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75章 五十万不是房钱
  第475章五十万不是房钱

  另一边,王师长听完唐大龙的述说之后也在生气:“这个李秋雨家的,用钱砸人的时候砸得痛快,回头想来感觉吃亏了,又让来搞风搞雨。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不用理他们。不过,你女儿那一座房卖了五十万,这事有点不好办。”

  唐大龙忙说:“那五十万不是房钱。”

  王师长奇怪:“刘美兰不是让国安局花了五十万买了你们的房子吗?怎么又不是房钱?”

  唐大龙忙说:“是这样的,我老婆和女儿在b城办了个希望园,收留一些孤儿或是残疾的儿童在里面生活、读书,因为场面摊得有点大,还在里面办了学校,需要很多钱——”

  “所以,你老婆孩子要的这五十万其实不是她们自个儿用,而是给那个希望园的?”

  王师长了然。他早就知道,秀娟是个善良的姑娘,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她依然还是那么善良,居然办起了儿童福利院。

  唐大龙点头:“是的,那钱其实是国安局捐给希望园的,我女儿那里还有国安局捐款五十万的存根。那房子,也是给国安局的,不是给刘美兰的。”

  “既然这样,这钱的事就不用说了,都是用在祖国的花朵上嘛。”王师长顿时放心了。

  但他又提起了另一件事:“大龙啊,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的意见,特工组曾经跟我透露过想要你,你自己觉得怎么样?”

  唐大龙一听,顿感有些不安。

  那个刘美兰跟秀娟透露过,李秋雨想要将他要去他手下的事。李秋雨对他的杀意,他早就感受到了,把他要去,绝对不安好心。

  而且,李秋雨居然懂阵法,还利用阵法将他引进绝命谷另一个阵法,那种手段,他根本防不胜防。看来,回去后得跟女儿谈谈,看能不能跟女儿学点阵法知识。

  还好,王师长这样问他,很明显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他叹了一口气:“如果组织上一定要调动我,我自然是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但如果征求我个人意见,我觉得,我现在很好。”

  王师长听他这话一说,便知道他的意思了。正好,他也不想想放唐大龙这个先天高手,他手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先天高手呢。

  “很好,他们来要过你,已经被我顶回去了。不过,恐怕他们不会就这么甘休,你自己注意一下,别露出什么尾巴来被他们抓住。”

  唐大龙点点头:“谢谢首长,我会注意的。”

  唐爱莲他们这边打群架的时候,后边高级干部的两层小院里的简老夫人还在闹着要见女儿呢,她坚持,她见到了女儿,女儿还给她喂了药,她的身体好了起来,也跟女儿喂的药有关。

  简军长也回来了,问护士小严和卫兵小许:“到底怎么回事?前天晚上家里有人来过吗?”

  小严和许都坚持:“真的没人来过。”

  简军长奇怪:“没人来过,难道夫人是做梦见到女儿了?可是这梦里女儿喂药,醒来保留药效吧?怎么夫人醒来后身体就变好呢?”

  旁边陪着的郭得钢和夫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事,他们也想不通。

  简军长眼光一闪:不对,一定有人来过。他查探四周,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从老伴的枕头下,翻出了一只指头大的玉瓶,用一张纸条包着。

  他打开纸条,念道:“三天后,服用此丹,老夫人身体自会痊愈。”

  护卫和护士看到丹瓶和字条,都是脸色大变。

  夫人坚持说是女儿来了,他们还不信,可现在,这玉瓶和字条,让他们哑口无言。

  他们守在房外,居然有人进了房间他们都不知道,这是失职!

  简夫人一见丹瓶和字条,顿时大为高兴:“我都说了,我女儿来看过我,还给我喂过药和水,你们就是不信。看吧,还给我留下了三天后吃的药。”

  小严和许连忙请罪:“对不起,是我的错。”

  “属下有错,请参谋长原谅。”

  此时心大好的简夫人却又摆手:“唉,也怪不得你们,前段时间我病得糊涂了,也不怪你们不信。”

  简军长转向郭德钢:“小郭,可有查清,这大院里来了什么高人?”

  郭德钢苦笑:“高人没有,高人的徒弟倒有一个。”

  “高人的徒弟?”简夫人眼睛一亮:“是谁啊?你们查过他的底细吗?”

  简军长看着郭德钢:“你说的是大龙的那个女儿唐爱莲吧?好象,你还怀疑她妈妈是我的女儿,把她妈妈的血拿去化验了,结果怎么样?”

  郭德钢苦笑:“不是。那个唐爱莲的相貌长得跟关大姐有几分相象,我觉得有蹊跷,就让我爱人去找唐爱莲的妈妈探了一下,结果,发现她妈妈跟关大姐长得至少有八分相似。”

  “什么,有八分相似?”简夫人关秀丽激动起来:“她叫什么名字,你爱人试探的结果怎么样?”

  郭德钢叹口气:“她叫刘秀娟,是一九三四年二月生人,她从小没见过母亲,他的父亲是商铺的学徒,时常到各地买货。有一次,他从贵洲抱回了刘秀娟,然后——”

  简夫人激动得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了:“她一定是我女儿!快,快带我去看看!”

  郭得钢连忙扶住她:“不是,她不是,前天我爱人试探过后,就想将她的血拿来化验一下,恰好她也要化验肝功力,昨天,我把她的血跟关大姐的血拿去化验了,化验的结果,你们的血型根本不同,不可能有血缘关系。”

  简夫人呆了一呆,但马上又坚持自己的看法:“我在贵州送出的女儿,她是被人从贵州抱回的孩子,我们又长得那么象,你说什么验血不是,我不相信,她肯定是我女儿。而且——”

  她指向那丹瓶:“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来救我的人,肯定是她,她还叫了我娘。”

  “什么,她叫你娘?是你先叫把她当作女儿了吧?”简军长目光如炬。

  简夫人有点扭捏:“我当时正想着女儿呢,她就出现了,还拿出药给我吃,我叫她女儿,她也答应了,还拿出水来,让我就着水吃药。”

  本书更新预告群:7136602(vip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