唐爱莲哼了一声:“我们那边叫媳妇称呼的是儿子的老婆。”

  凤鸣打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哎,南北不同啊,不过我们那边称呼妻子也不是叫媳妇,而是称呼媳妇儿。那以后我称你老婆?”

  “不行!”唐爱莲马上拍死了:“你叫我唐爱莲或者阿莲就行了。”

  “那不行,阿莲谁都可以叫,我听你们村里的人都叫你阿莲。要不,我叫你娘子可好?”

  唐爱莲差点笑喷了:“娘子,那我要不要叫你相公啊。”

  话一出口,就知说错了。

  果然,凤鸣马上大喜:“就这样,以后我叫你娘子,你叫我相公。”

  “呸呸呸,不能这样叫。这时候又不是古代,我们又不是夫妻。我叫你凤鸣,你叫我唐爱莲,就这样!”

  凤鸣垂头:“那我还是叫你阿莲吧。”他忽然又凑上来,盯着唐爱莲的眼睛:“他就是那个想要跟你强行订的娃娃亲对象吧?你没告诉他,你早就已经跟我订亲了吗?”

  唐爱莲切了一声:“我可没承认跟谁订过娃娃亲!”言下之意,跟李新野的娃娃亲不承认,跟他凤鸣的娃娃亲她照样不承认。

  凤鸣顿时泄气了:“阿莲——”忽然又想了什么,语气也变得急切起来:“阿莲,你跟那个刘美兰的事恐怕还有点麻烦。”

  “还有什么麻烦?”唐爱莲觉得奇怪,她不是跟刘美兰小朝三方对质,把事情搞清楚了,她不属于投机倒把吗?

  凤鸣叹气:“我刚才从那座三进院子那边过来,你布置的那个阵法已经消失了。”

  “什么,阵法消失了?”唐爱莲大吃一惊。她布置的阵法,怎么可能消失?她算过,普通练武的人在里面修炼,至少可以顶一两年。

  忽然,她想到了,抬头看着凤鸣:“你是说——”

  凤鸣暗叹:“是的,你的阵法若是让武修用,至少可以顶一两年,但李秋雨是修仙者,还是度劫失败的修士夺舍重修,哪里经得起他用?他在阵法里修炼了几天,直接将阵法吸干了。”

  凤鸣看着唐爱莲,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