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76章 母女相见
  第476章母女相见

  简军长明白了,人家那是为了安慰她,哄她吃下灵药呢。医生都已宣布,她只是这两天的事了,现在又活了过来,服用的肯定不是普通的药。

  他的眼光又落到丹瓶上,对郭德钢说:“去吧,把她叫来,我倒要看看她跟我夫人怎么个相象法,如果是个好的,不是亲的,就认个干的吧!”

  郭德钢知道,简司令这话的意思,是要认干亲了。

  “雅梅,你去把他们母女俩叫来吧。”

  只是,雅梅这一去时间就有点长,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将唐爱莲和刘秀娟叫来。

  “咳,真是晦气,遇上个几个疯子。”郭夫人郑雅梅一见到等在院子门口的丈夫就说。

  郭夫人郑雅梅去找刘秀娟的时候,正遇上唐爱莲几娘仔在跟刘美兰三人打架,不过那个时候刘秀娟一方已经占了上风,又见唐爱莲能把持场面,就干脆站在那里观望,看她怎么处理这事。

  最后,她当然是对唐爱莲满意极了,既痛打了那三人,又占了道德制高点,还警告了那三人。

  当她跟刘秀娟说简军长有请的时候,刘秀娟还有点犹豫,但唐爱莲却二话不说,就拉着妈妈重新梳妆打扮,让唐爱乐和唐爱武在家等着,母子两个跟着郭夫人走了。

  “娟妹快进去吧,简军长和关大姐都等急了呢。”郭夫人说。

  刘秀娟带着唐爱莲一走进房间,简军长眼前就是一亮:这人活脱脱就是妻子的年轻版啊,只要两人站到一起,说不是他妻子生的都没人相信。

  而唐爱莲见到简军长后,心中却是一阵奇怪,她从简军长的身上,没有感到血缘的涌动,也就是说,这个简军长,不是她的亲外公!

  唐爱莲奇怪,简军长不是她亲外公,但这个简夫人,却是她的亲外婆。

  难道,刘家村的外公才是妈妈的亲父?当年,外公时常去贵州,是真的跟一个女人生了妈妈,然后那个女人后来又跟红军走了,父亲才将妈妈抱回来?

  唐爱莲越想,越感觉自己的猜测是真。

  以前她功力低微,见到外公也感觉不到血脉的涌动,功力大增后又没有见过外公,因此才不能分辨外公是否跟妈妈有血缘关系。

  刘秀娟一见到关秀丽,不知为何,心里就涌起一股委屈,眼睛就红了。

  而关秀丽见到刘秀娟,更是不用说,直接就将她搂住了:“我的女儿啊,我找得你可辛苦了。”

  她这一哭,刘秀娟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娘——”两人就那么抱头痛哭。

  郭德钢和郭夫人都傻眼了:这就认亲了?

  不是验血说不是亲母女吗?不是说认干亲吗?怎么一见面就叫上娘了?

  简军长脸色却很难看:“去给我查验血那里出了什么纰漏!”

  母女天性最是可靠,这样相似的两个人,彼此就能感觉到血脉里的牵引,根本不用验血就知道是亲母女。

  因此,澳门赌博网站:简军长自要怀疑验血这一环节了:是谁,在阻挡他认回妻子的女儿?

  郭德钢答应了一声“是”,便带着夫人告辞走了。

  回到家里,心中却在想着,自己让刘秀娟跟关大姐验血,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会有谁能够破坏他们验血结果呢?没有方向,想查也无法查起。

  郭夫人见丈夫苦苦思索,提醒道:“那试管上贴着名字,检验那一栏写着检验血缘关系”

  郭德钢恍然大悟,他虽然没有告诉任何人要给关大姐验血验亲,因为,验血只是排除法,将跟关秀丽完全不同血型的人排除(此时还没有验dna的方式),仅仅是一种辅助方式,他并没有直接说明,可那试管上贴着的名字,却告诉了别人他的目的。

  于是,他马上下令:“调查每一个经手试管的人!”

  结果,这一调查,最后却是开除了好几个人,而张丽丽也暴露了出来。

  这边,郭氏夫妇一走,护卫和护士也很有眼色地离开了,屋里只剩下了简军长、简夫人,刘秀娟和唐爱莲四人。

  简夫人眼睛不转地一下看看刘秀娟一下看看唐爱莲,这两人一个是她的宝贝女儿,一个是她的宝贝外孙女,而且,她感觉到,这个宝贝外孙女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简军长看向唐爱莲,心里又高兴起来,这个在大院里引领风云的女孩,居然是他的外孙女!

  呃,他老婆的,自然就是他的!

  这段时间大院里发生什么事,简军长自然都是知道的。他早就听说过,自从唐爱莲在大院里教了什么云波功,大院里的孩子们都翻天了,大院里原来的孩子组织,什么么岁寒三友,四君子都沉寂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十八罗汉。

  他可是让人悄悄试过,这十八罗汉才练了几天功法,居然就有人突破成了一级武者!将岁寒三友,四君子中的三君子都打了下去。

  而这十八罗汉,就是这个唐爱莲的十八个徒弟。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他们的功法都是唐爱莲教的!这几天,他们可是正闹得欢呢。

  现在整个大院孩子们最服的人,就是他这个便宜外孙女唐爱莲了,就连以前大院孩子最敬佩的神——凤鸣九天都被比了下去,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其实简军长不知道,唐爱莲还有三个徒弟,已经突破了二级武者呢。

  唐爱莲见外婆跟妈妈还在不时抹着眼泪,只好上去劝解:“妈妈,这位夫人的身体刚刚好了点,不能再哭下去了。”说着从戒指里拿出两条手帕分递了过去。

  刘秀娟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失态,连忙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手帕擦眼泪,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想哭的,不知道为什么,一见了这位夫人就想哭出来。”

  简夫人不满意了:“刚才还叫我娘了,怎么现在又说什么夫人?”

  刘秀娟不好意思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您,就觉得你是我的娘,我就觉得委屈,就想哭来着。”

  叫一个陌生人为娘,她这也是糊涂了,她们才第一次见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