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74章 见一次打一次
  第474章见一次打一次

  本书更新预告群:7136602(vip请入)

  唐爱莲自然不会让别人觊觎她的家,刚才那样说,不过是为了打击刘美兰的嚣张气焰而已。壹看 书 w w看w·1kanshu·

  她看了众军嫂一眼,又说:“实话说吧,因为你,我可是被师父嫌弃了。无论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家具,还是博古架上那些无价之宝摆设,都被我师父昨天晚上给收走了。因为,我没能保住他送给的院子,我师父生气了,所以把一切都收走了。”

  众人一听那满屋子的家具和无价之宝的摆设都被唐爱莲师父收走,都不由为唐爱莲觉得可惜。

  想到他们家刚刚搬来时,分给大家的那块布,可见她们娘俩都是大方的,若是那些宝贝还在,说不定去她家玩的时候,还能得到件把。

  可现在,这个希望却是落空了。于是,大家看向刘美兰的眼光也更愤恨了:就因为她,让自己失去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刘美兰没想到,那满屋子的精美家具居然是唐爱莲的师父收走的。难怪呢,那满屋子沉重的家具,一夜全空,她当时还觉得奇怪呢,刘秀娟几娘俩是怎么连夜将家具搬走的呢?

  却原来,是唐爱莲的高人师父收走了。

  她没见过高人收东西,却见过丈夫一挥手就将东西收走。因此,她相信了。

  最后,唐爱莲指着刘美兰:“我警告你刘美兰,你要退房可以,第一,先把房子钥匙交出来,我会去检查房子有没有损坏,如果有损坏,必须赔偿,或者修理好;

  第二,退钱的事,请找小朝来,钱是他打给我的,要退,也只能退给他,而不是退给你;

  第三,以后不要再来惹我。一 看书 要·1要kanshu·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你。”

  刘美兰听到她第三个条件,便知道她是想要跟自己家撇清关系,一急之下,抢着大声叫道:“那怎么行,你背信弃义,明明跟我儿子指腹为婚,还交换了表礼订下娃娃亲,现在又不承认!”

  众人一听这话,又是一大新闻啊,合着这事还有深度,越挖越有料?

  指腹为婚,娃娃亲,还送了表礼,这些可都是旧社会制度下遗留,居然还敢这么正大光明地喊了出来?

  平房区的军嫂们顿时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唐爱莲眼中迸出怒火,刚要说话,刘秀娟已经已经高声叫道:“刘美兰,你不要血口喷人,什么指腹为婚,那是你我怀着孩子一起到部队探亲时你单方面提出来的,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什么订娃娃亲,也是你自说自话。

  你那时巴巴跑来我跟我说,你老公跟我家大龙给两个孩子订下了娃娃亲,还拿出我家大龙的怀表说已经交换过表礼,我当时就告诉过你,现在是新社会,婚姻自主,我坚决不同意订娃娃亲!

  后来我家大龙回家探亲,我问了我家大龙,才知道那什么表礼,不过当时是你老公复员时,我家大龙跟你老公战友之间践行宴上互送的纪念品。

  不错,我老公酒醉之后,你老公说过一句两家订亲,这纪念品就当订亲表礼的话,但我老公根本就不同意,就算酒醉,还是摇手反对。

  把战友送的纪念品当作表礼,你脸还要不要,你老公的脸还要不要?再说,就算那什么东西只是纪念品,我也早就还给你了,你还拿来说事,算什么道理?

  还有,这事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我和大龙都明确表示不会同意,你还三番两次提出来是怎么回事?你想败坏我女儿的名声吗?”

  众人一听,原来所谓的指腹为婚,娃娃亲还交换了表礼是这么回事。顿时一片“切”声。

  刘美兰只感觉今天里子面子都丢了,非常难堪。叫道:“你说是纪念品就是纪念品啊,我家秋雨明明说过,是两家订亲的表礼,哪有男人之间的纪念品送个凤的,那分明就是订亲表礼!你家闺女就该嫁给我儿子,不嫁就是背信弃义!”

  刘秀娟冷笑:“这么说,你老公当时送凤的时候就算计我家大龙了?我不管你说到天上去,新社会婚姻自主,我当时不同意,现在不同意,将来也不会同意。”

  刘美兰大叫:“你不同意就是背信弃义!”

  唐爱莲笑了:“什么叫背信弃义,我跟你家新野没有信约,哪来背信?我家跟你这忘恩负义的人之间,还有义吗?没有义,又何来弃义?

  倒是你,六零年,你一家子都受了我妈妈活命之恩,你不但不思报恩,反而以怨报德,你们才是真正的忘恩负义之徒。我再说一遍,不要来惹我们家的人,否则后果自负。还有你们”

  唐爱莲一一指着张丽丽和祁桂花:“还有你们两,我告诫你们,我这人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还击,若再犯我,我十倍还击。最后再提醒一句,以后把招子放亮点,别再来欺负我家人!”

  唐爱莲说罢,又去拉母亲:“妈,我们走吧,跟这样的人说话,降低您的格调。”

  刘秀娟一手一个拉起唐爱乐和唐爱武,母子女四人,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向了自家,把门打开,进入屋里后,“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而被打得全身酸痛的刘美兰、张丽丽和祁桂花三人,却根本不敢再说话。

  直到他们走远,祁桂花才喊了一句:“我要去告你,我要去验伤,我要你赔偿医药费。”

  唐爱莲虽然进了屋,但声音却远远地传了出来:“随便!”

  唐爱莲唐爱乐虽有功夫,却都按着了内力,只用身体的力量打人,因此,虽然将她们打了一顿,却并没有造成内伤。要说打架,也是他们先上。

  刘美兰眼神微闪:告?对呀,告她去。

  刘美兰的眼珠乱转,她打定了主意,要去告唐爱莲。

  不过,我才不会去告什么打人,没格调,她又没有真正打伤人。我要告她投机倒把,我要让她坐牢!

  刘美兰原本就没打算退房,因为,唐爱莲说的不错,她要退房,恐怕那钱会退回国安局。因此,她现在就是留着这个证据,好把唐爱莲告到牢里去!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热闹可看,都议论着散了。